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卅五章 明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剪春风 书名:凰凰于飞
    ( )    第卅五章明确

    那天晚上,名为无竹厅的万贯山庄膳食堂里,不见钱妍的踪影。

    “呃……”面对柴云温淡而状似随意的询问和几近探究的眼神儿,江步月颇有些不自在,她凤眸暗暗转了一圈,如此说道,“那个……她累着了……在、在汤池里的时候……”

    柴云看到江步月微微红起来的耳脖子,还有举杯掩饰的那份不好意思,再听到这般隐晦到令人忍不住产生遐想的暖昧话语,她不由自主地想歪了,当然也就不好意思问下去了。也就在这个时候,她不由地完全赞同了自家夫君的主张。感的事,果然冷暖自知,她一个外人说到底并不清楚个中缘孽,若真个带走了苏眉,也许反是好心办了坏事。

    不说柴云心下踌躇着要不要明白问一问苏眉的意愿,且说江步月虽然狡猾地避过了会长夫人的疑问,垂下的凤眸里却有一丝幽微的黯淡,脑海里自作主张地浮现出一刻钟前钱妍跪在地上的影,心里有一种莫名的窒闷之感。

    原本自然而然应该到场的晚宴,那个自称钱妍的女子却拒绝出席,她强行要拉着就走,对方竟完全出乎意料地跪在了地下,说:“此等宴席,奴婢之何敢出席。”

    那恭顺平板的语气,令她听得心中恼火万分。眼见再不到席,就有失礼于客人的嫌疑,可是那人却是一副跪死在地上的样子,她竟然……竟然毫无办法,最后只得拂袖而走,独自前来面对柴云探究目光。

    之后席间的一切,江步月几乎是顺应着本能地应对,几有敷衍之态。

    “今晚江庄主似乎有些神不守舍呢!”柴云调侃的语调令江步月一惊回神,面上不由有些尴尬。

    姬氏夫妇停箸擦手,言笑间双双起,姬夫人目中笑意盈盈,道:“可巧今欢园宴游,我们也有些乏了,向江庄主告个累,去早些歇息了。”

    于是东北商会会长暨姬家家主姬流年对万贯山庄的盛款待正式表示致谢。分道之际,柴云又顺势温婉地提及明的邀游,说是想请苏眉姑娘一道去,笑眯眯地问江步月是否可以放行,暂借她心尖子一

    为万贯山庄的庄主又岂会扰了贵客的兴致,自然微笑着应了下来。

    不得不提柴云的语态神把握得非常到位,令江步月心很好的同意了。

    于是宾主尽欢地各回各院。

    只是,姬氏夫妻的欢乐毫无疑问地可能会持续整夜也说不定,但我们江大庄主的笑容却只维持到茗门口就渐渐淡了下去。

    钱妍在温泉汤池的一席话,其中深意聪明如江步月并不是不明白的。

    当初小东西绝食,她之所以会开口许下除籍的承诺,那个时候说真的,她还只是有点不舍得,所以彼时她只是随口找个由头哄着美人高兴罢了,而且就算那样还了小东西的自由之又如何呢。那种所谓的助力,找哪个姑娘来演不成么。

    可是现如今,她却不愿意了。

    江步月在清幽孤冷的夜色中仰起她的头,静静地望着茗中的灯火。

    因为她在意了,所以,不愿放她自由。

    江步月拖着步子,慢慢走进门,脑海中浮现钱妍清丽妍雅的姿容,心中有声音幽微如宣告。

    除非我厌倦,否则,我不会放手。

    ***************************

    江步月进门,就见到了钱妍,她的唇间无意识地弯起微笑的弧度,正要顺从己心,拖起那双粉嫩柔软的小手,眼前的人儿却突然木然地跪了下去。

    “恭迎庄主!”原本那样柔绵软的声音竟然也可以恭顺平板至此,听来着实可厌。

    江步月听得拧住了眉,却依然沉得住气。

    她知道,前之人怕是又发上倔脾气了!

    江步月看着跪在脚边的美人,抿了下唇,觉得心底憋闷得慌。

    “起来。”她忍住心中不悦,尽量语气平稳地叫起。

    钱妍应声而起,十分规矩地侍立一旁。

    江步月眉头拧得更深了,双唇几番开合,最终只是说道:“洗洗睡。”

    是的,洗洗睡。江步月走往二的途中,唇边浮起了一丝笑意。等上了,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领悟到对方在打什么主意的江大庄主,突然间心大好。

    她好整以暇地坐在了大得很有些离谱的上,心里琢磨着自己得等上多久,某人才会拖到不能拖地上来睡觉。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那人没过多久便上了来,在合理的洗漱时间之后。

    她依然恭顺地低着头,踏上二的时候,也没有抬头。江步月期待着她的近,却未曾想对方竟进了刘嬷嬷的房间。

    江步月一时愣住,然后有一股怒怨之气纠结上来,扬声唤道:“刘嬷嬷。”

    刘嬷嬷低头走了出来,朝自己福行礼。

    “今夜你去别处睡。”江步月的声音沉冷如黑夜,刘嬷嬷自然不敢违拗。

    等刘嬷嬷下的脚步声渐远,偌大的室内只剩下江大庄主一个人。

    竟然还敢窝在那儿不出来!

