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跳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剪春风 书名:凰凰于飞
    第四十章跳湖

    虽然钱妍很想去折腾回来,但现在她还是处于悲催的“被折腾“的人生阶段——被术后血淤发折腾。

    看着病人晦暗姜黄的脸色和虚弱得连药碗都捧不起来的样子,少女大夫终于大怒:“你个混蛋!那天醒来的时候不是生龙活虎会坐会抱的吗,现在怎么虚弱成这样?你那时坐起来的时候口不疼吗?上腹不痛啊?哈,还扭转着去搂家主纤纤细细的腰哭成那样,你刀口不痛是?当时怎么不疼死你啊你个混蛋!现在知道虚弱啦,知道不舒服啦?!可恶!死了别跟阎王说你是我李素问治过的!”

    眼看着少女大夫莫名的火气,钱妍失血樱白的唇,有气无力地笑了:“你到底在气什么?气我病中乱来,还是……”她朝少女眨眨眼,“还是气我搂了你的家主的细腰?”

    “你!”刚刚还怒火冲天的少女大夫突然就歇菜了,“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少女大夫李素问瞬间就泪眼汪汪了,“什么我的家主,家主要能是我的就好了。可是……大家都喜欢家主啦……”

    大越朝的女人是可以这样大大方方地说喜欢女人的吗?前“穿友“,这是不是你的功劳?

    钱妍在心里默默地如是想,然后对自己大夫说哭就哭了的行径有些傻眼,柔声而问:“别哭,大家是哪些人啊?”

    李素问抹了把泪,说道:“什么商家、官家的都有啦。”

    钱妍安慰她:“那又怎么样呢?只要家主喜欢你就好了啊。”

    李素问抹干净脸上的泪,扁扁嘴说道:“家主哪会喜欢我啦,她当我妹妹而已啦。家主看着很温柔,谁都喜欢她,可是我从没见她真正喜欢过谁。喂,我提醒你啊,“少女一脸规劝地,“你可别喜欢上家主啊,不然也会像我这样,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咦!重点是在前半句?是?是?还有,你那是歇斯底里好不好?

    李素问拿起药碗,红着眼睛说:“好啦,我喂你喝药啦。温温的,刚好能喝啦。”

    钱妍傻傻地张口就咽下。不动声色地规劝,一场发作之后药刚好能入口——这、这位小妹妹,是不是有点天然黑的苗头啊?

    刚做如是想,就见李素问边喂药边朝自己哼哼:“你体质这么虚,我在方子里加了党参、黄芪,明天你要还是弱得捧不住碗,我就给你加黄莲,哼哼!”

    钱妍再度傻眼:“黄莲是能随便乱加的吗?别欺负我不懂中医啊!”

    李素问摇头晃脑地笑:“反正吃不死你!”

    这、这人医德明显有问题?不愧是被赶出师门和家门的少女大夫!

    钱妍喝完李素问递过来的最后一勺汤药,突然笑问道:“今天来的,是不是家主最喜欢的人?”所以,少女的敌意被懵懂地转化成了怒火?

    李素问扁扁嘴道:“今天来的人,是她最喜欢的学生啦。这些人,家主对她最好啦。”

    “最喜欢的学生?”钱妍眨眨眼,开始报,“家主有很多学生吗?”

    李素问继续扁嘴:“盛家第一任家主建了个商学苑啊,代代都有授课讲学的。”

    商、商学院?我的前“穿友”你会不会太猛了点,在大越朝连教育改革都搞起来了?

    李素问一脸奇怪地望着她,道:“喂,你的嘴大得都能装个这个药碗了哎。有什么让你吃惊成这样啊?”

    “因为你刚刚说到商学院啊。”钱妍无力地说道。

    “商学苑怎么了?”李素问一脸无辜地,“商学苑就是西苑啊,就在这山水园的东边啊。”

    真是一字之差,谬以千里。钱妍彻底无语,一脸有气无力地说道:“所以,其实她也没几个学生喽?”

    李素问道:“是没几个,可是个个都比我美丽,比我有气势。”

    钱妍疲惫地笑:“都是女学生?”

