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 )    估计是看到青鸾骨灰,大家都心低落。汉中也没有当场为难我们的意思,让一名叫青烟的女弟子带我们去客房休息。

    带我的时候,那个青烟也狠狠地瞪我一眼。我摸摸鼻子,默默地进了房门。

    感受了大中的那一幕,我的心也低落下来,不得不开始思考青鸾到底是被谁杀的。

    荆云笑……应该不是他。神医谷的阵法我曾经闯过,总会闹出点儿动静,除非有里面的人接应。可是,荆云笑和我呆在塞外整整五年,不可能和别人有所交集,更不可能和神医谷有所交集……难道是和我相遇之前就认识的人?

    ……还是另有其人做的?

    我潜意识里觉得云笑不是那种滥杀无辜的人,因为我觉得我并没有向他传输一些邪恶思想。况且他很崇拜他的父亲荆云飞,觉得他是被冤枉的大侠。大侠是不能随便滥杀无辜的,他没必要杀青鸾,除非青鸾也是仇人之一……

    哎,怎么越想越是一团乱麻?

    况且这又关我什么事?好好地在塞外呆着,却又被兜了回来,真是自讨苦吃。

    “在想什么?”一个声音离我的耳边很近。我一惊,连忙转头,嘴唇擦过滑滑的东西……

    两个人都愣了,呆呆地盯着对方。

    我紧紧地盯着那两瓣浅色的唇,柔柔的,湿润的,软软的……

    啪地一声,我连凳带人倒下去才打破了屋子的沉默。

    宫尧之想笑又憋着笑的样子很欠揍。他伸出手来拉我,我盯着那双干净修长的手一眼,没理他,自己站了起来。

    咳嗽一声,尽量让自己遗忘掉刚刚的糗事,“什么时候来的?”

    我居然会这么没有戒心?大概是塞外的悠闲子过久了?还是因为是这个人没有所以没有戒心?

    宫尧之笑到:“我站在你后面半天你都没反应,我只好出声叫你,没想到反应这么大……”大概是想到我刚刚摔到地上的一幕,他又不可抑制地笑了起来。

    我们两人都避开不提刚刚不小心吻到那一幕。

    可是唇瓣上残留的触感……

    ……话说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怀疑地看他。

    “你看着我干什么?”宫尧之看我死死盯着他,有点莫名其妙。

    真的不是故意的?

    真的?

    ……我怎么好意思问出来?

    反正要算吃亏的话,也是他吃亏。我想了想,安慰自己。

    “没什么,只是几没见,觉得你又变帅了而已。”我随口说到。

    他一愣,又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你啊你……”

    “我怎么了我?”我挑眉。

    他望着,笑得眉眼弯弯的,不说话,只是望着我连连摇头。

    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如果没什么事你可以出去了。”我冷声吩咐。

    “我才刚来就赶我走?”他略微惊讶,然后拉过一张凳子坐了下来。

    这人好不要脸。我斜眼看他。

    “我要休息了。”我说,开始赶人,“连续赶了好几天的路,很累。”

    我说的是实话,当时一直往前跑,都没怎么休息。

    宫尧之忽视了我的话,笑到,“要是知道你想和我一起走,我肯定会等你……”

    谁想和你一起走了?不要老是往自己脸上贴金好不好?

    他又看着我,眨眨眼,“要是知道你在前面等我,我一定飞奔而去,绝对不逗留……”

    “停——!”我连忙打住他的话,这个误会无论如何都要解开。他眨眨眼,等着我说话。

    “我不是在等你。”我说。

    他继续眨着眼睛,像一只大狗等着我喂骨头……话说我为什么会想到这个?我连忙甩甩头,说到:“我只是还没决定去峨眉还是华山而已,是你自己突然冒出来的。”

    他点点头,“你只是等着我冒出来而已。”

    “不是……”

    我还要解释,他突然问到:“吃药了没?”

