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卅二章 心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剪春风 书名:凰凰于飞
    ( )    第卅二章心刺

    荷馆背面,正飒飒有风。

    江步月一戾气在那寒凉的风久吹之下,终于渐渐消散,只是心头的悲哀反而越渐深重,眼眶酸涨不已,却是怎么都哭不出来。

    为什么所有的深意重如此轻易地就化作了曾经,仿佛雁过了无痕?

    真的是她自作多,那从头到尾的一切?

    可是,明明含的眸就相睇于昨天,甜蜜的亲吻尚残留了铭心的余味在唇间,为什么、为什么就能如此轻巧地说我们不曾过?

    江步月的手指紧紧地扣在临水的凭栏上,“咯啦”一声捏碎了那根漆木。

    “你没事?”有柔软糯的声音在畔响起。

    江步月侧过头来,眼睛涸红得吓人。

    钱妍见状,眨了眨眼后,明眸含笑,柔唇浅翘。

    江步月内息暗运,开口时已然语态正常,心中郁稍减,有些不悦地道:“我会有什么事?”

    钱妍微笑:“你是没事。你手中的红漆栏杆有事。它说它痛死啦!”

    江步月悄然放开栏杆,方觉掌心刺痛,是有碎裂木刺扎在其中。

    钱妍取出随锦帕,要帮她清理包扎。

    江步月握手撤开,侧冷然:“它说,它不需要口是心非之人假好心。”

    那张沉脸竟有作别扭状的时候?!

    钱妍收回手,在袖底用指尖猛掐自己的指腹,惊骇忍笑中她决定配合对方演傲骄派:“我的锦帕生气了,它说它才懒得跟不识好人心的手作伴!”

    江步月了脸:“你的锦帕是吕洞宾?”

    钱妍却咯咯笑出了声:“它说它不是,但你的手保不准是那个……”

    手是狗,那手的主人还能是什么好东西!

    江步月不等她说完整,便长臂抱住了笑得很可恶的美人儿。

    尽管……尽管很努力地忽略这个拥抱,钱妍的体还是免不了有些僵化反应。

    两人静静地相拥着,有风掠过衣袖,但江步月不再觉得寒凉刺骨,仿佛有丝缕般暖流悄然涌入心间。

    “我讨厌口是心非、反复无常的女人。”江步月突然在美人的耳畔低语。

    钱妍正在竭力自我放松的体有刹那的绷紧,片刻微笑道:“我也是。”

    她软离她的怀抱,眸光直视过去,含笑而宁定,“所以,你什么时候给我去除奴籍?”

    江步月的脸色变了:“你想要离开我吗?”她原本流露温暖的面庞一时仿佛笼罩了寒霜,眼神可怕得似乎要吃人,“你脸上朝我笑,心里却巴不得远离我,是这样吗?”

    钱妍有些被吓到,竭力稳定自己的声音,笑道:“‘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为人当重信义,不是吗?”

    钱妍前所未有的镇定令江步月收住了自己一时的绪失控,只见她深吸一口气,又慢慢呼将出来,竟勉强自己笑道:“那么,你承诺不离开我,我便除你奴籍。”

    这回换成钱妍差点绪失控,口急剧地起伏了一会儿,才找回自己勉强平稳的声音:“事后的附加条款,请恕我不能接受。”

    她心中气极。

    不,你不能对一条鱼说:如果你答应呆在一个大鱼缸里,我就把你从小鱼缸里放出来。

    江步月周的气息都冷却下来,冰冷地说道:“那么我答应去除你的奴籍――”眼见眼前原本一脸气恨的美人现出满脸的欣喜,江步月突然觉得有什么冰冷而尖锐的东西在慢慢戳进她的心脏,那让她的语气越发冰凉,“――在我想给你除籍的时候。”

    钱妍的绪终于失控了,叫道:“不!你不能这么做!”

    江步月冰凉的目光中却带了恶意的狞然:“我为什么不能?当初可也没有说定除籍的时间!”她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几乎把对方推倒在地,转离开。

    钱妍没有防备,也想不到堂堂江大庄主竟会有推人之举,想到要抓栏杆稳住体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钱妍无助地放弃,闭眼等待猛然坐地带来的体痛,却不想落入一个温暖的扶持之中。

    有人及时地扶住了她。

    钱妍抬起头来,见到的是那名白袍红领、玉面明眸的男装丽人,那炯炯明眸中闪耀着令人温暖的关心之意。

    钱妍扶在对方臂上,难以自已地一阵无声哽咽。

    “苏眉,你还好么?”没过多久,边传来柴云温柔关切的问询之声。

    钱妍抬起头来,整理自己的狼狈:“没事……”

    “没事才怪。”前一道清艳不悦的声音不满地嘟哝了一下。

    柴云善解人意地不再多问,只是将脸朝向男装丽人,微笑:“阿羽……”

    男装丽人季霄羽皱起英气凛然的眉:“拜托你别笑,你一笑就显得好虚伪。”

    柴云心里个气啊,面上却依然笑得那个淡定:“阿羽啊,你不是一直很讨厌聚会的嘛,为什么你会在这儿呢?而且据说来得还频繁,嗯?”

    季霄羽用一脸心里发毛的表看着笑得非常温柔的发小:“我讨厌喧闹的聚会,可不讨厌美丽的风景。”

    柴云点头赞许,道:“答得很好。既如此,姐姐我邀你明天一道欣赏美景,地点你选,茶点等等一概由你准备,好不好啊?”

    季霄羽点头如蒜捣:“好,好,好!没问题!一切包在我上!只要姐姐和姐夫肯到场,我一定把万事俱备了,就等你们这一阵东风。”

    柴云大姐姐似地拍拍对方的头侧,微笑表扬她:“算你乖巧!”

    季霄羽很配合地哆嗦了一下,终于把钱妍引得一笑。

    柴云这才真正笑了,然后又朝季霄羽笑得非常非常地温柔地介绍钱妍:“这位是姐姐我佩服的琴中高手、书中圣手,是我心目中的师父,明天你可要给我招待好了。”

    这下季霄羽毛有些傻眼了:“她?高手?圣手?还你心目中的师父?”她一脸的难以置信。

    柴云生气了,扯着她的衣袖低咬耳朵:“混蛋,你终于恢复正常了?!我还以为你真的变得沉静如玉了呢,原来是跟我装深沉!”

    季霄羽眼神黯闪,面上却沉静了脸色,低不可闻地叹息:“有些东西,不是装得出来的。”

    柴云瞥见季霄羽一脸的萧索,不由一怔,这时才忽然觉得,也许五年的时光也让她的发小流失了些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凰凰于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