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 )    我嘿嘿讪笑。

    宫尧之低下头,笑眯眯地看着我,“我真的不在意,我反而要谢谢你,让我知道了这个世界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美好,也让我知道了这个江湖有多么险恶。”

    我冷汗刷地冒了出来。要是我现在腿好好的,我肯定已经脚底抹油,跑出十里之外。

    我在轮椅上如坐针毡。

    “这段子,就好好留在谷中修养。”他走到我后面,推着我往前面走。

    我不安地扭动了一下子,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劲,特别想跳起来闪人。

    宫尧之神色如常,在后面推着我,慢慢地走着,穿过庭院,到了一处走廊。

    “这是要去哪里?”我问到。

    “听说你一直无聊的,带你走走。”他在后面说。

    我只能坐在轮椅上任他推着往前走。

    转过走廊,忽然看到水池旁边,江子游正长玉立,静静地盯着水池。

    池水清澈,有睡莲亭亭玉立,还有几尾鱼儿悠闲地游来游去。池边开着好几树桃花,那人就站在桃花下。

    乌发白衣,眼眸惑人。

    “他是你什么人?”头上有淡淡的声音。

    我摇摇头,“不是很熟悉。”

    “哦?”宫尧之淡淡地说,“不熟悉,居然为了他以犯险?不熟悉,居然将玉佩交给他?”

    我笑了,抬头看他,“那玉佩不是我给他的。”

    宫尧之看着我,等着我的解释。

    我转头看着江子游,那人的腰间挂着一块碧玉佩,我还知道上面刻着一个精致的双字。

    心里忽然有点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绪。是喜、是悲,更是解脱,又有再见之时的沧桑。

    “我离开中原去塞外的时候,用那块玉佩换了一个水壶。至于它怎么到了江子游手里,我并不知道。”我淡淡地说。

    宫尧之似乎没料到是这么回事,微微一怔。

    “估计他也不知道那块玉佩的来历。”我笑了,“那玉倒是好玉,上得台面的。至于我为他以犯险,其实是因为他帮了我,我还他的而已。”

    “你还他的,那么……我的,你该怎么还?”宫尧之突然开口。

    我没想到话题会变得这么快,有点儿措手不及。

    宫尧之埋下头,我微微仰头就可以看到他细长的双眸,里面有很多的绪,恍若涓涓细流。我的心不知怎的一颤。我连忙避开他的眼神,有点儿狼狈。

    他那个,到底是什么

    “你给我解毒疗伤,我自然感激。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如果我能做到,等我完全好了,我一定会去做。”我说。

    他盯了我一会儿,我拿出大无畏的勇气等着,可是他什么话也没说,站起,推着我继续往前走。我忐忑不安。过了片刻,他淡淡地说:“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我长长松了口气。

    那边江子游不知道在想什么,很是出神,一直站在那里,都没反应。

    “你要小心他。”宫尧之又突然开口。

    “什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我摸不着头脑。

    “江子游。”宫尧之说,“我觉得这人不简单。”

    我有点儿震惊,但是还是点点头。宫尧之不会无缘无故说人不是。

    我和江子游才认识不久,自然不可能很了解他。可是,他和我本来就是半途相遇,有了这次的相遇之后,很可能就不会有交集了。

    我并没有计较太多。

    宫尧之推着我一路慢慢行走,两边芳树琼花,暗香扑鼻,间或一两声鸟鸣啾啾,很是安静祥和。

    塞外广阔无垠,在那样的环境中,心境开阔,烦恼似乎也离人而去;但这里也不错,小桥流水,庭院深深,别有一番清幽精致。两相比起来,实在让人难以取舍。但若论起人丁来往,那还是塞外最好。人少,烦恼自然也少。

    不多,只要两个人就可以了。

    两个人……

    荆云笑……

    我无声长叹。

    看来不管是哪里,都逃不开人事束缚,离不掉仇这张大网。云笑放不开仇恨,我也放不下他犯过的错,所以,最终还是来到了这里。

    “想什么?”

    我摇摇头,“没想什么。”

    “你想不想知道我在想什么?”宫尧之笑了。

    “你在想什么?”我问。

    他的声音笑起来很好听,听起来很开怀的样子,“我在想,要你怎么还我的。”

    我紧闭着嘴巴,一个字都不往外蹦。

    他又笑了。

    我想,我一定要赶紧离开这里。等收拾了荆云笑,赶紧回我的塞外。

    这次,人一定不要多,一个就好。

    就我自己。

    一个也不要再多了。

    我被他推着转悠了一阵,就到了晌午。他推着我往一座亭子走去。

    凉亭四角飞扬,朱红柱子,亭子额匾上题了龙飞凤舞的清风亭三个字。

    亭子中央放了一张小桌子,上面摆着瓜果点心。桌子旁边一个小凳子上还摆着一棋具。走过去,黑白双子,一颗颗玉石做成,饱满圆润,拿起一颗,指尖微凉,凉入心肺。

    “吃点儿东西,下午就在这里下下棋,怎么样?”宫尧之说着,走到桌子边掀衫坐下。

    我能说什么?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况且我现在还要靠他治我的腿,虽然,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的腿还好不了?可是他尽心尽力为我炼制丹药的样子……让我很不好意思怀疑他。

    我滚动轮椅走到桌子的另一头。

    桌上摆着好几样精致的糕点,用白瓷盘盛着,鹅黄的酥糕,绿色的小饼,还有一些不知名的糕点。中间的大碗里装着瓜果,新鲜得很。

    “尝尝,这是我们神医谷独有的百花果。”他拿起碗里的一种大拇指大小的白色果,笑着对我说。

    百花果?以前从来没见过。

    我接过来尝了一口……好苦!