    李素问回道:“男的也有,就两个,不过有一个去世了。”

    钱妍“哦”了一声,想说什么却到底是累了,倚着靠枕睡着了。

    李素问帮她躺平了,嘴里不满地低声嘟哝道:“干嘛强撑到这种地步啊?还好我有先见之明,加了助安眠的草药。”

    -

    等钱妍退了能起走动的时候,已经是十天之后了。

    一大早盛欢颜就请她去煮茶品茗。

    其时,阳光熹微,徐徐有风。

    东苑檐下,有健仆煮茶,美婢温壶烫盏。

    钱妍捧着烫过的温的瓷杯,只觉得杯体轻薄透明得就像那欢园里的茶具,看了看雪白瓷杯中人的茶汤之色,钱妍满怀期待地举杯轻饮一口,却在入口的瞬间僵住,好不容易才咽了下去。

    她那一脸的吃惊、疑惑和强咽,让盛欢颜悠然笑了起来:“怎么?竟然就咽了下去,不怕我在其中下了什么****?”

    钱妍摇摇头,语气肯定地说道:“三分茶香,七分药味,药味里是我所熟悉的那种大枣味,那是素问怕我畏苦,特地加的调味之物。”

    盛欢颜微笑道:“看来,素问倒是与你投缘,肯为你费心调味。这药茶,也是她特地为你费心所制,说是可以活血化淤,清安神。”

    钱妍珍惜地喝完杯中药茶,手下意识地摩挲着杯,向桌子对面望去。

    只见盛欢颜前放着一把白玉酒壶,整玉雕刻,修长的壶上雕有花纹,花纹连着壶把,一体成型。旁边一只精巧如花瓣状的酒杯。

    这样的白玉酒具,似乎在哪里见过?

    钱妍眉头不由一跳,正襟而坐,拱手行礼道:“救命之恩,不敢言谢,但有差遣,钱妍定不推辞。”

    盛欢颜正满饮一杯,闻言笑问,“哦?你是说,我差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

    钱妍郑重点头。

    盛欢颜见状,眼睛望向三丈之外的半亩荷湖,笑道:“既如此,请君跳湖。”

    钱妍闻言一愣,望着对方半晌,却见前这位盛家的家主脸上虽笑,眼中却是一片认真,并无玩笑的戏谑之意。

    钱妍“嗖”地站了起来,大迈步往荷湖而去。

    盛欢颜眼神沉静地看着她,眼看着她毫不停留地走到了湖边,踏上湖边岩石,作势便跳了下去。

    “且慢!”盛欢颜一惊起,大声喝止的时候已然是来不及了。

    钱妍跳下去的时候,是咬着牙闭着眼狠了心跳下去的,然而五秒过去,却并没有落入冰凉的湖之中,而是落入了一个宽阔的膛。

    一双男人的手臂适时地接住了她,然后抱着她从湖舟之中飞上了岩石,眨眼的功夫又将自己送到了盛欢颜边。

    “你!“盛欢颜一直笑笑的面庞上也不由现出了怒容,”你竟是这等!行事如此冲动而不经大脑,不是我所用的人!”

    钱妍眨眨眼,问道:“我哪儿冲动了?我怎么行事不经大脑了?”

    盛欢颜怒容犹存:“你重伤未愈,竟然说跳湖就跳湖!你可知道,若非我行事周全早有准备,你这一跳,伤口进水,寒气入体,伤上加病,会有什么后果别说你不知道!”

    钱妍静静地笑,说道:“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便成。我知道你知道,所以我不怕,所以我跳!”

    盛欢颜一怔:“你早已猜到我的试探之意,所以你才跳,而非莽撞行事?!”

    钱妍朝她眨了眨眼。

    盛欢颜瞪眼道:“若我是真个让你跳湖呢?”

    钱妍无谓地回道:“那就真跳喽!拼着再躺上个十天半个月的,也得如了你的愿,证明我是一个忠诚有信之人!”

    盛欢颜闻言,蓦地朗声而笑,拍案叹道:“你竟是如此!竟是如此!哈哈——”

    盛欢颜笑得十分愉悦,举杯道:“有勇有谋,实乃良才!”

    钱妍举起茶杯与之相碰,含笑道:“我们那儿有句话,叫做‘拼才会赢’。 ”

    “干杯!”

    “干杯!”

重要声明:小说《凰凰于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