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 )    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很小的房间里,江子游坐在我边一脸焦急地看着我。

    房间还在不停地摇动。

    我眨眨眼,反应过来我这是在车上呢。

    “百里大侠……你醒了?”看到我睁开眼睛,江子游一脸惊喜。

    我动了动手指头,发现还是很僵硬,巨大的麻痹感还未褪去。

    “这是要去哪里?”我问到。

    他满脸愧疚,“对不起,百里大侠,是我拖累了你……”

    “这是要去哪里?”我眨眨眼,再度问到。

    他说:“我找了城里的医师,他们都没法给你解毒,我只好连夜带你去神医谷,宫粟与我有点儿交,他或许能帮你忙。我们现在正在去神医谷的路上。”

    宫粟?哪根葱?

    看我面带疑惑,读心者江子游解释到:“宫粟是神医谷谷主宫尧之的大弟子。”

    宫尧之?

    我不去!

    我挣扎着试图坐起来,我觉得我已经尽力了,但是体就是一动也不动。

    “我不去。”我不得不开口。

    “为什么?”江子游很疑惑,也很焦急,“你上的毒……”

    “总之我不去!”我打断,瞪着他。

    江子游无奈地笑了笑,“你不要任,现在除了找神医谷的人,我还一时想不起找谁。”

    谁任了?我瞪着他。

    “他不会救我的。”我再度开口。

    “为什么?”江子游很惊讶。

    你管那么多干嘛?我这么说肯定有缘由的。

    我闭上了眼睛,“我不去!”

    他无奈地笑了。

    “我不要见宫尧之。”我睁开眼睛,看着他。

    “好,我们不见他。”他轻声说到,“我们悄悄地去找宫粟。让他帮你解毒,怎么样?”

    “我不进神医谷。”我犹豫了片刻,说到。

    “好,我们不进去。”他轻声说。

    我闭上了眼睛,不止体僵硬得很厉害,头脑也昏昏沉沉的。只要不进神医谷,就可能见不到他?

    迷迷糊糊地醒来又睡着好几次,江子游都面带忧虑地守在边。

    “百里大侠?百里大侠?”隐隐地听到有人在叫,见我没反应,又轻声叫到,“百里大侠?百里无赦?无赦?”

    你叫魂啊?

    头脑昏昏沉沉的,听他鬼叫鬼叫的好烦。

    还有,我不叫百里无赦。

    “那你叫什么?”

    我叫……

    叫什么呢?嗯……我叫……

    对了。无双。

    我叫百里无双。

    四周沉入寂静。

    世界终于安静了。

    隐隐约约间,似乎有人在挪动我的体,一只微凉的手在触碰我的手腕。

    这谁啊?

    我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睑就像被糊住似的,怎么也睁不开。

    我隐隐约约听到两个人在说话。

    “你说他中了黑山七怪的牛毛针?”一个低沉带了点儿磁的声音,不过,这声音怎么有点儿熟?

    “是的。况怎么样?”这是江子游的声音。

    “我想还是将他带回谷中疗养最好。这个毒需得慢慢解除。”

    “……他好像不愿意进神医谷……”

    “他是不愿意见到我。”那人低低笑了。

    啊!我想起来是谁了!

    是宫尧之!

    他怎么在这里?这倒霉催的!

    有人将我扶了起来,不会真要带我去神医谷?

    那人顿了顿,一只手还到我腰上,接着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两只手一托。

    我落到一个人硬邦邦的膛里。

    如果我能动,非要揍死这人不可!

    他居然用抱女人的姿势来抱我!

    旁边有人微微吸了一口气。

    “走。”我听到上方的人带着笑意说到。

    你个王八蛋宫尧之,明明我这个毒对你来说是小菜一碟,你非要拉我回神医谷,你是何居心啊,啊?

    “谷主,我看还是……”江子游似乎要阻止。干得好!没白费我拼命救你。

    “不用再说。”上方的人淡淡说到,“他除了中了毒,上的功力被人强行吸走,经脉紊乱,也需要细心调养。”

    “他的功力被人吸走?”江子游的声音很惊讶。

    “如果他的功力不是被人吸走,会中这种低级招式吗?”

    ……谢谢你的夸奖。

    江子游于是不再说话。宫尧之抱着我估计是往神医谷的方向走了。

    我长叹一口气。

    事已至此,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麻烦总是要解决的,到时候再说。大不了旧技重演,偷偷溜呗。

    于是我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小心肝,舒舒服服地睡了。

    天大地大,挡不住睡觉最大。

    再度醒来的时候……我怎么老是醒来醒来的,感觉像头吃了就睡的猪?

    反正我醒过来了,睁开眼睛就看到头上的青色帷帐,很柔软,被子薄薄的,却很暖和,话说我有多久没睡了?

    转头,就看到房间的摆设。很简朴,桌子很矮,上面摆着一茶具,旁边的墙靠着一张架子,架子上摆满了一坛一坛的未知物品,坛口被封得严严实实。再过来的架子旁边,是一溜柜子,柜子上也摆满了瓶瓶罐罐,那种白瓷瓶到处都是,长相都一样,真不明白他是怎么一眼就瞄出哪瓶是哪种药的。

    咦?我会转头了?

    我能动了?

    我连忙动动手指头。

    能动了。

    我又惊又喜,我试图坐起来。上半也能动了。

    狂喜。

    我试图下,可是,动不了腿。就像两个摆设似的,没什么知觉。

    相当相当地失望。

    要是腿脚好了,我马上开溜。

    正遗憾间,房门被推开。一道阳光冲了进来,刺得我睁不开眼睛。

    我连忙抬手阻挡那阵光,有人站在门口背对着阳光。体颀长,长发用一块青巾高高束起,乌黑的发丝因为阳光的原因像一根根金丝似的飘。穿着一件简单的青衫,腰上系着褐色腰带。可就这么简单的打扮,我却隐隐地像看到了一片竹林,竹干摇曳,风吹舞动,金色艳阳,碧玉翠竹。

    管他是不是高风亮节风采照人的模样,反正就像一根竹竿。

    像竹竿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我转开头,眼睛实在受不了那阵光。

    “醒了?”那人淡淡开口,走了进来。

    我转过头,很无奈地看着他。

    宫尧之站在边,细长的眼睛望着我,里面盛满了笑意。他的眼角有颗痣,笑着时也微微动了一下。

    “怎么不跑?以前不是跑得快的吗?”他说到。

    “我做事一向敢作敢当,从不逃避。”我义正言辞地说到。

    任何诋毁我光辉形象的言辞我都必须严正地反驳。

    “哦?”他挑挑眉。

    “百里大侠!”门口又传来一阵惊喜的叫声,江子游高高兴兴地跑了进来,白衣乌发,眼眸魅惑,我觉得他像……我也不知道像什么。

    他很快走到边,和宫尧之一起居高临下地看我。

    我恨!

    于是我连忙也坐了起来。这个高度让我稍微找回了点儿尊严。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