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卌二章 鱿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剪春风 书名:凰凰于飞
    第卌二章鱿鱼

    苏妍?

    可是苏眉之“苏”,钱妍之“妍”?

    江步月呆呆地想着,突然红了眼眶,再也坐不下去了。

    于是,很诡异地,出现了大当家跟踪小账房的事件。

    江步月的轻功也许并不顶尖,但跟踪两个丝毫不会武功的人来完全是绰绰有余。

    王家驹和他的账房落脚于归去来客栈天字第七号和第八号房。那客栈自然也是万贯名下,所谓自家的钱自家人赚就是这个道理。当然,这也给江步月的偷听带来不少方便,只是那位脸老心不老的客栈掌柜觉得很诡异莫名就是,心里的小人在拼命地八卦“庄主大人竟然在听壁角啊听壁角,能不能也让我听听?”

    就这样,在掌柜的刻意安排下,天字第八号所在的那个拐角被人为地隔离了起来,以便他们的庄主大人“偷听”。当然,这位万贯山庄的庄主就是听壁角也是听得斯斯文文,只是第一次做这种勾当,心理难免也有些紧张。

    几乎是屏息静气地,江步月听到了里面的谈话。

    “苏妍哪,对这个‘感想’你有何高见?”首先传出来的,是王大胖子讨厌的声音。

    “呵呵,这个管事大人就不要考我了。刚刚在总号的时候,管事大人不就把感想的要条列出来了嘛,苏妍可是受益了呢。”一抹清冽悦耳的女声传入江步月耳中,不由陡然一阵失望,这不是苏眉的声音,听不出一丝儿柔绵软,倒是一嘴恰到好处的世故与奉承。

    不!不是,这不是苏眉的声音,更不是钱妍的声音——钱妍不会这样子说话。

    江步月失望之中却仍迈不开脚步,不死心地继续听了下去。

    只听王大胖子嘿嘿两笑,一副故意装傻(其实是真不知道)地道:“我哪里说过了,我怎地不记得?”

    只听清冽悦耳的女声复起:“在出总号门口的时候,您喃喃自语的两句话就是这篇‘感想’的纲要啊。”

    “哦?”王大胖子的声音里满是回忆,“那个时候,我说的是……‘私吞公利的事,应该有十几年没发生了。’,然后是‘这种傻事儿怎么总有人去犯呢?’”

    清悦的女声从容地笑道:“正是。您说的十几年前,应是上任庄主的时候,可见这私吞公利的事是代有发生。所以,我想在‘感想’中,首先须要表明的便是我们对万贯商号一如既往的忠信。而您后面的那一问最最关键——如何杜绝私吞公利的事,想必正是庄主想要考考大家的地方。”

    “哈哈哈,阿妍所言极是。只是这种事不止,别说‘代有发生’,说‘时有发生’也不为过,只是数额大小而已。”王大胖子的话听起来是相当的忧虑,其实不过是在抛砖引玉而已。

    “确实如此。商者本,不过就是利害权衡而已——两利相衡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只不过在那位许管事那里,年薪之利比私吞之利相衡,他选了后者。在心存侥幸与牢狱之苦中,他自欺地选择了前者而已。”名为苏妍的女子点到为止,含笑不再言语。

    王大胖子心满意足地回去了自己天字第七号房间。

    那名唤苏妍的女子房里传来拖椅整桌之声,想必是要研墨书写。

    [这篇‘感想’是不论管事账房都要上交的。]江步月回想了下自己的命令,默默地回去了。

    -

    酉时正的时候,管事账房们的感想都准时上交了。

    而名为苏妍的帐房女先生被林伯以有旧友相邀的名义挽留了下来。

    苏妍走进总号正厅旁边的暖阁,见到了所谓的她的“旧友”,正是万贯山庄庄主——她的大老板江步月。

    苏妍款款行礼,视而不见大老板对自己火而无礼的盯视:“见过大当家。”

    江步月这才如梦初醒,眨了下眼睛,试图别开自己的目光,但眼睛就是无法从那张与小东西几乎一模一样的美丽面庞上移开哪怕半分。

    “钱妍……”

    江步月几乎是下意识的一声轻唤,惹来对方一声悦耳的笑声:“启禀庄主,小女子姓苏名妍,莫不是初年之时王管事将我的姓儿报错了。”

    看到对方眸中有讶色,江步月不由抿了抿嘴,刚想说话,却听对方语露好奇地问道:“庄主,不是说有我的旧友相邀么?不知其人在何处?”

    眼见名叫苏妍的小女子见到自己言谈神色与陌生人无异,江步月一时忍耐不下,上前一步便捉住了她的手,道:“钱妍,你一定是怨我,所以不认我,是不是?”

