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 )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本来那姑娘还想着找个买主,听到这阵越来越近的马蹄声,急忙转头对我说:“行行行!一两就一两!快拿钱来!”

    我掏出银子给她,她看也不看,连忙翻上马,一打马股直接往前面绝尘而去。

    一两银子就买了?我有些震惊,又有些惊喜。

    这马不会有什么毛病?

    不管。

    我也翻上马,刚坐好,后面那阵马蹄声已经到了。

    “站住!”那群骑马的人迅速围在我四周,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

    “把我的马还来!”一匹马上坐了两个人,一人面相稚气,一张娃娃脸,眼睛圆溜溜的,只是顶着个乌青的眼圈,模样搞笑。他的体被后面一人抱着,就他那样,居然还冲我叫嚣到。

    我更加莫名其妙,“这是我的马。”

    “放肆!竟然敢这么和我堂堂白沙帮风堂主这么说话!”抱着风堂主的人很激动地伸手指着我叫到,可是因为他的动作太大,反而把前面的风堂主给推了下去,摔在地上哀哀叫。

    “把我的马还给我!”风堂主从地上爬起来,朝那人大声骂了几句,就跑到我边拉我。

    我连忙拍拍马,示意它走开。它很不爽地甩甩秀发,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看,他就是我的马。”他得意洋洋地说到,然后很深地对我的马说,“十七,回来。”

    “这是我的马,我刚刚买的。”我不得不提醒他。

    他跳脚,“这是我的马!刚刚是那个贼偷了我的马!”

    “可是我买了这匹马,它现在就是我的。”我缓缓说到。

    他急了,“你……好!”他压住怒气问到:“多少钱买的?”

    “一两。”本来我想说十两,但是大侠都是不屑与说谎的,更是视钱财如粪土的,所以我保持了这个优良传统。

    “什么?!一两?!”他圆圆的眼睛瞪得更圆了,“我的十七居然只值一两银子?!”

    “真的是一两。”我淡淡地看了看四周,对他说,“你非要把我的马带回去也可以,但是得给我再找一匹马来。”

    “是我的马!”他强调。

    我看着他。

    他似乎很生气,“我的十七居然只值一两银子!包子!”

    一个胖得看不清腰在哪里的人从马背上滚了下来,来到他边。风堂主伸出手,“给我银子。”

    那人连忙掏出钱袋,风堂主打开看了看,转头问到:“只有这点儿吗?”

    那人痛苦地盯着他,但是风堂主眼睛狠狠,没有办法,那人不不愿地又掏出一张银票,我恍眼看去,好像是一张一百两的。

    风堂主将银票和银子一起递给我,“给,我为十七赎!”

    我盯着他,这人真的没有毛病?我都说是一两了。

    大概看出我的疑惑,他扬起下巴,“我的十七可是马中之马,一两太侮辱他了!”

    那个给钱的包子立时有哭泣的冲动。我看他一脸忧伤地望着他的堂主,连我都看出他的脸在说:堂主,你不能用我的钱去充冤大头啊!

    有钱给不接是傻子,我虽然视钱财为粪土,但是仍然是凡人一名,要吃五谷杂粮的。我接过他的银票,留下他的银子,对他说:“这些钱给你,我要再换一匹马。”

    他瞪我。

    “我是良民,你不能仗着人多欺负我。”我控诉到。

    他深吸了口气,大声叫到:“包子!”

    旁边的胖子盯着他手里的钱袋过来哎了一声。

    “把你的马给他。”风堂主小手一挥。

    包子盯着他手中钱袋不放。风堂主挑挑眉,把钱袋扔给了他。包子高高兴兴地滚到了他的马面前,牵着马过来。

    我从马背上下来。

    “你……”估计是看到了我的眼睛,风堂主吃了一惊。

    我压压帽檐,把斗笠压得更低了,然后直接从包子手里接过马缰,翻上马,拍一下马股,马儿绝尘而去。

    这马不愧为驮过包子的,估计我的重量只有包子的一半,他跑得很轻松,轻松得有些兴奋。我猜测是因为它摆脱了驮胖子的原因。

    有了马之后,速度果然快了很多。我又将螺旋草放到嘴里含着,一路疾驰。忽然听到后面又是一片马蹄声,回头一看,就看到那张娃娃脸在后。

    我不由望望他下的十七,果然是好马!

    他骑着马,从我边一晃而过,然后转过头,对我得意地一笑。

    我摇摇头。

    跑了一阵,我发现我□的马越来越慢,白沙帮的人一个个超过我,赶到了前面,临走是都回头看了我一眼。

    这匹马到底怎么了?

