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 )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才走到那座高山脚下,体有点儿疲倦。我擦擦汗,抬头看着上面陡峭而蜿蜒的小路,微微喘口气,继续往上走。

    两边青草茂盛,野花烂漫,淡淡的清香漂浮在空气中。

    我仔细地沿着草丛寻找。螺旋草长得并不高,模样更是普通,但是有个有趣的现象,叶子一碰就会收缩,很是有趣。犹记得宫尧之不停地拿着枝叶触碰的景。

    一想到宫尧之,我心里又不免浮上一丝担忧。也不知道他现在况如何,还是快点儿找到螺旋草。

    于是心无杂念,专心致志地寻找。这种草还是好找的,很快我就采集到许多,走到山溪处洗了洗,便迫不及待地放到嘴里衔着。

    苦得要死的汁液溢满整个口腔,我的脸扭成一团,连忙吐了出来。

    但是为了解药,总得衔着。皱皱眉,忍住那股苦涩的滋味拿起一棵放到嘴里衔着,又将剩下的药草撕下一块布包好,塞到腰带里,然后才返回山道。

    刚准备上坡,忽然听到路上有人,便连忙屏息静气扑倒在灌木林后。

    “师姐,我们真要去灵山寺?”一个熟悉的声音说,我一听,就认出是苏秀芳的声音。

    “自然。”冷冷的声音,是清音,“这是师祖的吩咐。”

    “可是……不追百里无赦了吗?”苏秀芳又问到,声音有点怨毒。

    “武林大会各派都会参加,况且,宫尧之在我们手上,如果百里无赦真和他是同伙,还怕他不来?”

    “师姐……我觉得,宫谷主不是坏人……”苏秀芳的声音低低的。

    “你还帮她说话?!”清音怒到,“就连他的大弟子也来举报他和天理教有勾连,还有什么可说的?”

    过了一会儿,传来苏秀芳怯怯的声音,“是……”

    我心中一惊,宫尧之在她们手上?他和天理教有勾连?他的大弟子举报?是宫粟?为什么?

    唯一值得安心的是,暂时宫尧之好像现在没有什么危险。

    “哼,百里无赦是天理教的人,宫尧之居然和这种人来往,听说以前还喜欢上了百里无赦的妹妹百里无双。堂堂的神医谷谷主,居然喜欢一个异族杂种,真是丢尽了中原武林的脸!”

    我皱皱眉,心想这个清音怎么说话这么恶毒?还有,百里无赦怎么成了天理教的人了?

    谈这话的时间,两人已经走了不短的距离,剩下的话我没听到,但是得到的信息已经足够。

    看她们的方向,似乎是朝山脚而去……我一惊,云笑还在山下的客栈里,他体还没好!

    我连忙从灌木丛中出来,一路往下走。她们脚程很快,加上我无法运用内力,想来她们已经把我甩得很远了。

    我心中发急。云笑不知道我已经离开,可能还在客栈里等我。也不知道两人认不认识他,万一要是认识……

    我不敢再想下去。一路猛赶。走到客栈的时候,已经是天空泛黑,点点星光。客栈里挑着灯,远远望去一片昏黄。我连忙走过去。

    我小心地在外面看了看,没有看到清音她们,才进入客栈大堂,里面已经没有多少人了,稀稀拉拉的。那个小二看到我,估计是我脸色焦急,吃了一惊,走过来问到:“客官,落下东西了?”

    我问到:“可有两位姑娘来投宿?”

    “什么姑娘?”

    “一位穿绿色衣服,长相清秀,另一位穿青色,看起来很凶。她们应该刚来不久。”

    “哦,你说的是她们啊。”小二恍然大悟,“走了。”

    “走了?”我皱皱眉,“她们做了什么事没有?”

    “做了什么事?”小二摸摸脑袋,有点儿莫名其妙,“不就是吃了饭要了点儿干粮么?”

    “没有别的了?”我问。

    小二摇摇头,“没有。”

    我松了口气,声音也平静下来,“那二和我一起的那位公子呢?”

    “还在上面。”

    我连忙朝道走。

    “啊,我忘了说了。”小二在后面忽然说到,“你刚刚说的两位姑娘,好像是和另一个人走的。”

    “什么?”我转过头,“是谁?”

    小二被我脸色吓了一跳,有点儿结结巴巴地说:“是、是一个怪人……”

    “怪人?”