    好像没有。

    我下意识地往怀里掏出瓶子,一摸,咦?怎么有两瓶?

    我从怀里拿出两个瓶子,两个都是很普通的白色瓷瓶,长得一模一样。我突然想起,好像当初我揍那个采花贼的时候随手把一个瓶子塞怀里了……

    我有点儿发呆。

    “怎么了?”宫尧之问到。

    “……我不知道是哪个……”

    “我来看看。”宫尧之拿过瓶子,各自倒出一颗放在手掌里观看片刻,拿起一颗说到:“是这种。”

    ……长得都差不多,你怎么知道?

    但是他是神医嘛,肯定知道。

    我接过来一口咽下。

    他微微一愣,“你不看一下?”

    “都长得一样,反正有你在……”我咽下之后,拿起桌子上的杯子给自己倒了杯茶喝,润润喉咙。

    宫尧之又笑了,他拿着一个白色的瓷瓶递给我,“好好拿着,别再弄错了。”

    我点点头,收好放回怀里。

    宫尧之站起来,“那你好好休息。”

    我点点头,快走。

    他走了出去,似乎想到什么,转过头,刚想要说什么,我嘭地一声将门关上了。

    “记得每天吃药……”他在外面说到,估计现在的表很无奈。

    我关上门,闭上眼睛。心还是跳得很快。

    ……唇边还是残留着那滑滑的感觉。

    我不明白,为什么发生了这种事,那人却能神自若,而我却有点儿坐立难安?

    ……难道是装扮女人那段时间,不自觉学上了点儿女儿家的羞?

    ……靠!

    这是什么东西?!我被自己彻底恶心到了。

    算了,什么宫尧之、什么荆云笑、什么青鸾女侠统统闪边,大侠我要睡觉了。

    脸有点儿发烧。

    ……最近天气有点儿了。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绪,尽量不去想那些破事儿。

    可是天气是不是太了点儿?我觉得自己全都在冒汗。睡在上,怎么也睡不着。

    得厉害。

    明明很疲倦,可是得厉害,浑不对劲。

    很烦躁。

    睡不着干脆坐起来练功,这样该不会了?

    窗外的夜色如水,阵阵的夜风拂过,听得到树叶轻微的簌簌声。

    我盘坐在上,慢慢运起功来。被荆云笑吸走功力后,经脉有点儿受损,可是在宫尧之的药物辅助下,渐渐地有了好转。

    运行得很顺利……

    只是为什么更了?

    那股浪在功力的激发下,浪潮般涌向全。我气息一下不顺,原本运行良好的内力疯了般开始在体里乱窜!

    我的冷汗刷地流了出来。

    糟了!

    我连忙平息静气,努力稳住心,可是那股无与伦比的浪一波又是一波。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更是……

    我有些难堪,心更难以平静,内力汹涌得更加厉害。

    哇地一声,我吐出一口鲜血。

    我盯着前的那团鲜血,盯着盯着,视野一会儿模糊一会儿清晰。

    我猛然摇头,不行,要走火入魔了……

    我一个人不行,得找人……帮我……

    ……宫尧之……

    我连忙踉踉跄跄地从上下来,扑到房门前打开门,头脑越来越眩晕,全都没有了力气。

    手颤抖得厉害,我不敢发声,我怕让其他人听到了,她们那么恨我,知道我走火入魔,肯定不会放过我。我颤抖着手,好不容易把房门打开,可是没掌握到平衡,一下子扑到在地上。

    冰冷的地面让我全的燥稍微了缓解了一些。我趴了一会儿,感觉头脑稍微清醒了一些。我连忙站起来,那股燥感又涌了上来,加上内力在体内肆虐地流窜,我哇地一声又吐了一口血。

    ……宫尧之……

    我扒着墙壁,一步一步往前面走去。峨眉的住房样式一模一样,我也是第一次来,加上头脑眩晕,分不清东南西北。

    宫尧之……你在哪里……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