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 )    这次他没有犹豫,他高高兴兴地伸出手,在我上点了几下。

    在解开的那一瞬间,我出掌如风,我要拍死这个王八蛋!

    可是,我出掌的时刻却大吃一惊,因为,我的掌风里一点儿内力也没有,招式也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坐在我边的荆云笑连体都懒得动,就任由我的手掌拍到了他的上。

    “你……”我吃惊得说不出话来,我的手掌还放在他口,他一脸平静地瞅着我,我的脸色一寸寸黑下来,“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瞅着我的脸色,小心地说到:“师父,你的经脉本就受过损害,加上几天前走火入魔,还强行运气与人交手,现在你的经脉已经相当脆弱,所以,为了不让你随便运用内力……”

    你说这一通是什么意思?我要的是“你对我做了什么?!”的答案。

    估计我的怒吼吓了他一跳。他有点儿不安,体往后动了动,盯着我说:“我除了在粥里加点儿天婴草、甘草之外,还加了一点点,真的只有一点点的其他药物……”为了形容那个一点点,他还还捏起两根指头我面前晃了晃,以佐证他的话。

    我头脑气得一片空白,想也不想地用尽全力气又一掌拍了出去。

    可这一掌打在他上一点事儿都没有,我自己反而因为使用了太大的力气而体不稳,差点儿摔到了下。他连忙扶住我。

    我稳住体,气得膛连连起伏。

    “师父,你说了你不生气的……”他的声音非常委屈,活像我是个大骗子大坏蛋似的。

    ……这个乌龟王八蛋!

    我抬头瞪他。

    “你放开我!”我咆哮,手上用力。

    估计是我脸色太过狰狞,他吓了一跳,连忙松开手,结果他手一松,我因为体不稳,扑通一声滚到了下,头好死不死地撞到他不知何时挪过来的凳子脚上,立时起了好大一个包。

    我痛得吸一口气,在地上挣扎着,试图爬起来,可是体太虚软无力了,挣扎了一阵好不容易坐了起来,我坐在地上重重地喘着气。

    转头恶狠狠地瞪着他。

    他收回手,刚刚似乎是想来帮我。

    我一看他,他似乎有点儿害怕,往旁边移动了一点儿。看我还盯着他,就小声地说:“师父,是你自己让我放手的……”

    你还有理了?!

    我到底是倒了几辈子的霉,才让我遇到这样一个混账王八蛋?

    “师父,你……还要在地上坐多久?”他问到。

    我闭了闭眼,强力压下心中的怒气,再睁眼时已经恢复了平静。事已至此,只能暂时先放过他,我就不信我找不到机会收拾他!

    我站了起来,可是让我吃惊的是,体虚软得不可思议,就连站都有点站不稳。

    “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东西?”我寒着脸问到。

    他又伸着手,似乎是想帮我起来,我当然没理会他的动作。

    他收回手,闻言,说:“我只加了一点点的太千力散,真的只加了一点点……”

    ……你个混账王八蛋!太千力散是武林最厉害的软筋药之一,只要一点点,就可以让一头牛都浑无力,你给我加了一点点,你给我加了一点点……

    “好……好啊……荆云笑!”我口胀得厉害,一股气在体内流窜,可是怎么也发不出来,“你居然敢这么对我……你居然……哇……”

    一口血吐了忽然喷出,那股无处发泄的怒气终于冲出来,体脑子顿时轻松了很多。反倒是他的脸色突然变了,瞬间来到我面前扶住我。

    “你个王八蛋……”我气得要死,扬手又要拍下去,他一把抓住我的手,力道很大,尤其是我现在体虚弱,更是感到一种毫无反抗之力的气馁,那种被人压着打却毫无还手之力的憋屈感……

    “你放开我!”我怒吼到。

    他毫不理会我的话,抓着我的手试探了片刻,脸色变了变,一把将我抱住拖到上,但我现在一看到就想吐,连续几天躺着,恶心了。

    “师父,你不要动气,你的内息还很散乱……”他的声音焦急又无奈,“你先别急着打我,让我先为你疏导气息,你好了,再怎么打我都行!好不好?”

