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 )    第二天。

    我高高兴兴地甩着钱袋走在出城的路上。

    公孙景被我扔在了青里,我还出钱给他挑了两个长得不错的女人,虽然这钱是从他那里搜刮而来的。

    做一回解毒……两个女人,做两回都可以了。买一送一,我够意思了?

    剩下来的银子我心安理得地接收了。

    又是一路飞奔。

    我每天还是服用宫尧之为我配的药丸,我发现有用的。至少我不会再有那种虚脱感。刚被吸走功力的那段时间,常常有种虚脱的感觉,可是服用宫尧之的药物之后,好了很多。

    每当我吃药丸的时候,心都特别复杂。

    虽然我不想想他,但是我又不得不想到他。况且我还吃着他研制的药,我又不得不想起宫粟说他天天熬夜特地为我研制……

    娘的!

    不想他会死啊!

    这个王八蛋,明明都不在我边了,还在困扰我!

    我这人最恨欠别人人了!说起来,他不计前嫌地为我解毒疗伤,我也欠了他很大的一个人,他还问我怎么还他的呢!当时我还说有什么能做到的一定做。

    他说他还没想好……

    怎么又想到这里了?

    我越想心里越不淡定,有点儿坐立难安。

    我这么拍拍股走了,好像……真的和我的道义背道而驰。

    青鸾女侠死在他的地方,廖正风又看到我在他的地盘上,想来会给他添一大笔麻烦……

    我越想越觉得自己忘恩负义,是个混蛋。

    ……还是去找他。帮帮忙也好。反正那边的事也和荆云笑那个兔崽子有关,正好一次搞定。

    只是他在华山还是在峨眉?

    我想着,继续往前飞奔,一路都没怎么停留。

    又走了大约十天,我还是没想好去华山还是峨眉。

    最后到了岔路口,不得不做出决定。我犹豫了好一阵,还是未果。

    最后我决定把选择权交给老天,随手采了旁边一朵花扯花瓣,单数就去峨眉,双数就去华山。

    我认真地扯着,还剩下最后一片花瓣……是单……

    去峨眉。

    我站了起来。正准备去峨眉。忽然看到后面来了一群人。为首的那个,不正是宫尧之?

    原来我一路不停留,居然跑到他前面去了?

    大概也看到了我,宫尧之也一愣。细长的眼眸里满是震惊。尔后,渐渐笑了起来,我就像看到一朵花儿慢慢盛开似的,周围漫山遍野的山花儿都失去了颜色……话说我这个形容好像用过一次?

    他快步走了过来,“你在等我?”

    误会!绝对是误会!

    我正要解释,后面那群人也发现了我,惊叫到:“百里无赦?!”

    ……你们能不能换一个有创意点儿的反应?

    “他不是百里无赦,他是百里无双。”宫尧之拉着我的手说到。

    ……话说,他是什么时候拉着我的手的?

    那群人更加吃惊了。

    “怎么可能?百里无双是女人!”他们说。

    这要我怎么解释呢?

    事就像老太婆的裹脚布,又臭又长,没个三天三夜,讲不完啊。

    你们有耐心听我讲三天三夜吗?

    那群人显然不是宫尧之,他们没这个耐听我讲那么长时间。估计现在心里头一定认定了我是百里无赦。

    “百里大侠……令徒……”一个白胡子白眉毛的老头儿走过来,我记得他好像是武当的白眉真人,以前见他的时候眉毛没这么白的。

    “这次我来中原武林,就是来带走云笑。”我淡淡地说。

    “带走?”一个人跳出来,“他杀了青鸾,还打伤了那么多华山峨眉弟子,你一句带走就可以赎罪吗?”

    原来是廖正风。现在蹦跶得这么欢?仗着人多?

    “……他没有罪,怎么会赎罪?”我淡淡地说。

    “你说什么?”廖正风又要跳起来。

    “当年是你们陷害荆云飞在前,追杀他们母子在后,如果要赎罪,应当是你们赎罪才对。”我淡淡地说。

    廖正风气得要死。

    宫尧之握握我的手。我转头看他,他对我摇摇头。

    “好!我们就上峨眉找汉中师傅评论评论!”廖正风红着眼睛。

    我挑挑眉。评论?我就是来带走我徒弟的,谁跟你去评论?

    其他人一言不发,做不存在状。但是我心里知道他们是倾向廖正风的。

    一行人沉默着往峨眉进发。

    行到离峨眉不远处的一家茶馆,一众人坐下。他们坐了一桌,我和宫尧之坐了一桌。好像划定了界限似的。

    我看了他们几眼,发现我每次转过去,他们的行动都一致:把头转向一边。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偷看我。

    我转头对宫尧之说:“你怎么和他们碰上的?”