    “就是脸上全是白粉,明明是个男人,还涂那么厚的粉。”小二嘀咕。

    难道是池回生?他也在这里?

    “客官?客官?”小二在后面叫到。

    我心中一紧。也顾不得看小二了,连忙上了,很快来到先前呆了三天的屋子。推开门,里面静悄悄的。

    我虽然呆了三天,可是却从来没有真正地看清楚里面是什么样子。很普通的客房,屋中间是一个圆形桌子,周围摆着凳子,正对面就是,屋里唯一的

    我快步走到边。上空无一人。

    心里忽然沉了下去。

    “客官?你怎么了?”小二从后面跟了进来。

    我转头问到:“跟我一起的那位公子呢?你不是说他在吗?”

    小二看了看,也不太明白为什么没人了。

    “他去哪里了?”心中平静的湖海渐渐地起了波涛,我已经无法平静。我很惊讶,我居然会为了荆云笑这么担忧,而不是愤恨。

    小二抓抓头,说:“你走后没多久,那位公子就下来找你了。”

    “然后呢?”

    “他到处找,开始我们还不知道他在找什么,一问才知道他是在找你。”小二说到,“后来我告诉他你已经走了,那位公子当场脸都变了……你没有告诉他你要走吗?”

    小二小心翼翼地问。

    为什么没有告诉他?我呆了呆,又问到:“后来呢?”

    “后来他体似乎不舒服,就上了。绪似乎很不好。”小二说,“后来我就没看到他下过。按道理他不应该不在啊?他去哪里了?”

    小二似乎有点儿苦恼,“这三天的房费还没付呢……”

    我手有点儿颤抖,云笑为什么不在这里?他那样子能去哪里?清音她们来过,池回生也来过,难道……

    “啊!在这里!”

    一声惊呼打断了我渐渐滑入深渊的思绪,我转过头,发现小二手里正拿着一锭银子,是刚刚从头拿下来的。

    “银子在这里,看来那位公子是离开了。估计是刚才太忙了,我没看到他下……”小二说到。

    他的话还没说完,我已经离开了客房。

    舌下一直衔着螺旋草,一路急行,匆匆往灵山赶去。为了不惹人注意,主要是这双眼睛太过引人注目,就戴了顶斗笠,换了乡村野夫的装扮,不停地前行。

    可用脚走路终究脚程有限,如果我功力还在,那到没有问题,但是以我现在的况,走起来着实不轻松,走了一天,才绕过三座大山,体已经累得不行。

    看来还得寻一匹马才行。

    幸好翻过三座大山之后,前面的路途平坦,一派阳关大道的景象,人烟也多起来,走道上旅人来往,虽少了青山绿水间的幽静,但是却多了几分活气。

    我这一打扮恰合其景,混在一堆旅人中一点都不显眼。脚程不快,自然想到要以马代步。我边慢慢走边等着有人骑马过来,好直接买马。

    其实过往骑马的人也有很多,但看打扮要么是武林人士,要么是官差,都是我不想招惹的。等了好一阵,终于看到后面有人骑着一匹马、又拉着一匹马过来。两匹马均为枣红色,姿矫健,气势昂扬,一看就知道是好马。

    马背上是个姑娘,面若桃花,眼如秋水,虽然她装扮成了男子模样,但是左顾右盼、时不时头发的模样一看就知道她的真实份。

    此时我已经行到一处凉地,这一块是来往旅人打尖休息的地方,人群东一撮西一堆地坐着,拿下斗笠扇着风,间或闲聊几句。

    我坐在大树根部,眼睛盯着那姑娘也下了马,然后朝众人喊:“有没有买马的?”声音脆悦耳,宛如银铃。

    我站了起来,主要是我看出,这姑娘虽然会武功,但是一看就不是行走江湖的,估计不认识我。

    “公子,我要买马。”我走了过去。

    她看都不看我一眼,就伸出白嫩的手,“十两。”

    我也不太想讨价还价,掏了掏钱袋,一看,银子已经不多了,待会儿还要吃饭住店,十两……

    “公子,可否少点儿?”我又问到。

    “十两你还嫌多?”那姑娘杏目圆瞪,水汪汪的眼睛盯着我。

    我也直接,“姑娘,我没那么多钱,你一两卖给我。”这是我大概能拿出的最大价钱。

    “一两?!”姑娘眼睛瞪得更大了,他愤愤地看着我,忽然甩下手,转头朝众人喊,“有没有人要买马的?”

    没有人应她。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