    他几乎是在哀求我了。

    我现在体很差吗?我脑子冷静了一下,也不再挣扎了,反正对着干,如果经脉真的受损,到头来遭殃的还是我。于是我不再挣扎。

    他顺利将我带到上,然后立即开始为我运气。

    我也很配合。只是他的内息真的太过炽,我觉得自己像是置于蒸笼,过了一会儿,全大汗淋漓,体都湿透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股炽的内息撤离。

    我体一松,一种说不出的神清气爽围绕着我。

    转过头,却发现他大汗淋漓,全颤抖,脸色红得不正常。看到我盯着他,他硬是挤出两个字:“师父……”

    声音里似乎隐含着极力压抑的痛苦。

    我扬起的手怎么也落不下去了。

    他哆嗦着体,后退了两步,在我以为他要逃走扬手要打下去的时候,他突然跪了下来,朝我深深地磕了一个头,“师、师父,对、对不起……我知错了……求你原谅我……”

    他说着,体颤抖,抬起头来,脸色极度的痛苦,“我……我不该亲自来为、为你解毒……我应、应该找、找别人来……我知、知道错了……”

    他说知错的时候,脸色忽然一变,接着惊叫一声,在上打起滚来,脸色更红了,就像拿了把胭脂胡乱地涂在脸上一样。

    我一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了?”我连忙拉住他问到。

    “师父……我知错了……”他只是一个劲儿地说。

    “告诉我你怎么了?”我急了,声音也大了起来。

    我想我是脑子有毛病,这家伙那么对我,但我看到他那么痛苦,却仍然无可奈何地焦急起来。

    他一把拉住我的袖子,眼睛里布满了不正常的血丝,口气很急切,“我知错了,你……可不可以原谅我?”

    原谅你?我刚要甩开他,脑中忽然想起他刚刚说的话,他是迫不得已,他不该亲自来,他该去找别人……

    找别人……我全一阵恶寒。

    低下头,看到他拉着我袖子的手,死死地拉着,他的全颤抖着,极力压抑住痛苦,布满红血丝的眼睛里满是期冀。我突然想起那年他和他娘来塞外的那一天,小小的他也是这么拉着我,眼里充满了凄切和渴望。

    心中某个地方忽然软了一下,或许是我自己太过计较了,那种事虽然难堪,但是只要不放到心上也可以让它随风而逝,况且当时况紧急,要是没有他为我解毒疗伤,我肯定已经没命了……

    我不该这么斤斤计较的。

    这不是大侠该有的风范。

    “师父……”他的声音哽咽中包含着痛苦。

    我连忙将他拉起来,语气放柔,“你先说说你到底怎么了……”

    “师父……你原谅我了?”他惊喜异常。

    我顿了顿,过了好一阵,才缓缓地点点头。

    他激动得红光满面……也就是说他的脸更红了。

    “你到底怎么了?”我皱紧眉头,心思转移到他现在的况上。

    “我、我没事……”他抖着嘴皮说到,“经、经常犯……过一阵就好了。”

    我皱皱眉。伸手去探他的额头,温度高得惊人……这样子还说没事?!

    可是我现在也做不了什么,就算我恢复了,功力也大不如前,也帮不了他的忙。他的形太古怪了。

    我怀疑是他练了烈火心经的关系。

    不管怎样,先把他的高退下去再说。

    “先躺着,我去打点儿水来。”我说着下到下,走了两步居然走不动,一转发现他还死死地抓住我的袖子。

    “先放手。”

    “别、别走……”他抖着唇。

    我想去掰开他的手,可是手却没有力气,加上他拉得很死,怎么也掰不开。

    “你别拉着我……”我说。

    他死也不放,眼里红血丝更多了,几乎布满了整个眼球,看起来怪可怕的。

    我心里焦急,无奈之下,看到桌子上的那个碗,拿起来打碎,捡起一块碎片往自己的袖子割去。袖子裂开,他的手一松,人就瘫在上。

    我走过去凝视了挣扎着的他片刻,“我马上回来。”

    果……ORZ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