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章 期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剪春风 书名:凰凰于飞
    第六二章期待

    在天接近尾声,夏天一触即发之际,瑞州城却被一个惊人的消息给炸开了锅。街头巷尾茶余饭后谈论的几乎都是同一桩事,那便是百年万贯“十年夺选”的再度上演。

    “嘿!瞎说什么呢!天下谁人不知万贯大当家从来二十年一次竞选,哪来的十年夺选之说?”酒里的黑衫汉子一声哂笑,摇摇头喝了口杯中酒。

    见他满脸不信,坐他对面的那位兄弟急了,道:“小弟啥时候骗过大哥半句大哥您初到瑞城有所不知,这‘十年夺选’又叫做半道之争。”他猛地喝了口酒,又说道,“南门争位第一次发生在五十年前,当时在位的万贯大当家姓柳。这位柳大当家为人温和,行事中庸,只宜守成。人说如羊的头领易出如狮的手下,还真是说对了。当时的大管事是江家人,为人行事却正与柳大当家相反,他暗暗筹划了十年,获得了当时江、南、杨三大家族的支持和当时的盛家主的默许,在瑞州南城门上演了一幕南门争位的好戏……”

    黑衫汉子听得入了神,睁圆了眼睛,问:“他成功了?”

    “自然成功啦!也因此,这十年夺选,又叫做‘南门争位’。”坐对面一副“包打听”样的兄弟笑得很兴奋,仿佛争位成功的是他自己一般,语气感慨地说道,“没想到五十年后,咱们也能亲眼看到‘南门争位’的一幕!”

    黑衫汉子摸摸自己满腮的胡子,再次摇头道:“南门争位也不见得一定能成。有道是此一时彼一时,咱就不信这一回其余的三家也会支持别人夺位,他们干嘛不自己去?”

    “可他们已经表态支持啦。”“包打听”嘿嘿而笑,道,“那柳家,正可借此一雪先辈被夺位的前耻,他们岂会不同意。而相门杨家,仕途已稳,早已淡出商事时久,本不想再理会此等商家之事,不过据说杨家幼女与这届的争位者交好,或许正是因此,就这么无可无不可地同意了。至于南家,嘿,这一回的争位之人就是南家人!”

    黑衫汉子嚷嚷着不信:“瞎扯淡!别欺我初到贵地对瑞州诸事不知。十年前那桩惨案连我都知道,那南家之人早就死光光了!还哪来的南家后人?”

    “包打听”笑得两眼放光,叫道:“大哥,这正是此次‘南门争位’闹得满城皆知的主因呐!大家伙儿都等着看南家后人夺位呢。若能夺位成功,便等着看她如何复仇呢!”

    黑衫汉子放下酒盅,还是摇头,笑道:“看来你们对这位南家后人倒是满怀信心哪!”

    “那是!您不知道,这位南家人可是我们瑞州城近年来的小财神,跟着她做生意,保你有赚无赔!”“包打听”见大哥一脸不信,就道,“她就是万贯总号的大账房!”

    黑衫汉子却依旧摇头,只道:“不瞒你说,我表弟就在万贯分号里做伙计。只要是万贯人都知道盛家主对江大当家的喜,我觉着这次的‘南门争位’啊,悬!”

    “这倒也是……”

    因着“包打听”的沉默,酒里的嘈杂之声立减不少。

    有两位酒客小憩之后悄然离开,坐上马车直奔青山。

    青山,正是盛家山水园的所在。百年前的盛家第一任家主,就如给万贯山庄所在的山取名为碧山一样,懒得把生命浪费在这等小事上,便把这山取名为青山。

    江步月望了望眼前盛家山水园的绿意盎然,转头吩咐边人道:“林伯,你抱着账本等着,我去去就来。”

    林伯眼中隐有忧色,道:“大当家,盛家主并没有让带账本来……”

    江步月的脚步顿了顿,头也不回地说道:“不必多言,我自有应对。”

    林伯望着她急急而去的背影,悄然一声担忧的轻叹。

    -

    江步月熟门熟路地直奔山水园西苑,那是盛家的商学苑,她曾经在这里度过了美好的学习时光。那么多的子里,她和她的同窗们坐在老师所说的教室里学习在别处永远也学不到的知识。彼时,柳寄书最是勤勉肯学,小妹妹杨若雨最是天真可,南飞歌最是天资过人,可是,老师最喜欢的却一直都是自己……

    江步月在教室门口停步,举目望去,只见黑板前面,那悠然而立的影,正是她的老师盛欢颜。

    听见门口响动,老师转过头来,江步月觉得眼眶莫名一,一句话冲口而出:“老师,我让你失望了吗?”

    盛欢颜闻言,笑了一笑,道:“你来了。我就知道你必来这一趟。”

    江步月走进教室,几乎是固执地重复问道:“老师,我让你失望了吗?”

    她见盛欢颜微笑摇头,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一股委屈就涌上了喉咙:“那老师为什么了阿妍‘十年夺选’?”

    盛欢颜望着自己的学生微红的眼眶和稍哽的嗓音,不由真心笑了,很习惯地将手中教鞭敲了敲江步月的肩膀,道:“因为阿妍确实是南家人,因为十年夺选有前例可循,更因为南门争位能够让事变得有趣起来。”

    最后一句才是主因。江步月额筋抽了抽,一脸失落地道:“果然……我还是让老师失望了。”

    盛欢颜望着江步月脸上过分坦白的表,笑道:“你很好,从没让老师失望过。”

    江步月闻言不由一喜。只见她的老师在教室中漫漫踱步,笑得很欠揍:“只是,现在老师觉得,阿妍比你更好。”

    江步月面色一僵,道:“阿妍比我更具观赏?”

    盛欢颜闻言,压在学生肩头的教鞭微一用力,忽然笑,“怎么,你怕了?十年前面对三个对手你不怕,十年后一个阿妍就让你担忧至此?”

    江步月沉默了,半晌却是老实承认,道:“我怕。我只怕自己让老师失望了。”

    她言毕,目光炯炯地望着自己老师,只见盛老师闻言微笑:“你很好,你从没让老师失望过。”

    江步月面上一喜,思索片刻,终于咬了咬牙,说道:“老师,我把万贯账带来了,您看……”

    “老师最近很忙,没空看账本。”盛欢颜收起她肩头教鞭,漫不经心地笑道。

    “那……”江步月脸上的笑容几乎来了个涨停,“那学生就带回去,老师什么时候有空,学生再带过来。”她丝毫不掩饰心中喜悦地望着自己的老师,终于等到盛欢颜一个首肯的含笑点头,立时高兴地回转家门。

    “呵呵……”空的教室里,盛欢颜望着空无一人的教室廊前,突然自行笑了起来,“小步月,实在没有别的原因,老师就是觉得,现在这样围观起来才更有趣,如此而已。你从小就敢作敢为。十五岁的时候,你敢就敢说。面对钱妍,你敢错就敢认。你会怎么说怎么做,已经没有什么能出乎我的意料了。而钱妍……”

    盛欢颜低低而笑,“我只是很想看看,一个那么憎恨强权的弱者,有朝一若强权在手,她会怎么做呢?她会不会也变成她原本所憎恨的那一类人——对于这一点,我真是非常期待!”

重要声明:小说《凰凰于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