    “出来!”江步月自己也不明白这一肚子怒气是所为何来。

    小房间里没有丝毫回应。

    “出来!”江步月曲指扣门。

    里面依然沉默,在江步月的怒气几乎克制不住要暴发的时候,里面终于传来的语声。

    “敢问庄主唤谁?”那把软动听的声音冷淡得不像话。

    “自然是唤你!”江步月压抑着怒气和不耐。

    “我又是谁?”相比她波动的绪,里面的声音显得是那样的平稳而淡漠。

    “你……”江步月一时哽住,面着门板的艳容神色数变。她从来没觉得这么棘手过。满心想说是苏眉,但只要一想起那恭顺卑微的姿态和平板无趣的声音,她心里就堵得很闷得慌。

    “你是钱妍。”江步月心不甘不愿地说道。

    “钱妍在此。”小女子的声音依然平稳,很明显依然稳坐如山中,没有一丁点起来开门的意思。

    江步月推了一下门,门在里面拴上了,见鬼,这是谁的设计,仆妇的房门也需要上门栓?

    “钱妍,我命令你出来!”江步月高声。

    “钱妍乃灵体,出来若惊到庄主,岂不是大罪过。”可恶的小女子在里面一意胡诌,就是不来开门。

    江步月气得几乎想撞门而入,纤长有力的手覆在门上,掌心的气呵出淡淡的雾迹。

    江步月沉声:“你待如何?”

    “钱妍别无所求,只盼庄主还我自由之。”里面的声音靠近了门口。

    两人隔门相对。

    “脱籍就真的这么重要?”江步月语气低幽到令自己都觉怪异。

    “与我而言,是的。”门内的声音竟是一模一样的低幽,“我不喜欢侍寝,以低的奴婢份。”

    软的声音哀伤起来,竟是那样别有韵味的动人心弦。

    “我名为妍,因而生,也希望自己能够因而绽放。所谓,若不能立基于平等自由之,那份也就不过是海市蜃,最终不过幻灭的下场。钱妍若,只以自由之人共效于飞,不愿以奴婢之与主人共赴**。”

    里面幽然的声音顿了一下,语气变得十分黯然,对着门外苦笑说道,“呵,只是……假若庄主一意玩弄,无论是苏眉还是钱妍,都无可奈何,只有受着而已。可是……”

    江步月站在门外,凝神细听。

    “昨晚……你不是说过你一直以来想要的不只是一个伴么……可是,为什么你所做所为,却只是想要一个伴呢?”

    里面竟然传来低不可闻的哽咽之声。

    江步月覆在门上的手掌握成了拳,紧抿着的唇开启,甫一说话才发觉自己嗓子紧到压抑。

    “昨晚……既如此,昨晚你又为何……”江步月住了口,再问下去,她觉得自己的声音又会泄露可耻的软弱。她是不能在人前软弱的人,她从小,就被止示弱人前。

    “昨晚……”里面的人儿似乎又哽咽了一下,那声音是既羞赧又有怨意的,不知是否错觉,还有点儿咬牙切齿的味道,“昨晚我高兴……”

    高兴?高兴什么?江步月脑筋略转,恍然明白了她的怨意。

    她高兴,是因为满心以为今天能够脱除奴籍么?

    江步月被那羞赧而又怨意的语气给搅得心头有些酸软,神使神差地,她突然同意了。

    “我这就给你除籍。”虽然还是有些不甘愿,但江步月这回的承诺是认真的,“就是现在。”

    眼看着名为钱妍的美人依着她吩咐,两眼流露喜色地咚咚跑下,又咚咚跑上来,手上捧着一应纸笔。

    江步月无奈地按格制写下脱籍文书,并盖上了大印,望着美人儿说道:“明到官府报备即可。”

    眼见美人手中眼中只有那张白纸黑字,眼中的欢色给她更添了三分亮色,整个人显得越发的俏动人。

    江步月痴望着她,有些傻气地问了这样一句话。

    “今晚,你可高兴?”

重要声明:小说《凰凰于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