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九章 偶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剪春风 书名:凰凰于飞
    ( )    第廿九章偶遇

    钱妍到江步月跟前走了一遭,其他人都早已分群结队,因着刚才的小魔术,其中便有不少人来亲近邀她共游。钱妍都微笑拒绝了。

    如果没有上午那一场与刘嬷嬷的交锋,也许她会很高兴与他人同游,以期从别人那儿得到有用的信息,也许还能结交些有缘人。

    但现在,她觉得有些累了。在昨晚之前,她以为只有江步月把她当成玩物,不成想刘嬷嬷也是,而且她还是玩物监督者,在察觉小主子有不把玩物当玩物的迹象时给自己下药。

    钱妍无法想像,自己若是受药物控制而向那女人求欢的话,她一定会沦为真正的玩物的。

    天晓得她在昨晚付出了多大的忍耐力,才没有让姓江的察觉出多少异样来。

    钱妍在园中信步而走。

    回想上午发生在汤池里的事,钱妍一时觉得自己应对得当,一时又觉得自己可能过了。

    想到今江步月的温柔目光,她想要冷笑却又冷笑不起来,只是心中有些奇怪的漠然。

    也许是因为昨夜不得已跨出的那一步,让她都有些看不起自己。只是,就算时光倒转,她应该还是会做那样的选择的。经过昨夜,姓江的怕是会以为自己已经渐渐地从心里开始臣服于她。

    当察觉到被下了药,她的第一感觉竟然是――药不会是姓江的下的。那女人自从被自己看到真面目,最喜欢做的便是眼看着自己抵不过生理自然反应而臣服在她的唇指之下。所以,以药助兴这种事,应该不是她会做的。

    既然不是姓江的做的,茗之中除她之外还能有谁?答案不言而喻。

    回想着上午所得的信息,让她对刘嬷嬷、对江母都殊无好感,而以后却不得不与之周旋。

    这般殚精竭虑、左思右想地好不累人,真希望有一能快意恩仇,江湖任我行。

    钱妍茕然独行,又心有所思,在一处石径转弯处差点与另一方向的来人撞在一处。

    “对不起!”钱妍下意识地道歉,然后退开。

    对方却毫无声响,钱妍不由抬头看去。

    只见来人绿裙飘飘,纤腰高束,臂上还挽着一条长长的雪色披帛,看起来是一位非常婀娜美丽的女子。头上跟柴云一样束的已婚的妇人髻,这一点让钱妍找到了恰当的称呼:“夫人,是我走神了,抱歉!”

    钱妍发现,那位年轻的夫人盯了自己的脸大概有五六秒的时间,然后脸上才笑起来。那笑容不知怎的,看在钱妍眼里总觉得有些勉强似的。

    “你就是大家在传的会变戏法儿的姑娘。”只见那女子打量了自己片刻,笑道:“……你很不错!”年轻的夫人嘴里这么赞着,语气却未免有些干巴巴的。她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便微微抬高了她那白皙秀美的下颌,这使她看起来有点高傲的模样。

    “委实不错……”那位夫人望着钱妍,如此强调了一句,在丫头的引领下离开了。

    钱妍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依稀听到丫鬟有礼的引路:“柳夫人,这边请……”

    钱妍望着那人离开的方向一会儿,依稀觉得那位柳夫人有些面善,可是,自己以前应该没有见过她。钱妍不解地摇了摇头,便顺着石径继续游走。

    ***

    眼见置所在,有老树参天,环境越渐静谧,知道自己可能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偏僻的地带了。

    钱妍费了些力气慢慢步上一处高岩,发现站在这里,竟能一览欢园全景。

    钱妍望着眼前美景,不自地长出一口气来。有清凉的风卷过,仿佛能扫去心中霾。

    钱妍不由在高岩上坐了下来,脑海放空,目光放远,呆呆地望着远方的风景。

    过了许久,她突然站起来,双手在嘴边虚握成喇叭状,朝远处高喊:“Son of a bitch!Go to hell!(狗娘养的!见鬼去!)”

    钱妍放开喉咙,高声大喊着,直喊了二十几遍,直到喉咙都隐隐作痛了才停下。

    这里地方僻静,四周又能一览无遗,她放心地发泄了一通,感觉像是把一直堵塞在心口的那股污秽之气都骂了出来,才有些虚脱地再次坐了下来。

    “你嚷嚷什么鸟语,搅了我的好睡?”一道清艳的声音突然从自己下方传来,语气中满满的不悦和冰冷。

    钱妍吓了一跳,从高岩上微微探出去,正好与下面仰望的一张含怒的脸儿对个正着。

    原来那高岩巨大,下方竟有一块微微内凹后的突起,刚好能容一人侧躺。

    钱妍望了望那处突起与地面的高度,不由微微咋舌。这人不要命了么,躺在那么高那么窄的地方睡觉?不一小心,还不直接睡到奈何桥上去了?

    还有,她原先到底是怎么下去的,现在又怎么上得来呢?

    钱妍兀自替人担忧,却见那怒脸的主人不悦之色更浓,一手一足一个蹬攀,就那么轻轻松松地跳上了高岩。

    钱妍瞠目结舌。这人,攀岩高手哪?!

    只见高手着一袭交领男子大白袍,里袍却是鲜艳的大红色,红白亮色辉映着那一张如玉面容和炯炯明眸,男装丽人所特有的丰神如玉和冷冷艳色,端的是耀人眼目,动人心弦。

    钱妍放肆的打量让对方的神色更为不悦,转便要掠过离开。

    “我好像见过你……”钱妍忙开口道,“那天在明湖之畔。”

    男装丽人的回应却是满脸不耐烦的一句:“白痴……”

    “喂,你怎么骂人啊?”钱妍被骂得莫名其妙,跟了一步待要讨个说法,看到那人耳垂上有亮光一闪。咦,她的耳钉真漂亮!

    那丽人转过来,却见钱妍死盯着自己耳朵。她脸上莫名一红,下意识地一手掩耳,心中似乎恼意更甚,说道:“谁骂你了?我是说你那天看风景的样子很白痴!”

    钱妍想起自己当时被美景所迷,可能真的白痴着一张脸也说不定,当下不由微窘,不满地道:“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男装丽人看了她一眼,转又要走,脚步顿了一下,还是问道:“你刚刚是在骂人?”

    钱妍红脸,狡辩道:“没有。我打瞌睡呢,梦到一只大狗竟吐了只黑鹅出来,太惊讶了,所以说梦话了。”

    ……,有说梦话说得这么大声的吗?

    男装丽人那一脸无语的样子,不知为何竟让钱妍觉得开心,又倒打一钯,说:“所以,搅人好梦的是你。”

    “嘁,狗吐黑鹅,恶不恶心?我把你从噩梦里攥出来,大恩不言谢,记账就行。”丽人慨然说道。

    钱妍笑容大了,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告诉我,我好记账啊。”

    丽人秀的鼻子皱了皱,说道:“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就行。”

    钱妍笑道:“你可以叫我小妍。”

    丽人颔首,转又走。

    钱妍在后面叫道:“我知道你叫什么――你姓小,名将军。”

    “狗小将军!我名季霄羽!”

    丽人头也不回地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凰凰于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