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 )    我不做大侠已经很多年。

    但是我还是残存着牛哄哄的大侠风范。

    虽然现在就是一放牛的。

    塞外天高地阔,白云漫过,我站在天地之间,任何人都可以很容易地看到我拔高大的影。

    塞外养马养羊的很多。但就是缺少养牛的。我眼光独到,一眼就看中这块市场空缺。于是,我刚来的时候,立马就花了上的二十五块金叶子换了二十五头牛。

    你们先不要笑我傻,这里面是有大学问的。首先,这二十五头牛中,只有一头公牛,其余的都是母牛。母牛多了,生小牛就多,然后小牛再生小小牛,小小牛再生小小小牛,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这个搭配好啊,一头公牛,只能是牛群的领导者了,没人跟它争,它可以放放心心地和其他的母牛OOXX,不用担心其他的公牛吃醋,给他来一场决斗。母牛向来温顺,就算争风吃醋也不会闹到决斗的地步。它们还会努力生小牛来博得公牛的欢心。

    于是,整个牛群保持着旺盛的生育能力。我相信过了不久,这牛肯定能增长到一个庞大的数字。到时候,那二十五块金叶子算什么?

    为了为给我未来庞大的牛群寻找一块适合修的地方,我不得不远离人群,来到人烟稀少、没人和我抢的草地。

    我认为这个世界其实是很小的,人是世上最多的东西,没有人烟的地方肯定找不到,但是我没有放弃,我不是个容易放弃的人,我孜孜不倦地拿着地图东奔西走,一边赶着牛群,一边往西,听说西边那边水草丰茂,人烟稀少。

    可是我走了很久,越走越远,却发现,人烟稀少倒是不假,但是水草丰茂就完全是扯谈。越往前走,草就越来越少。更痛苦的是,水也越来越少。

    我终于明白是那群养马的人是在捉弄我了。估计是怕我这个外来人员抢了他们的草地。

    但是我并不觉得遗憾,那里的草原实在有太多马了,天天跑来跑去,把草原上的草啃得精光,完全没法想起“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来。一出去,到处是马屎,一不小心,就踩上了。苍蝇也到处乱飞,嗡嗡嗡地震天响。偏偏我耳力还不错,常常被吵得心慌,根本睡不着觉。

    就算他们不赶我走,我也不想呆在那里了。

    我足足走了一年,才找到现在这个地方。

    很不错。草不是很多,但是足够我那二十五头牛吃的了。站在稍微高一点儿的地方,还能看到远方的沙漠。那里一片金黄,有时候风很大,刮得很猛,漫漫的沙土就吹了过来,铺天盖地。

    长河落,广阔天地。

    我当时就拍板,就这里了。听说所有的大侠都是隐居在世外的高人,大侠就该有大侠的范儿,我想果然适合当大侠,就喜欢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虽然我真的不当大侠很多年了。

    没有关系,我就当隐居的大侠,留下我光辉的事迹在武林中成为一个永恒的传说。说不定哪天来一个受重伤的美女,抱着一个婴儿,一边吐血一边求我收她儿子为徒,我那时候一定要做冷漠高人状,一定要狠狠地拒绝,直到美女快挂了,才高人地抱起婴儿答应她的请求。

    但是美女是注定要死的。这是必须。

    作为大侠,是注定孤独终生的,就算头发眉毛胡子都白了,也还必须单着,这是必须的。每本话本上都这么写的。所以那个美女必须死。

    但是大侠注定都会有一个徒弟,这也是必须的。所以那个婴儿就必须活。

    我仔细考虑过了,我这里有二十四头母牛,可以提供纯天然无污染的优质牛,婴儿的伙食绝对没有问题。另外我上还有一只大水壶,这是我用我的玉佩换来的。你们不要又笑我傻,要知道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吃喝拉撒才是一等一的大事。况且这种靠近沙漠的地方,水就是命。一块玉佩换一条命,值了。

    这只水壶刚好够两个人喝。所以我决定了,只收一个徒弟,不能多。再多就养不起。

    我还决定,一定要收一个男徒弟。男孩子皮糙厚,好养活一些。况且话本上都有这么个传统,男师傅一般收男徒弟,女师傅收女徒弟。我不能打破这个传统。

    我定下了收徒的标准后,就静心等待着美女的出现。

    那二十五头牛跟着我餐风饮露的,没死一头,居然还健壮了不少,果然运动能促进健康。可让我忧虑的是,那二十四头母牛就是没一头怀孕的。

    我从买下它们开始到现在,已经一年又三个月了。任凭我天天看,它们的肚子就是不大。

    二十四头母牛都不怀孕,毫无疑问,肯定是公牛有问题。

    我强烈怀疑它不.举。

    但是我没有证据。它们干那事儿的时候,我总是没看到。

    我忧心忡忡,为这事儿益憔悴,子骨也弱了起来,尤其是天冷的时候还咳嗽连连。

    可是无论我怎么忧虑担心,它们就是不生小牛。

    子子孙孙无穷尽也……可能没有子孙了。

    我站在广阔的天地之间仰天长叹。恨我伟大的计划就毁在了一头牛上。

    但是高人总是忧虑的。时不时地站在天地之间仰天长叹。我觉得我这个形也不错。

    我就一边忧虑一边等待,过了不久,美女终于出现了。

    一个乌发黑眼的美女。脸如秋月,眼如湖水。穿着一红艳薄纱,伟岸的山峰在她面前亭亭玉立,让我很担心它们会垮掉。

    令我失望的是,她没抱着婴儿。

    美女来这里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把她那快要垮掉的山峰露出来,不停地围着我又唱又跳。

    我紧紧地盯着那两只跳来跳去的山峰,看着它们一垂一垂的,皱紧眉头。心想它们怎么还不掉下来?

    美女看着我紧盯着她的山峰,于是干了第二件事。

    她脱衣服了。脱得赤条条的。

    我老脸顿时红了。别看我这样,我其实还是很纯的,一个美女在我面前脱光光,我理所当然地害羞了。于是我羞地转开脸,避开了视线。

    然后,美女就干了第三件事。

    她突然举刀子刺向我。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她都脱光光了,从哪里来的刀子呢?

    但是我永远也没法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因为……她死了。

    我觉得很伤感。这个美女没给我带来想要的东西,反而给我留下了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谜题,让我过了好久也神思恍惚。就连那头公牛当着我的面和另一头母牛XXOO都没有注意到。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