    “别吐。”对面的人立即说。

    我的脸皱成一团,但还是着自己吃下去。抬眼看他,他笑眯眯地盯着我。

    这人存心整我不是?

    这子过得也特无聊了,反正我心思一转,突然开口到:“宫尧之,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他疑惑地看我。

    我笑眯眯地看着他,他等着我的话。我突然开口到:“你还是这么英俊潇洒嘛。”

    “啊?”他吃惊,嘴巴微微张着,我出手如电,夹起一颗百花果弹进了他嘴里。同时伸手捂住他的嘴巴鼻子。

    他没料到我偷袭,本能让他咽下了那颗百花果,苦得他脸也扭曲了一下。

    我大笑。结果还没笑完。

    嘴巴里忽然被塞进一把百花果,他有样学样,捂住我的嘴巴和鼻子。

    顿时满嘴苦涩,我的脸不知道扭曲成什么样子了。

    我们两人都瞪着对方。

    过了一阵,仿佛某种默契,两人开始吃桌子上的糕点……其实也没什么默契,满嘴苦的,肯定要吃甜东西来缓和一下。

    肚子填饱以后。默默无言地相对坐了片刻。从远处来了两个穿青衣的弟子,手脚麻利地将残羹冷炙收走,又把棋盘摆在桌子上。

    ……我不会下棋。

    琴棋书画,我一样不会。

    我无聊地看着他。

    “不会下棋?”他看着我的反应,问到。

    ……我就是不学无术,怎么样?

    “一点儿都不会?”他又问到。

    “也不是一点儿都不会,只是很烂,非常烂,和不会没有区别。”我说。

    “没关系,我教你。”他把黑子让给我,自己拿了白子,示意我先走。

    明显是在让着我,我当仁不让。我早说过我脸皮很厚的。

    可是过了不久,我望着棋盘上惨遭虐杀的黑子,狠狠地瞪着对面的人。

    你真的不是在报复?你不是要教我吗?为什么一下手就把我往死里打?一点儿也不留余地。

    他心满意足地喝着茶,看着我扭曲的脸,又心满意足叹了一声,“好茶!”

    我顿时怒了!

    我的好胜心被激起,接连杀了十盘棋,但是自不量力的下场就是,一次比一次输得快,一次比一次输得惨。

    我觉得棋盘上的他才该是见我的合理的样子,把我往死里打,毫不手软。而不是推着我到处走,和颜悦色地对我说话,给我解毒疗伤。

    他这个样子,我长松了口气。

    ……话说我是不是有点儿?他对我好我浑不对劲儿,对我下狠手反而松口气。

    不知不觉间,暮色铺满亭子,斜阳细细,束束照进来,照到他白玉般的脸上,乌发青巾,笑靥如花,恍然神也。

    我一晃神,忽然就像看到了当年的他一样。

    这一晃神,我又惨遭毒手,死无葬之地。

    他得意非常。我额头青筋直冒。我这人就是有个毛病,不太愿意认输。于是拉着他下到很晚。结果还是输了。

    第二天又下。

    “要不要我让你十子?”

    ……是你自己说的!

    可是我仍然输的很惨。

    到了第四天,他已经让了我二十五子,我瞪着面前一盘被包围的黑子,有点儿抓狂。

    “快下,太阳又要落山了。”他喝着茶,淡淡地说。

    “啊,那是谁?”我突然指着前面惊叫。

    “你这招已经用过两次了。”他不为所动,淡淡地说。

    抓了抓头,盯着棋盘发愁。该走哪一步呢?

    我手脚还是快的,总会在他分神的刹那飞快地移动一些棋子。不过吃一堑长一智,宫尧之后来就不把我这种把戏放在眼里。

    “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还会这么幼稚。”第一次上当的宫尧之非常诧异。

    我说过我脸皮够厚的,把他的话当做赞美我有一颗赤子之心了。

    我思索得很认真,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有了!

    我一抬头,就看到他快速地将视线转开。

    “嘿嘿。”我得意地笑着,将棋子落下,这步是好棋了?

    “不后悔?”他问到。

    我又看了一下,觉得这是步好棋,于是说:“不后悔。”

    他看着我一会儿,捞起一颗白子,落下。

    ……又输了。

    他望着我得意地笑。

    “谷主。”他正得瑟着,外面突然走来一人,是宫粟。他走到宫尧之边,“华山派掌门廖正风和峨眉青鸾女侠求见。”

    宫尧之点点头。起站起,对我说:“我有点事先走,宫粟会送你回去。”

    我点点头。

    宫尧之又冲我一笑,我觉得这笑容在暖暖的夕阳中怪那个的……

    怪美的……

    ……靠!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