    我非常疑惑。

    又是走了很久,接近晌午,那马喘着气,已经快不行了的样子。

    走到一处歇脚的客栈,就发现好几匹马拴在马厩旁边。我也把我的马拴在树上,然后进去买点儿干粮。

    刚进门,就听到一个声音得意地说:“我怎么会让他白白拿我一百两?我让十七威胁了一下他的马,嘿嘿……”

    我额头上的青筋抽了抽,在外面站了片刻,才面无表地走了进去。里面的人不谈话了,只是看着我。

    那张娃娃脸还冲我得意地一笑。

    我装着没听到他们的话,朝掌柜的要了几个白面馒头,就直接出了门。

    很快,我就骑着马出了客栈。

    当然不是原来那匹马。

    是我用一两买来的那匹十七。

    这匹真的是好马,虽然开始不听话,但是经过我的□,好多了。

    “我的马!”我刚走了没多久,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声惊叫。我微微一笑,狠狠地拍打了马股一下。

    马儿嘶叫一声,撒开四蹄往前面狂奔而去。速度很快,两边的景物在飞速后退,风呼呼地吹着,刮着脸颊。

    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畅快的感觉了。

    风与速度,一直是我追求和喜的,我不由想起在塞外的那些时候,大风吹着,蓝天下白云游走,草地翻着绿浪,一瞬间从这一头跑到了那一头。而我的牛群就在草地中吃着草。

    云笑在远方不停地拉着一头不老实的牛,为我管着牛群……

    我为什么又想到他了?

    我心里忽然有点儿沉甸甸的。那时候的孩子,和几前的荆云笑,到底是什么时候悄悄转换的?

    或许是我一直蒙着眼睛,不想看到他的成长?

    就像一个溺孩子的家长,始终想把孩子控制在自己手中?

    ……我没溺他?

    他不听我的话,我把他揍得很惨的。而且,我经常着他练功练剑练到半夜,然后早上很早就又叫他起来打扫做饭放牛练功……

    算了,不想了。

    反正现在不想管了。但是心中还是有些不舍,我多少有些能体会那些嫁女儿的家长的心了,虽然云笑不是好闺女,甚至是只白眼狼,但是终究是自己养的,就这样扔了还是很可惜。

    况且他现在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作为他估计是唯一的亲人,在走之前,也该确认一下他的安全。

    他要报仇,态度坚决,或许会上灵山寺?宫尧之也在那里。正好双管齐下,一并解决。

    我想着这些一路疾驰,很快的,我就到了灵山脚下的小镇。

    这个小镇还繁华的,估计是来上香的人多,久而久之,带动了整个产业发展。此时已经由暮转夜,天空深蓝,阳光不再,远处群山环伺,一片浓墨重彩的深绿。山的深绿连接天的深蓝,小镇灯光点点,如同萤火,在一片厚重的深色中带给人一点点温暖。

    当——

    深山老林中,远处悠远的钟声回。山林鸟雀惊起,化作一片片黑点在群山中飞舞,复又落入山林中不见。

    越靠近灵山脚下,便发现聚集的武林人士越来越多,个个都带着兵刃,或踽踽独行,或与他人谈笑风生。

    就算离得远,也能听到小镇里传来的大笑。想来是友人相聚,难得一醉?

    武林大会,是三年一度中原武林的盛事,各路豪侠远道而来,都为一睹新天下高手的风采。

    当年百里无赦就是在这里一战,成就了武功独步天下之名。如今故地重游,有点儿感慨良多。或许我是真的老了,所以最近才喜欢回忆事

    因为眼睛问题,也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在快进入小镇的时候选择了直接上山的那条路。

    我也不准备在灵山寺夜宿,估计现在那里是宾客严重超标。想当年我去的时候,各路酬谢客不说,连上厕所都要排很长的队。还不如夜宿山林,当个闲云野客来得自在。

    反正,我的功力,马上就要恢复了。

    三天,我终究是赶到了灵山寺,也终究是把太千力散的药效解了。

    马自然是没什么用了,我就下马,将它扔在一边。若有缘分,那什么风堂主自然能寻它回去。

    前面是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用青石板一阶一阶地磊着,沿着山林伸向上面,很快就掩映在山林枝桠间。

    我拾阶而上,一步步,又听到上方传来厚重雄浑的钟声,觉得心旷神怡,有得道之感……肯定是错觉。

    估计每个人来到灵山寺,都会觉得自己感悟颇多,可修了一番回去,又马上沾满了红尘,什么得道之感,通通是假的。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