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 )    我们终于到了山顶。

    黑山之名,来源于山上的石头,很多黑不溜秋的。加之树木密密地覆盖,终年不见天

    树冠相抵,遮天蔽,就是这大白天的,也显得很暗。暗之地,滋生暗之物。我就说黑山十三怪才完蛋没几年,怎么就冒出个黑山七怪?原来是水土原因。

    想来那黑山七怪也比十三怪差不到哪里去。

    我们走进树林,厚厚的枯叶在脚下轻轻作响。偶尔头上的树冠摇晃,树影婆娑。

    从叶与叶的缝隙中,透出丝丝的阳光,斑驳地照在堆满枯叶的地上,留下一块块破碎的光斑。

    树林里很安静。

    连只鸟都没有。

    我们屏息静气。小心翼翼地四下张望。

    黑山十三怪武功不怎样,但是做陷阱的功夫不差。不知道这个黑山七怪怎么样?

    “小心有陷阱。”江子游在后面低声说。

    拜他乌鸦嘴所赐,我前脚一踩,厚厚的树叶里忽听一声窸窣,我心道不妙,连忙收回脚,可是我们所站的地方立马下陷了。

    下方是一个深坑。坑底是尖刺,非常适合烤的那种。

    江子游也大吃一惊,连忙往上飞。

    找死啊?我连忙将他从空中拉下来。

    他大惊失色。

    神色不变,我环上他的腰,双脚伸得笔直,堪堪用脚趾头在尖刺的缝隙中站立,两人稳住了体。而此时头上巨大的竖排一晃而过。

    其实这种陷阱真正的杀招不是下面的尖刺,而等人落到陷阱马上爬上去的那一刻飞来的竖排。

    上面全部是尖刺。

    不过这只是第二轮攻击而已。

    还有第三轮。

    而我要做的,就是在第二轮攻击和第三轮攻击之间的缝隙里,逃出这个陷阱。

    那么我就赢了。

    江子游和我紧紧地靠在一起。我抱着他,他悬在半空,很是尴尬。

    他的气息喷在我脸上。那双勾魂夺魄的眼睛近在眼前。可是生死关头,我无暇顾及现在我们的姿势有多么的不雅观。

    “百里大侠……”

    他大概是想我把他放下来。我没管他。

    你以为踮着脚趾头站立不累啊。

    上面又一块竖排扫过。

    我连忙将他扔上去,同时体也施展轻功开始往上跳。

    江子游猝不及防,但是反应也很快,在空中翻了个,很快站在岸边。

    他站定之后连忙跑过来拉我。

    ……这个白痴!

    我是往他那个方向跳的,我真的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会这么快站定,而且还有空隙转头来拉我,所以我跳上去的时候,他刚好跑过来占领了我要站立的位置。

    于是无处着力的我不得不又掉了下去。

    就像一桶烟花,从坑里冲出来又无可奈何地掉了下来。

    难道我没事干跳着玩儿的?我真想狠狠地骂他一句。

    他连忙伸手拉我。

    无可奈何地,我只好伸手去拉他。

    于是,好时机就这么过去了。

    第三轮攻击发动了。

    兜头盖脸的一张大网扑过来,将我们罩在里面。

    如果刚才他反应不那么快,摔在地上爬不起来,我跳出坑,那么刚好就会避过这轮攻击。

    他的反应为什么要怎么快?

    我恨得要死。

    这倒霉催的。跟个没经验的人一起打怪就是恼火。

    在网兜里,他看况不对,连忙将我拉了上来。然后他哗地一声抽出他腰间的剑朝网兜砍,试图砍出一两个洞。

    那把剑是一把好剑,剑修长明亮,如同秋水,吹毛断发。这个网兜是绳索打造的,估计能切开。

    可是别人会给你时间切开吗?

    答案显而易见。

    网兜倏然缩紧。四周的树林里传来阵阵的怪笑。接着从四面八方飞出好几个人。

    ……怎么连出场模式都一样?能不能有点儿新意?

    我默默想着。

    第四轮攻击开始了。

    我连忙抱住还想切开网兜的江子游,一个翻,趁网兜还没有完全收缩的时候翻回到了那个坑里。

    听到头上簌簌的声音飞过。那是他们吹出的牛毛毒针。

    要不是躲得快,估计现在我们就成针灸小人了。

    可是……躲过第四轮攻击之后,第五轮攻击就是死局。

    要是能在第二轮和第三轮之间逃过我就赢了,所以说我倒霉催的。

    江子游还没回过神来。

    “把剑给我。”我一边说着,一边直接抓住他的握剑的手,反手往他上的腰带一划。

    他睁大了眼睛,那双勾魂夺魄的眼睛里充满了浓浓的疑惑。继而脸上飞起两团红晕。

    腰带飘落,他的衣衫敞开了,露出里面的亵衣。

    我没理他。

    不管怎么样,总要试上一试。

    总不能坐以待毙。

    放过牛毛针之后,黑山七怪飞而来,隔一人朝我们放牛毛针,隔一人举剑朝我们砍来。

    我连忙抓住江子游的剑往上破开网兜,脚尖轻轻一点,抱着江子游冲天而上。

    我知道我是在找死。

    但是呆在下面一样是死。

    同时,我抓住江子游的衣服一扯。他惊呼一声。

    他的衣服宽大,腰带被我划断,公子长袍很容易褪尽。我拉着他的长袍在空中一卷,将飞来的牛毛针挡住。

    形继续拔高。

    旋转中,江子游穿着里面的白色亵衣,乌黑的头发散开,眼睛睁得大大的,如同幽暗森林里的妖精。

    听说森林里总是出妖精的。

    我们终于跃出了包围圈。

    我立马扔开江子游,举剑往最近那个要朝我吹牛毛的家伙扑过去。

    吹吹吹!吹你个头!

    暗淡的光线,幽深的树林,一道雪亮的光闪过。

    那人鼓着眼睛倒下。

    我毫不停留,飞到那个拿着刀的怪之后,用他阻挡了一阵牛毛针,然后将他扔到对面那个吹牛毛的上,同时举剑划断了最近一个偷袭之人的喉咙。

    再将尸体踢到前方人上,同时扑过去又是一剑。

    忽听对面传来一声惨叫。我解决了这边的人之后抬头,看到江子游拿着一把剑杀了另一个怪。

    默契一瞬间形成。

    我们同时朝最后两个怪扑过去。

    一人一个。

    干净利落。

    剑尖上干干净净。没有一滴血。

    我一向不喜欢有血的。

    至此,黑山七怪算是被我们解决了。

    他又冲我勾魂夺魄地一笑,我尽量避开他那份天然魅惑带来的干扰,分析这个笑容的真正含义,大致应该是感谢的意思。

    乌发魅眼,白色亵衣,周围是幽暗森林。

    真像个妖精。

    这妖精还冲我笑。

    我转开头,把剑递给他。

    他愣了愣,走过来接剑。正在这时,我突然看到他后一具尸体动了动,心知不妙,连忙冲过去。

    我知道我被牛毛扎中了。

    我跳过去一剑封喉,又不放心,在另外的那具尸体上又是一剑封喉。

    估计这次应该是死翘翘了。

    “百里大侠……”他在后焦急地问。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心里想,这只到底是从哪里跑出来的菜鸟?功夫到不错,但是经验少得一塌糊涂。

    要不是我,他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他的眼神里充满了焦急。

    麻痹感渐渐蔓延,我全都僵了起来。

    “带我走。”这是我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就没知觉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