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 )    我就选了一棵古松作为依托,靠在它脚下,听着阵阵钟声勉强入睡,毕竟,一路赶来,风尘仆仆,我都没怎么睡。

    体却好了很多,轻松了不少,螺旋草虽然苦,但苦口良药,终究是发挥了它的作用。我甚至能运气行经了。只是云笑说得对,我的经脉有些受损,不宜多运气。

    夜色转浓,月上树梢,清冷的光辉照下来,前方片片的绿叶反出淡淡的银光。我忽然就醒了,做了一个梦,但是忘记了内容。

    我抬头,看月上中天,再运气行经,发现畅通无阻,毫无晦涩之感。

    大喜。

    我想学狼嚎叫一声,但想到招来一通臭骂不说,还会招来一堆麻烦,就勉强压抑住了那股喜悦之

    我连忙朝山上走。

    此时想来众人已经熟睡,只要我能找到宫尧之的囚室,说不定能把他找出来。

    我美滋滋地想着,脚下如风。快到山头的时候,忽然看到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这么晚了出来行动,一定有问题。也不知道是敌还是友。

    我发现那人也是朝灵山寺上走的,连忙闪跟在那人后。灵山寺我来过一次,地形不是很熟,跟在这人后,想来会探出点儿东西来。

    我不近不远地缀着,那人走出树林。借着月光,我发现是那个一两银子卖我马的那位姑娘。此时她仍然公子打扮,左看右看鬼鬼祟祟的,也不知道要做什么。

    前面是灵山寺的院墙。那姑娘走到院墙面前,就撸撸袖子,张牙舞爪地开始往上面爬。武功看起来真的不怎么样。

    我在后面看了半天,她也没爬上去。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出声到,“公子……”

    她一惊,扑通一声掉到了地上,摔了个狗□。

    “你是谁?”她急急忙忙地爬起来问到。

    看到我,她愣了愣,“是你?”语气很惊讶,又带了点儿尴尬,随即又气势汹汹地问到,“你跟着我干什么?那马我已经卖给你了!一两银子,你上哪儿找这种好事去?”

    我刚要说话,她又急急忙忙地说到:“就算那马是我偷的又怎么样?就算那马是白沙帮的又怎么样?现在马在你手上,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别想讹我!白沙帮找你麻烦那是你的事,和我无关!是你自己要买的!跟我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我还什么话都没说呢。

    “……我只是想问你,你这大半夜的,为什么在外面爬墙?”

    “关你什么事?”她一瞪我。

    我无奈地说到:“我在想,如果你有别的原因,我好帮帮你,现在你不领,那就算了。”

    我说着,转往下走。

    “哎等等!”她果然在后面叫到,我慢腾腾地转过

    “我……”她纠结状,吞吞吐吐,“我……是来找人的。”

    “人?”

    “关你什么事?!”她恼羞成怒,这个样子,模样的。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到。

    “我叫……”她刚说出两个字,忽然又停住了,估计是不想让我知道她的真实名字,眼珠子转了转,说,“我叫江子游。”

    “江子游?”我微微惊讶,不由上下打量她。

    “怎么?”她仰着下巴,膛,“没错,本……公子就是当今丞相之子、文武双全、杀了黑山七怪的江子游江少侠!”

    前面两个称呼没听过,但是杀了黑山七怪,我就断定是哪个江子游了。

    原来江子游是丞相之子,我不由回忆起刚见到他的时候,好像他边跟着一些护卫,他武功不差,却经验严重不足,符合他高贵的份的。

    只是,他堂堂丞相之子,怎么会到草莽聚集、腥风血雨的武林中来游走呢?还有他那一高超的武功……或许是我想多了,来武林只是一般世家子弟闲来无事的乐趣,武功高超只是武学。况且朝廷招安的武林人士不少,肯定有高手在。

    “那好,公子,我今帮了你的忙,你该怎么谢我呢?”我笑着问到。

    “你想干什么?”她一脸警戒。

    我抬头看了看院墙,问:“你有认识的人在里面吗?”

    “有,怎么了?”她莫名地问到。

    我笑着说:“你不用紧张,我只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如果我带你进去,你可以给我一个份吗?”

    她打量我,“你想干什么?”

    “我不是坏人。”我说到,说出来自己也觉得自己像个坏大叔,不管,我继续说,“我只是想参加武林大会,可是没有请帖……”

    “你不会和那些游侠一起吗?”

    “我除了想参加武林大会以外,我还想进一步接触各路英雄豪侠。”我淡淡地说到。

    她恍然大悟,随即眼神里闪出鄙视,我从她的表就可以猜到她在想什么:原来是一个想巴结权贵借机上位的草莽。

    “没问题。”她的气势高傲起来,小手一挥,“废话不要多说,先带我进去。”

    我走上去,“公子准备好了?”

    “当然。”她转,似乎要往上面爬。我走过去一把搂住她的腰,她惊叫一声,话音未落,我已带着她飞跃了院墙,落到了院内。

    她还未回过神来。

    “公子……”我放开她,提醒到。

    她回过神,立即大怒:“不要随便动手动脚的!”

    我只是指着前方,示意她带路。

    她不甘不愿地瞪我一眼,走到了前面。我不紧不慢地跟在她后。

    灵山林中灵山寺,古刹老寺,飞檐挑角,迎面就一股古朴之风、烟烛之味。

    就连空气中,似乎也飘散着淡淡的青烟,整个灵山寺在银色月光和袅袅青烟中朦朦胧胧,却又那么厚重,恍若有沧海桑田、我自岿然不动之感。

    天地通灵之地,佛家清修之所,我等凡人,只有感叹自浑浊渺小的份儿。

    一路宁静,佛家讲究修,来到灵山寺的人都会行为规矩,不敢对佛祖有一丝不敬。所以一路行来,竟然没遇到什么游之人。

    过了佛堂,进入住院,声音就传来了。

    虽然夜色低语,影影绰绰,但是架不住人多,不可遏制的会有一两声笑语传出。

    前面的“江子游”忽然停住了脚,不走了。

    “怎么了?”我低声问到。

    她似乎有些苦恼,转过头,说:“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谁?”

    她瞪我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又开始往前走。

    原来也是个没经验的,我暗叹一口气,也不知道行不行得通,还是干脆自己去寻找?

    忽然她停住了脚步,侧耳倾听,面上渐渐露出笑意。她得意地看我一眼,“走了。”

    我跟在她后,她径直走到不远处的一间点着烛火的房,走上去敲了敲门。

    “谁?”房内有人声传出,接着走了过来开门。

    我站到了暗处。

    那人将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我飞上前,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送进屋,同时将门用脚关上。

    这一切动作都很快,他完全反应不及。我的手非常用力,掐得他满脸痛苦。

    “江子游”被我带进了屋,扑到在地,爬起来看到我的动作惊叫一声。而被我的动作惊到的还有另外三人。

    一道剑光划来,带起重重剑影,如真如幻,和他的名称果然很相配。

    我将手中的人往剑一挡,那人连忙将剑收了回去,吃惊地看着我。

    浮萍剑孟优。

    “你是谁?”一个声音厉声说到。是真正的江子游。

    我掐着宫粟的脖子,抬眼冷冷地看着他。

    估计是看到了我的眼睛,他惊了一跳。

    “你?!”他边的池回生大吃一惊,似乎要说什么话,但是又连忙咽下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