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卅六章 桃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剪春风 书名:凰凰于飞
    第二天,当柴云来接苏眉走的时候,发现江****主的脸相当的臭,而苏眉则正好相反,那是一脸的容光焕发啊。

    这是个什么况呢?

    难道说昨晚攻受互换了?

    柴云八卦之心熊熊而起,但因为一直摆着大家闺秀的谱让她没好意思做些什么。哎哎,不能当场问她们个措手不及,实在是令人扼腕啊扼腕。

    只是看看柔的苏眉轻松闲适地走在自己边,柴云又不对自己的猜测表示深度的怀疑。虽然对于**之事她也是初涉未久,但是,因为夫君大人在上的胃口堪比饕餮,所以有一件事她是深有体味。那就是――攻的地位,若没有过人的体力是保不住的。你保得了一次,保不了一夜啊。

    轻揉着自己发酸的手腕儿,不论内心是如何的扼腕不已,柴云都维持着自己一本正经的闺秀脸,无比端庄地上了季霄羽早早候在门口的马车。

    马车上,钱妍问起所往目的地来。

    柴云含笑看阿羽。

    季霄羽却是坐在位置上打盹似的,正以扇支颐,闻言只是明眸微开,吐出三个字来:“桃夭山。”

    桃夭山么?

    钱妍靠着车窗边,从帘隙望外,有点怔怔出神。

    桃夭,桃之夭夭,逃之夭夭啊……

    在七八天之前,她还拼命想着要逃之夭夭,现在却能陪人来欣赏桃之夭夭了,而且心还算不错。一想到昨晚的经过,钱妍的嘴角不由勾起一丝微笑,不是不讥诮的。

    江****主,貌似真的对自己动心了呢……

    一想到昨晚那人一脸傻笑地问自己“今晚你可高兴”,钱妍不心中冷笑,对江步月,也是对学会了演戏的自己。

    正心黯淡下来,想要借窗外风景消遣时,车窗布帘却突然被人一掌压实了。

    钱妍转头,只见易钗而弁的同车美人将车窗捂得严实,明亮的眼眸中竟闪过一丝作弄般的笑意,朝自己和柴云说道:“不许看,到地方了才给看。”

    等下了车,钱妍才明白季霄羽这么做的意图。

    真的是太震憾了。

    一下了车,就突然置在了漫山遍野的桃花之中,就好像突然掉进了花的海洋。

    那远远近近,重重叠叠,仿如没有边际的粉白艳红啊。

    钱妍给惊艳到一脸白痴相,近乎痴迷状地走入了一株桃花树下。

    呆呆地伸出手,一朵艳红的花瓣落入手心,那柔软的触感让人几乎感动到泪流。

    “白痴!”季霄羽纸扇一开,轻摇了两下,与预想无差,她再次看到了某人的白痴样儿。只是,那玉白的手近乎虔诚地托着艳红花瓣的模样,人面桃花相映之下,竟有一种动人心弦的静美之感。

    真是美人如画,但还没到那人的程度。

    季霄羽凝眸看了一会儿,纸扇轻摇,终慢慢踱了开去。

    钱妍深吸了一口馥郁的芳香,这才从震憾的呆滞状态中恢复过来,转眼看到柴云也是一副迷醉的样子,她不由笑了,然而当她的目光转到季霄羽时,突然有些移不开视线。

    现在的季霄羽似乎正以自的风采演绎着何谓“一把纸扇,一白衣”的古装风流与潇洒,原本偏冷的艳光,也在粉红桃色的映衬下变得温润起来。

    那漫步桃林,玉面桃色,仿如唇齿噙香的模样,竟令钱妍一时忘却了桃花,怔怔地相随而去。

    桃林深深,花落如梦,没走几步,看着周遭几乎一样的风景,钱妍一时迷失了来路。

    轻轻推开一枝垂枝碧桃,她与季霄羽迎面相逢。

    只不知是桃花的明艳照了人面,还是人面的光彩照了桃花,两人瞬间默默相视无语。

    最后是季霄羽先开了口中,皱眉说:“你走得远了些。随我走,若林中迷路,可有的找了。”

    “此处风景独好。”钱妍原本无言相随,觑到旁之人微显沉郁的神色,却忍不住开了口。

    季霄羽沉默片刻,迹近叹息地轻语:“可惜主人不在。”

    钱妍正要问主人是谁,却见柴云迎面而来,正朝季霄羽笑问道:“这是谁的杰作?真是好大手笔……”

    钱妍喃道:“是啊,真是好大手笔。我原还以为是天然无主的呢?”

    柴云摇头笑道:“怎么可能是天然无主的?美丽的东西世人总是要争抢不已的,自己抢不到的便毁之不倦,也不让别人拥有。所以,能让这里美丽至今的桃林主人,绝对不是一般人物。”柴云淡笑,眯眼,“至于主人是谁,阿羽必然知道。”

    然而季霄羽对此却几乎不屑回答,仿佛问者太过孤陋寡闻一般:“自然是盛家!除了百年盛家,谁能独得这般美景?”

