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卌五章 积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剪春风 书名:凰凰于飞
    第卌五章

    在年关接手万贯商号大账房一职,令钱妍的子很难过。大账房的工作自然不是打打算盘就行了,也不是随便做个高难度的心算就能把下属们都收服喽。于是,在一面得接手并适应新职位带来的繁重工作量,一面又得正确双及时地把工作布置给下面的分管和下手们,一面又得及时批阅大量的报告与请示,几天下来钱妍就觉得心俱疲。

    又是两个时辰无间断不休息的工作,钱妍揉了揉胀痛的太阳,刚想喝口冷茶提提神,手一摸到杯子却觉得暖暖的,触杯暖手,入喉暖心。这个贴伙计小甄倒是真尽心!钱妍有心要夸奖下属一番,目光一转却触到一个她最不想见到的人。

    而这个她最不喜见的人——万贯商号大当家江步月一见她抬头,便放下手中茶壶,递上一个貂毛的暖手炉放在桌子上,轻轻对自己说道:“暖暖手,我的大账房。”

    钱妍垂了垂眼,复抬眸笑道:“不用了,我不冷。”

    江步月皱眉,望着她的手指道:“还说不冷,你的手都冻得青了。今年腊月真是怪冷,这总账房又火不能烧地龙,连炭火盆都不能多摆,真是难为你了。”

    钱妍只是笑,笑容却有那么一丁点僵硬,道:“多谢大当家体恤,不过您也说了,这总账房忌火,要是这暖手炉它崩出一星半点的火星子,我这新上任的大账房罪过可就太大了。请大当家拿回去,我是真用不着。”

    原本以为要多番推谢,不想江步月望了她片刻竟也没再坚持,依钱妍所言将暖手炉拿了出去。

    钱妍看着对方走出了门,不由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慢慢吐将出来,突然觉得手中的繁重工作比起应付江步月来,却是要轻松得多了。

    明明恨之入骨,却偏偏还要共事一处,这真TMD憋屈。

    钱妍默默对着门,冷笑了一声,复又低头继续她的大账房工作。

    将一天的工作收了尾,钱妍略略舒展了下四肢,长吁了一口气,目光瞥见长玉立的大当家正跟一位来年关催账的大商贾拱手言别。而这,原本应该是自己的工作。若说自己能够勉强顺利地接起这大账房的工作,首功应归在这个人上,只是……

    ……万贯商号的生意往来自然是该由万贯山庄的庄主着紧的。钱妍心中这么一想,便把这段子以来江步月的尽心帮扶给抛诸脑后,拿上自己的白锦缎滚毛边的长披风,朝还在忙碌中的那人点头致意,便朝门外走去。

    “阿妍,你且等一等!”江步月见状便匆匆送完生意上的朋友,见她要走,连忙拦了,那声音温柔地让钱妍浑不自在,却又不得不停下脚步。

    只见江步月一个手势,近小厮便迅步进去捧了堆衣物出来交给了她。

    江步月双手抖开,但见一件火红的狐皮大氅被她展了开来,然后不由分说又轻柔小心地披在了钱妍的上。江步月待要替她领口系结,钱妍后退一步,脱下大氅递还,笑:“可不敢当啊,大当家,斗篷我有。”

    江步月双眸含笑,温和地道:“我知道你有,但你那件不够厚实。如今天色已晚,夜风正寒,你又多劳累,若是不当心伤了风,大年关的我可去哪找人来顶你的缺?”

    在钱妍努力把目光停在江步月纤直的鼻梁间,暗暗握紧了拳头,半晌才神色不悦地道:“敢问大当家,我是谁?”