    宫尧之说:“路上巧遇,好像也是因为荆云笑打伤了他们的人。”

    哦,原来如此。

    “那你不要去峨眉了。”我说。

    宫尧之叹口气,“青鸾女侠是在我神医谷中被杀的,总要给人一个交代。”

    “又不是你杀的,交代什么?”我不屑。

    宫尧之只是笑。

    “我是为你好。你就好好地呆在你的神医谷做你的世外高人,不要来趟这场浑水。”我劝到,“到时候小心惹一臊。”

    “我还想问你,你怎么也管起这事了?”宫尧之一脸严肃。

    我的眼角看到那边那桌的人个个都竖起了耳朵。

    这也没什么好见不得人的。

    “荆云笑是我徒弟。”我喝了口茶,“我这次来就是来找他的。”

    宫尧之挑挑眉,“这么说来,吸走你功力的那人就是他了?”

    脑子好就是反应快。我投以赞赏的一瞥。可是他脸却黑得像炭。

    “荆云笑不是百里无赦的徒弟吗?”那桌的人叫到。

    我说你偷听也有点儿水准好不好?至少该保持不打扰当事人讲话这条准则?

    我转头看廖正风,那人脸红了一下,估计也觉得刚刚失态了。还知道脸红,有得救。

    “谁说荆云笑是百里无赦的徒弟?”我淡淡地问。

    那桌人面面相觑了片刻,一直不曾开口的一个蓝衣公子开口到:“当年追杀荆云笑母子的人说的。”

    “他们搞错了。”我说到,盯着蓝衣人,你又是哪根葱?

    估计我的眼睛很会说话,不用我开口个个都能理解我的意思。那蓝衣公子站起来一抱拳,“在下孟优。”

    ……还是不知道你是哪根葱。

    宫尧之在旁边解释到:“是最近武林的后起之秀浮萍剑孟优,师从千绝老人。”

    哦,原来是天池门下。

    我这才细细打量他。仔细一看,这人长得也俊的,体颀长,脸刀削斧砍似的线条凌厉,眼睛比较深,恍如两口深潭,深不见底,装扮干练,气质也很沉稳,不像是个跑江湖的,到像是个官差。

    怎么得了个“浮萍剑”的雅号?跟他一点儿也不搭。

    宫尧之又发挥了他强大的理解功能,解释到:“孟优少侠的剑法高超,三年前打败玉面鬼刹一战成名,他剑速很快,形成的虚影恍如浮萍流动,武林人便送他一个浮萍剑的雅号。”

    “不敢。”孟优又一抱拳,面无表的,没有一丝骄傲的神色。

    我点点头。

    原来又是一打怪升级来的少侠。

    我又看向最后一个人,中年文士打扮,灰色长衫,嘴上两片八字胡,只是太白了,白得都看不清人长什么样。我试图通过我的火眼金睛来透过现象看本质,但在他不知道多少层粉的保护下迅速败退。

    “江南判官笔池回生。”宫尧之又介绍到。

    你一个男人,为什么要擦这么厚的粉?简直可以直接刮下来做馒头了。话说,你抹的真的不是面粉?

    “百里大侠。”池回生恭恭敬敬地一抱拳,声音有点儿像鸭子。

    看年纪他应该比我大,怎么给我行礼?

    大概是看出我的疑惑,池回生恭谨地说:“百里大侠侠义之名天下皆知,在下仰慕已久。”顿了顿,似乎有些疑惑,“不知……大侠您……真的是百里无双?”

    我点点头。

    他有点儿不知所措,望望周围的人。

    几人也有点儿不相信。

    “百里无赦是我哥,当年因为其他原因,我不得不扮作女子行动。”我一句话概括。

    他们用异样的眼神看我。

    看什么看?再看我把你们的眼珠子都挖出来。

    不就是扮作女人吗?有什么好奇怪的?

    然后他们就一致看向宫尧之。

    虽然没有公布过,可当年百里无双和宫尧之的婚约大家多多少少都知道一点儿。

    我有点儿不快。

    一众人似乎看出了我的不快,有点儿尴尬,可又忍不住八卦之火,拼命在我和宫尧之之间打量。

    宫尧之上来解围,对他们客了几句,拉着我坐到另一张桌子。

    那个叫池回生的文士不停地在看我。

    我挑挑眉,冲他一笑。他连忙转头。

    我回过头来问宫尧之,声音没有刻意压低,“那个池回生是怎么回事?扑那么厚的粉?”

    小样儿!你看我怪异,我看你更怪异。

    宫尧之有点儿尴尬,“这个……池先生的脸曾经……”

    “那你这个神医该好好给他看看。”我猛拍他的肩膀,拍得他差点儿连茶杯也拿不住,无奈地望着我。

    我嘿嘿一笑,坐好、喝茶、吃东西。

    宫尧之不得不答到:“池先生的伤……我也无能为力……”看来那池回生是来找过宫尧之的。

    话说我这么一再揭人家伤疤是不是太过分了?

    不过,你们偷偷摸摸地议论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中年文士的脸皮在抖动,可是那粉就是没掉下来,让我不得不赞叹其质量之好。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