    看着闺蜜一脸沉郁又隐约自豪的样儿,柴云心中暗奇,口中却故作叹息:“可惜百年盛家早已没落,万贯山庄不也姓了江了。”

    满以为这话必能说得对方哑口,不想季霄羽眼中满是不屑地回道:“嘁!那不过是盛家不要了的东西,他四大家族竟也好意思争了个你死我活,眼界忒小了点。”

    柴云不由暗中咋舌。瞧这话说得,堂堂万贯山庄什么时候成了垃圾东西,还说人眼界小?

    正当柴云打算好好盘问盘问发小,好让她这个会长夫人开开眼界儿,旁边一脸好奇的钱妍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口询问了:“什么百年盛家?什么四大家族?”

    “有点常识没有?”季霄羽再度用看白痴的目光猛看了钱妍两眼,转头问柴云道,“就这种人,还书中圣手、琴中高手?”

    柴云挑眉,稳稳应答:“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这好像也是常识。”

    两人一番话,让钱妍再不敢多嘴,但实在好奇心胜,只好把两只眼睛眨个不停,扮演起好奇宝宝来。

    桃花树下铺上了圆圆的精致绣花毯子,三人席地而坐。你问小狼姬流年何处,一个“男”人家怎好一直扎女人堆里,不方便女人们说话不是?早溜达开去了。

    要说这桃夭山的桃花,就胜在多和纯,多得几乎一望无际,一色儿桃树,一阵风吹过,千树万树的桃瓣飘落眼前,真是美丽有不真实感。

    钱妍看着美景,想着前世风景胜地被人糟蹋的程度,不对盛家越发好奇起来。

    柴云捧着一杯茶,小喝了一口,慢条斯理地开问了:“你倒是说说,四大家族的眼界是怎么个小法?”

    季霄羽看了一眼乖乖坐着不错眼珠地瞧着自己的好奇宝宝,明明心中不屑于提及,嘴上却不自由主地来了一番详说。

    “江、南、杨、柳四大家族的祖先,当初严格说起来不过是盛家的家仆家将而已。当年盛夏大人慈心为怀把他们从乞儿混混中捞捡出来,把他们一个个的苦心培养成才,谁能想到他们的后代子孙狼心狗肺,不知忠心侍主,争抢起主人的东西来倒是尽心尽力……”

    钱妍听得入神,想起江步月曾经说过万贯山庄不是一姓一氏的产业,忍不住问道:“他们争抢的,是不是就是万贯山庄?”再联想到温泉浴池中刘嬷嬷的那一席话,钱妍更是追问一句,“四大家族的子孙后代,通过竞选,能者入主山庄?”

    “嘁!”又见常识问题,季霄羽已经不屑回答了。

    钱妍还有点小疑惑:“江、南、杨、柳?这四个姓也诗意得太凑巧了点?”

    季霄羽道:“都说了是家仆啦,主人赐姓给名什么的是很平常的事儿。”

    柴云双手捧茶,子微微前倾,小声地跟发小确认流言:“据说,南家在七年前的那次竞选前夕被流匪灭杀满门?”

    “哼,流匪?这股流匪不杀近郊江家,反取南家,如此舍近求远,哼!”季霄羽冷然轻哼,“事出反常,可能有妖。”

    柴云笑:“江家当时不过孤儿寡母,早被族亲盘剥得没剩下多少,有甚可取?自然是当时最有希望竞选成功的南家油水充足了。”

    但季霄羽却抿住了唇,一副不想再谈论的样子。

    柴云微笑:“你对江家,好像有些成见呐。”

    季霄羽纸扇轻动:“我对四家都没甚好感。”

    钱妍睁大眼睛看看两人,耐不住好奇心下,连连问道:“那现在的杨家和柳家呢?怎么样了?”

    眼看发小又开始装冷艳深沉,柴云只好开口:“杨家早在十年前便偏重于政途,现在的家主杨铭杨大人早在八年前便入阁为相了。那天欢园之中与你相谈甚欢的姑娘杨若雨便是杨家小女。”

    钱妍回想了一下那名言语率真的红裙少女,继续提问:“那柳家呢?”

    柴云听此一问,不由看了钱妍一眼才说道:“柳家在七年前竞选失利,家主郁郁而终,当时的柳家少主柳寄书发奋图强,一力经营家业,万利钱庄在他的手中,倒是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能力不可小觑。据传,他与最有希望的候选人南家长子几乎旗鼓相当,谁料最后入主万贯山庄的,却是当时年纪最小的江步月呢。”

    这一席话简直像是说故事一样引人入胜,钱妍听得意犹未尽又沉思不已,半晌才不无疑惑地问道:“竞选是怎么个竞选法?候选资格如何确定?结果有评委决定,还是有选民投票?”

    连着三个专业问题问得人微微发愣,季霄羽一脸狐疑地道:“你问得这么清楚做什么?只有四大家族的子孙才有候选资格,你再有经商头脑也进不了候选名单。”

    钱妍奇道:“那盛家的后人呢?他们自家创下的产业,为什么反而连候选资格都没有?”

    “据说不是没有,而是不要。”季霄羽手中合扇一敲,沉思一笑,“也许,他们只当是喂了狗。”

重要声明:小说《凰凰于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