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 )    美女就这样死了,给了我一张什么也没有的白纸。还留下了一个拖油瓶。

    我目瞪口呆。

    这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那帮人又叫嚣了一阵,趁我去拉那个孩子的时候,从四面八方举刀向我砍过来……

    一天之后。我无家可归。

    我带着这个拖油瓶不得不赶着我的那群牛往北方走。西边是沙漠,没有草,东边和南边的人太多了,我不喜欢。只有北方,人烟稀少,听说很冷。但是我觉得可以忍受。

    那拖油瓶还抽抽搭搭的,一点儿也不理解我的辛苦,不停地拉着我要回去。原因是他那娘的尸体还躺在地上。

    没听过人死如灯灭吗?人都死了,躺在地上的只是一副皮囊。我们应该注重内在而不是皮囊对不对?我谆谆教导,可是这死孩子就是不听,还对我又踢又咬的,恨不得从我手上咬下一块来。

    反正我皮糙厚,他咬他的,我干我的。我拖着他走了一阵。

    那孩子看我无动于衷,眼圈儿就渐渐红了。

    红有用!

    ……我才不会心软!

    我真的不会心软!

    一天之后,我们重新回到了那块好地方。美女的尸体还躺在地上,没被拖走。因为我把那群人的手都砍了。

    小孩儿又开始抽抽搭搭。我安慰:“没关系,反正都死了,埋了就行……”

    小孩儿狠狠给我一个白眼。

    凶什么凶?小心老子揍你!

    小孩儿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啧,这个惹人疼的小模样儿。

    “娘……”小孩儿跪在地上朝尸体磕了三个响头,真怀疑会不会把他的头磕破。

    “你放心,我一定会杀了他们,为你和爹报仇!”小孩儿哭了一阵,擦擦眼泪,狠狠地说到,小小的脸上,闪过浓重的杀气。

    我站在一边摇摇头,就这个小样儿,还报仇呢。怎么和话本上一样啊,没点儿新意。

    接着他站了起来,开始挖地上的泥土,试图抛出一个大坑来。可是这里泥土硬的,不知道会挖多久。

    我看得直打呵欠,看天色不早了,便催促他快点儿。

    他不理我。

    我只好坐在一边等他。看那样子,估计还得挖很久,于是,我倒在一片草地上闭着眼睛假寐。

    估计等不了多久,他就会来求我帮他忙。

    我等着他来。

    我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在荒野上睡觉,我已经习惯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睁开了眼睛,就看到天蒙蒙亮……居然到第二天了。

    我一翻坐起来,转头看到那小孩儿还在那儿挖坑。挖得不深。这是自然的。以他那个力道,能挖到现在就不错了。

    我走过去,站在坑边。他没看我,表很专注。

    他不会就这样挖了一晚上把?

    我注意到他的手已经出血了。

    我恍然,这孩子还小,武功低微,这里的泥地还是硬的,挖了一整夜肯定会出血。是我疏忽了。

    “要不要我帮你?”我淡淡出声。

    他顿了顿,继续挖坑。

    我耸耸肩,这么倔,吃亏的是谁呢?况且,为什么一定要埋了?反正都会化为尘土,不都一样吗?

    我又看了一会儿,实在看不下去,俯将他从坑里拎了出来。

    小孩儿怒瞪着我,似乎我打断了他很伟大的事业。

    我从上撕下一块布将他的手上的泥土擦干净。他一双乌黑的眼睛盯着我。一言不发的。

    这么小,装什么深沉?跟那人一副德行。

    我嗤笑一声,将脏抹布扔掉,走到一边四下看看,终于找到了铁锈草,采了一些,一回过头,又发现那孩子跳到坑里去挖坑了。

    啧!真不听话。

    我慢悠悠地走过去,从后面拎着他的后领将他提出来,一把扔在地上。这次我可没有怜香惜玉……好像这个词不对……不管,反正这次没有很疼惜他,估计是摔结实了的,看他痛苦的表就知道。

    “要听我的话知道吗?我为你甚至撕掉了我的衣服,我不喜欢我的成果被浪费掉。”我蹲到他边,很认真地对他说。他那双乌黑的眼睛盯着我,满含怒气。

    “你故意的!”他说。

    “对,我就是故意扔你,你又能怎么样?”我笑吟吟地说着,“伸出手。”

    小孩儿倔强地不肯。

    “你不伸手是?那好,我马上把那具尸体扔得远远的。”我威胁。

    “不要。”他惊叫一声,连忙伸出手,眼睛里满是惊慌。

    这招果然管用。

    我看着那双手,很幼小,十指沾着血迹。我盯着看了一会儿,轻轻地拿过他的手,撕下一块布轻轻地擦了擦,看他的表,应该没弄痛他。

    他盯着我。

    我低下头将他手重新擦干净,然后拿着那堆铁锈草放到嘴里咀嚼了片刻,吐出来放到他的手指上。他一脸恶心,神色一晃而过。但是还是被我看到了。

    我猛拍了一下他的头,“你敢嫌弃?”

    他不敢吭声,只是用愤怒的眼睛盯着我。小孩子就算愤怒起来,也是非常可的。

    我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

    他更愤怒了。

    我从上撕下一块大的布片,跟他细细的包扎上。然后拍拍他脸,威胁到:“如果我发现你敢拆了,我一定饶不了你。”

    他咬了咬牙,估计在心里已经将我咬得粉碎骨。我嘿嘿直笑。

    我站起,走到那具尸体边,看了一眼。这样一个美人,暴尸荒野,确实可惜的。

    于是我走到那个未完成的坑面前,伸手如爪,在小孩儿的目瞪口呆中很快地把坑挖好了。

    我得意地对他笑。他哼了一声,转过头。

    我耸耸肩,从坑里出来拉那具尸体。

    “你干什么?”小孩儿跳得八丈高。

    “干什么?”我挑挑眉,“当然是埋了她。”

    “我自己来。”小孩儿蚱蜢似的蹦了过来。伸手去抬那具尸体。被我一掌打开了。

    “我警告过你不要把它拆了。”我指着他手上的布片,“我不想再撕衣服。我的衣服有限。”

    他咬牙,“不用你管!”

    我挑眉,“我现在是你师父,怎么会不管你?”

    “我是被的。”他咬牙切齿。

    搞得我像是强抢民女的霸王一样。挑挑眉,“我既然答应了,你就是我徒弟。”

    “你……”他恨恨地盯着我。

    喂!你的仇人又不是我。况且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好不好?

    我不跟一个才十三四岁的小孩儿一般见识。我走过去抱着那具尸体轻轻放到了坑里。然后在小孩儿的注视下将她埋了。

    “没有木头,立不了碑文。”我拍拍手,对他说。

    他只是盯着那堆泥土,眼神哀伤。

    “走了。”我看了看沙漠那边,估计会有一场大风沙。

    小孩儿只是呆呆地看着,最后是我拎着他走的。他还在空中手舞足蹈地挣扎,一边嚷着:“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我无视了他。

    我将他扔到那头公牛背上。他战战兢兢地坐着。

    “别怕,我在边。”我说。他立马说到:“我才不怕!”然后做体昂然状。

    我伸出手指一戳牛股,公牛嚎叫一声,飞一样往前跑去。小孩儿吓得惊叫了好几声。

    哈哈!我在后面得意地笑,看你还装深沉。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