第三十章

    ( )    “表哥!”一声惊恐的叫唤,众人转头,看到那个摔到地上的人战战兢兢地站在一边,不知所措地看着我又看着江子游。

    江子游那双天生的魅眼倏然一沉,“沈碧华?你怎么来了?”

    “我……”那姑娘战战兢兢地,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是我带她来的。”我将宫粟扔到地上,走了过去。

    宫粟被摔在地上,挣扎了片刻才站了起来,满脸通红,不住咳嗽。我冷眼看着。

    江子游看到我似乎很高兴,但是看到宫粟又想过去,他犹豫了一会儿,对我说:“你怎么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来?”我压住怒气,转走到宫粟边,一把揪住他,“宫尧之呢?你为什么要陷害他?”

    “百里大侠……”池回生在江子游旁边说到,“先息怒。”

    这么生气的样子确实不好看,我放开了宫粟。

    “我没有陷害他。”宫粟后退几步,看着我说到,“他就是勾结天理教,是中原武林的叛徒。”

    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

    我眼中怒气一闪而过,“他是你师父!”

    宫粟抿着嘴,一言不发。

    我看着他,心中忽然怒火万丈。现在一个个都是怎么回事?背叛起自己的师父来一点儿内疚感都没有。

    “他是你的师父,是为师,亦为父!哪有儿子出卖父亲的?”我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到,“就算他做错了,也不该如此对他。你知不知道被最亲的人背叛,他会有多么痛苦?”

    他的眼中忽然挣扎了一下,但是又瞬间归于沉寂。

    “他是叛徒。”他只是说。

    我恨极,一掌拍到他口,那瞬间另一只手伸手和我对了一掌。宫粟退开。

    我定睛一看,居然是池回生。

    没想到这个江南判官笔武功这么厉害,连我蓄积了七成功力的掌也可以接住。我不由开始仔细打量他。他体颀长瘦削,面貌五官俊,想来没遭毁容前,定是个美男子。只是他功力这么厉害,谁能毁了他的容貌?

    池回生跟我对了一掌之后,也后退了几步站定,但看起来一点儿事也没有。他神色恭敬地说到:“百里大侠请息怒。或许这里面有什么误会。”

    我盯着他。他盯着我,眼底有什么复杂的绪在涌动,甚至带了点儿愧疚。愧疚?为什么?我很迷惑。我和他,应该没什么交集?难道是百里无赦和他有关系?

    那样的眼神让我迷惑又不解,况且我为什么要在意一个无关人士的想法?

    我转头看宫粟。

    他一脸冷静地盯着我。而我注意到,他的腰间,挂了一只玉箫。那是宫尧之的……不对,是宫粟给了我,而我再给了宫尧之,现在又回到了他手里。

    无可否认,我是将气撒到了他上。被背叛的痛苦,被最亲之人伤害的痛苦……原来我心中还是有怨的。

    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无法面对荆云笑,我明明轻易就原谅了他的所作所为,可却还是不告而别,原来,在我的心中,还是有怨的。那股怨很淡,不易觉察,被我的满心原谅覆盖在心底,而我只看到了自己的轻易妥协,觉得自己很没骨气,却没有去细细探索在这层原谅的下面还有什么。

    是怨、是恨。

    这种我不想要的绪。

    这种恶心的绪。

    环视屋子一周,他们都看着我,生怕我再生气,好像我是洪水猛兽。

    我转头盯着池回生,问到:“荆云笑找过你?”

    他一愣,我又问了一次,他缓缓摇头。

    我又问到,“你找过荆云笑?”

    他又摇摇头。

    我松了口气,问众人:“你们知道荆云笑现在在哪里吗?”

    他们微微一愣,同时摇摇头。

    看来云笑并没有遭毒手。他应该是清音她们到云游客栈之前就离开了?就算他没离开,他那么聪明,不,应该称之为狡猾,也不该这么轻易被抓住。

    环视了一圈,我淡淡地说:“我要见宫尧之。”

    听到我的要求,他们面面相觑,又摇摇头。

    刚压抑下去的怒意又生了上来,“为什么?”

    江子游看我生气,连忙说到:“宫谷主现在是重犯,被关押在牢里,由十八金刚看管,任何人都不能探望。”

    重犯?我冷哼,我不相信宫尧之会和天理教勾结,从头到尾,他都是一个有担当的人,为了他的神医谷,为了中原武林,他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

    可是现在他被抓到灵山寺,想来是有证据证明。

    事越来越复杂了。

    明明一开始非常简单的。

    明明一开始……

    “我要见圆空主持。”我提出第二个要求。

    几人对视一眼,面色犹豫。

    “宫尧之绝对不会和天理教勾结,我要和园空主持当面澄清。”我挨个看着表各异的人,声音不容置疑地说到。

    其实我也只是通知他们一声而已,因为,不管他们最后的答案是什么,我仍然是要见园空的。

    “百里大侠对宫谷主……真是深义厚啊……”池回生突然感叹到,声音听不出什么绪。

    什么意思?看我盯着他,他垂下眉,一副恭敬的样子。

    我的视线从他上移开,一甩袖子,转往外面走去。

    “你……”转的时候,那个叫沈碧华的姑娘惊了一跳,怯怯地后退一步。她估计没想到我是这么凶暴的一个人。

    “等等。”江子游在后面开口,“百里……公子,现在外面……”他面色犹豫,那双魅惑众生的眼睛里隐含着丝丝的担忧。他说:“其实,现在大家都认为百里公子是天理教的人,这也是宫谷主被送到这里来的原因之一。你现在出去会很危险……”

    “我不是什么天理教的人!”我怒到,“凭什么你们认为我是天理教的人?”

    江子游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还似乎有点尴尬。

    我看着他,他躲开了我的眼神。我皱皱眉。旁边的孟优反倒是朝前一步,说到:“百里大侠,你已经从中原武林消失五年,收留了魔头荆云飞的儿子,还拿走了烈火心经……”

    我打断到,“那又怎样?”

    心中想着,原来那个时候大家心心念念的就是烈火心经。

    “百里大侠,烈火心经为中原武林三大奇功之一,乃我天池门下开山祖师天绝老人所创,是为中原武林绝学。五年前,烈火心经被荆云飞所获,然后辗转到你手里,百里大侠侠义之名,天下皆知,中原武林之人就没有再追究,可如今天理教里却有人练成了烈火心经……百里大侠,你可知天理教为什么会有烈火心经?”

    孟优的语气不咸不淡,听不出是喜是怒,他黑色的眼睛盯着我,我看到里面一片冷肃。

    我听了这话很想笑。他说不再追究,要不是我跑得快,躲的地方够偏僻,还不被你们扰得要死?可是这五年,我不过就在塞外养养牛而已,到了这帮人眼中,居然就是带着荆云笑去投奔西域天理教了。至于天理教为什么会有烈火心经,我就更不知道了。

    世事凑巧,刚好又遇到天理教开始朝中原武林扩张,说不定我重回武林、云笑的报仇,落在他们眼里,都成了天理教到中原武林开派立宗的举措,更是打压武林的行为。

    难怪急急忙忙地召开武林大会。

    想来那个天理教确实厉害,动作很大,让武林各派人人自危了。

    他们始终不放心我啊,就因为我是异族女人所生的蛮子。

    我心渐渐静下来,在这个地方,终究没有我的容之所,我真的不该回来的。想来是我的原因,才让宫尧之落到了今的下场。

    我必须救他。

    抬头看他们一眼,我转离开了房间。

    江子游在后面叫住了我。我心里有点感动。这人居然还能为我的安危担忧,是个好孩子。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