    江步月愣了一下,笑道:“你是我的大账房啊。”

    钱妍却不笑,正色道:“可是,我却觉得大当家似乎仍旧把苏妍错当成您的‘故人’了呢,这实在令我有些困扰啊大当家。”

    江步月目光闪烁了下,呵呵一笑,说的话却略惊人心:“让我的大账房感到困扰是我的不是,只是,你跟我的‘故人’真的是太像,除了声音、气质,其余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苏眉的声音柔软糯,而苏妍的声音清冽悦耳。苏眉是带着天然去雕饰的暖色气质,而苏妍,天生丽质之中却带着冷,隐着厉,好像藏在华丽宝鞘中的一把剑,令人轻易不敢试她锋芒,这也是她能在短短几天中镇压住陌生下属们的原因之一。

    “而且,你们的名字也只相差了一个字而已。”江步月嘴里这么说着,眼睛半瞬不眨地紧盯着对方的神色,希望能找出一点异样之处来。

    但结果很令她失望,苏妍只是神色困扰地摇头说道:“大当家,芸芸众生,长相酷似的比比皆是。我幼时有两家邻居,只因生子肖似,导致夫妻相疑,家门不宁,最后直闹到官衙做了滴血认亲。结果却是各子各家,毫无瓜葛,竟因此差点弄得两家妻离子散。这长相原不过是父母天生,只因肖似便胡乱臆测,实在是庸人自扰。大当家英明,这酷似故人一说,还请不要再提了。”

    江步月望着侃侃而谈的佳人,自然不敢再唐突了,揖了一礼道:“从今以后,必不再提。”

    苏妍这才笑了,脸上显出倦色来,抬头看了看总号的大门外,说道:“天色已晚,我的马车已经到门口了。大当家,明见。”

    江步月默默地望着她上车去远,良久,才自语似地轻喃:“明见,我的大账房……”

    -

    钱妍刚回到家就往书房走去。

    屋里早就等着的少女大夫李素问却再一次爆发医者之怒:“你是存心想要积劳成疾么?这么多天了,在总号劳累了六个时辰还不够,一回屋就又开始做事,连饭都不好好吃,每天只睡两个多时辰,这是你现在的体能够吃得住的吗?你是存心要我把你抬义庄去,是?”

    钱妍无奈转面对气得小脸发红的曾经的救命恩人兼现在的家庭医生,开始小心翼翼地陪笑脸:“素问,你别生气。我也就忙这一段时间,年关过了就没那么忙了。你别生气了,今晚我一定早点睡!”

    “别哄人了。每次都这么说,什么时候又做到了!为生意人,却毫无信用可言,你不觉得羞愧吗?”面对钱妍的软语讨饶,李素问却还觉得不解气。

    “素问你别生气了,”钱妍一边呵呵地笑,一边眼睛乱转,终于找到了那只每天都见面的装了黑色药汤的瓷碗,举碗就一饮而尽,又一脸讨好地说道:“素问不要生气了,你看我把你的李氏秘制姜汤都爽快喝了。”

    见到底朝天的药碗,李素问的脸色才好转,使劲儿揉了揉自个儿的小脸,脸上绽笑,道:“可算是让你喝下去了,嘿嘿,嘿嘿。”

    眼见少女大夫一脸窃笑,钱妍这才惊觉异样。

    刚刚喝的来这瑞州后的第十碗秘制姜汤,有问题!

    钱妍只觉得姜汤里的“姜辣素”在胃里发作开来,刺激得她全,感觉体内的寒气随着毛孔的张开呼啸而出了,然后她感觉到一阵由内到外的暖洋洋的慵懒,再然后她就“变”懒羊羊了,倒在椅子上便睡了个死甜。

    李素问舒了一口气,刚要俯拖人,却被后的声音阻止了。

    “我来。”一纯白长袍的盛欢颜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后,含笑对素问夸了一句“好样的!”,便抱着人往书房走去。

    李素问得她一句夸赞,喜得原地蹦跳了两下,又依吩咐去准备钱妍的药膳去了。

    臭阿妍,叫你不听劝,叫你不休息,这下好了,连家主都看不下去了,叫我干脆迷晕了你,让你睡上个大半夜!

    此时蹦跳着的少女大夫却并不知道,她那个病人最恨的就是****了。

重要声明:小说《凰凰于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