    苏妍闻言却是猛地一甩手,连退三步,脸上现出恼怒之色,郑重了脸色忍耐道:“庄主大人,苏妍确信与庄主乃是初次见面,从无交往。还请庄主不要给予属下莫名的困扰。”

    “你……”江步月的拇指轻轻抚过其余四指,仿如仍在回味刚才相握时的温度,望着苏妍的忍耐与怒意,不由怔怔出神,“你真的不是她?”

    苏妍抬起因为忍耐而低垂的眼眸,露出两眼的傲意:“属下虽一意上进,却也不耻于随意攀附。不认识就是不认识,岂可胡乱认下!”

    江步月的眼中流露出失望之色,慢慢踱步向座,怔怔地坐了半晌,才道:“想来是我错认了,还请苏姑娘见谅。”

    苏妍直腰肢,爽快地道:“大千世界,人有相似,也不奇怪。若无他事,属下想告辞了。”

    “且慢!”江步月不由出声阻止,心思一转便若无前事地说道,“今年英州商务考绩相当优秀,据王管事说,这其中有苏姑娘你的三分功劳。”她看着苏妍的背影微微一笑,“不过,据林大管事说,英州盈利得魁,全赖账房之力。”

    “哦?”苏妍转回来,看着江****主笑道,“那么,依庄主之见呢?”

    江步月望着她,眼中露出赞赏之色:“分层获利与商号传讯——你的经营之法颇为得道,我会在明天会上提议在各地分号推广,相信明年年底便有成效。”

    谈起生意经,苏妍的眼中终于燃起,补充道:“分层获利不过就是按质论价,走高档货,经营起来虽不易亦不难矣。而商号传讯,在我英州一隅小试牛刀,便已得利匪浅,属下建议各地分号和总号之间建立传讯,各分号将当地物价与市场盈缺等讯息收集汇总,可三一信、五一函,上报总号以供决策。这些讯息也许有时看起来无用,可关键时刻却能发挥不可忽略的作用。”

    江步月点头,眼底的赞许不是一分二分:“不错,据我所知,这一年中英州有两次决策都是以你捕捉的重要讯息而力挽狂润,不然以王家驹三月份的失策,今年年会上他只能递上辞呈。”江步月语气一顿,似笑非笑地看着苏妍道,“你可知,在你们王管事的功过年报中,你的功劳只占了三分,那大头七分,倒成了他的。对此,你有何感想?”

    江步月满心要看苏妍反应,对方却是一脸淡然,道:“刚才您已经说过一次了。王管事会这样说,是因为他不想递辞呈,虽理无可恕,但有可原。而且……”她淡淡地笑,“……我刚刚决定,明天要向他递交辞呈。”

    “你说什么?!”江步月不由一脸惊愕,“就因为王管事的揽功么?你放心,这事我自会好好处理。”

    江步月见对方闻言微笑,不由放下心来,却不料对方笑过之后,语出惊人。

    只见苏妍先微笑,后正色,清清楚楚地回道:“不。不是因为王管事,而是因为大当家——您!”

    “我?”江步月觉得有点儿懵。

    “是。”苏妍从从容容地说道,“苏妍原本对庄主大人一直心存敬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江步月觉得对方说到敬仰二字时似乎语带讥讽。

    “……可惜见面不如闻名,今的庄主大人叫苏妍十分失望,因此认为呆在万贯商号前途不大,自请离职。”苏妍施施然便往外走。

    “慢着!”江步月的眼色暗了下来。这么多年来,只有两个女人对自己直言表示失望,一个是自己的母亲,一个是眼前的女子。所不同的是,前者让自己窒闷,后者竟让自己心底有所慌乱。

    江步月艳容沉沉,虚心讨教:“我如何教你失望了,能否具体告之?”

    苏妍二次转,看着江****主沉的脸色,不惊不惧地回道:“今卯时,年会初开,庄主的表现便教人失望。庄主您是大当家,是万贯商号的主心骨,是各地分号的方向所在。主心骨若是颓了,那么下属再如何的努力,也不过是无用功,甚或最终给他人作了嫁衣裳。这样的结局非我所愿,因此,苏妍请辞。”

    “只是这个原因么?”江步月望着她道,“我只是数夜失眠,难免少了精神。你就因此而要离开你为之努力了两年的商号?”

    苏妍一笑,因为决心离开而显得言语无畏,她很不吝解惑地说道,“但这个原因很重要。庄主的消沉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下边传说都有一年两年了呢。恕我不能把前途交给一个意志消沉之人。再说靓州许汝许管事犯事,当堂认罪求饶,庄主既然早已查实,本可以肃一儆百,当堂处置,却同样因为消沉的原因,只是将人押走了之。总之,今种种,让苏妍决定走人。就此别过。”

    苏妍款步向门,江步月默默看她,未久突然笑了。

    “我若从此振作,你可愿留下?我若聘你为总号大账房,你可愿留下?”

重要声明:小说《凰凰于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