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七章 江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剪春风 书名:凰凰于飞
    ( )    第廿七章江母

    钱妍的笑声中满溢了荒谬可笑,似在讥讽着刘嬷嬷的杞人忧天,嘲弄着她的天方夜谭。

    刘嬷嬷的手停了下来,目光安静地看着坐在汤池边上笑得并不开心的小女子。她那年老却并不浑浊的眼睛里透露出一丝怜悯之色,伸手将干燥洁净的大巾布展开,覆住了对方长久□于外的肩背,说了句让钱妍停了笑声的话:“庄主她确实还没有上你,但我看得出来――她已经开始认真了。”

    钱妍沉默了片刻,才语气冷淡地说道:“认真又如何?她认不认真,都与我无关。”

    刘嬷嬷略显稀疏的俩眉头皱成一个“川”字,问道:“怎会跟你无关?”

    钱妍转过来,面朝着这位问得些许疑惑的老嬷嬷,盯着她的眼睛,良久,却轻笑而言他:“刘嬷嬷,你忘了我是怎么上得你们庄主的了吗?”

    她笑得眉眼弯弯地,眸子里的光却是冷的。纵是年老世故如刘嬷嬷,也不被这怪异一笑给微微惊了心了。

    苏眉姑娘是怎么上得庄主的的,这事她自然记得一清二楚。那下在洗澡水中的“合欢水”还是她亲手所滴的。

    钱妍看着老巫婆的脸色微微变了,心里头才稍稍舒服了一些,语气轻淡地说道:“所以,你看,无论你家庄主认不认真,我,都与我无关。”她朝对方侧头微笑,“因为不论你们的庄主有多么的高贵,我的份有如何的低,我也还不至于那么犯――去上一个□了我的女人!”

    这一番大胆的言语,将刘嬷嬷彻底震动了。她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小奴婢,竟然会说出如此骄傲的一番话来。

    “请你回去报告你的主子,让她尽管放心,就算她的女儿想娶我,我却死也不会嫁她。”钱妍语气里的认真前所未有,“这一生,如果可以的话,我只希望能够尽快远离她……”

    这话,却是在表态了。

    刘嬷嬷沉默了,沉默中却并没有落下应该做的事。她服侍着对方穿衣妥当,正待去整平她衣带上的皱摺,却见对方轻轻后退一步,低声说道:“嬷嬷,你们要我做什么,以后便请直说,苏眉会一力照办的。只是下药这种下三流的手段,还是免了。我想你们庄主现在,也不希望看到有人再对我下药了。”

    钱妍轻迈一步,听到后的刘嬷嬷对她低声说了句:“当初迷晕你的人,是我,并不是我们庄主。”

    钱妍置之一笑,稳稳前行,眼色却更加黯淡。

    迷晕我的人不是你们庄主,强调这一点并不能让你们庄主显得高洁,相反,那显得她更为卑劣。

    卑劣地,了昏迷的我……

    钱妍款步走到汤池外间,只见那姓江的正是一副有事走开现在刚刚回转此间的样子。

    果然是被人引开了一段时间,所以才会这么放心地跟自己讲这么多话呢。

    钱妍朝站在彼处凝望着自己的江大庄主浅浅而笑,如意料中一般,她从对方的眸子里看到了惊艳,以及惊喜之色。

    ***

    江府。

    后花园。

    池畔垂柳旁,有一站一坐两道影。

    坐着的那位弯下腰,正从远到近细细地往池边洒下颗颗鱼食。

    红金色的大小鲤儿们循着食饵吃来,无知无觉地靠近着池岸,近得几乎探手可捕一般。

    站着的刘嬷嬷也弯着子,却是禀报了事详细经过之后,正静静地等待着主子的吩咐。

    池畔的氛围一时安静得连顽皮的风儿都不愿过来打扰。

    喂鱼的手中还剩了数颗鱼食,却停止不续,从池上收了回来,将鱼食放在了椅旁的小几之上。接过刘嬷嬷递来的茶盏,江夫人浅饮一口,笑道:“嬷嬷觉得如何?”

    刘嬷嬷一脸疑惑之色,道:“老奴觉得不解。”

    江夫人浅笑:“哦?”

    刘嬷嬷道:“这苏眉如此言行,简直无礼到无畏了。老奴想,一个小奴婢,大胆至此,怕是有所倚傍的?”

    “呵呵……”江夫人轻笑出声,语带轻叹地摇头而道,“嬷嬷,她若是有所倚傍的话,这人倒也就不出奇了。奇就奇在,你我都知道,她无所倚傍却如此做为。那般口齿,锋芒毕露,可以说,是故意在激怒我们呢。”

    刘嬷嬷目光一动,突道:“许是她与那姬家夫人相投……”

    “再如何的相投,也不过是一天的交,何足倚恃?”江夫人再次轻笑,“更何况,姬氏夫妻家大业大,行事自有权衡。你没见拜师一事最后不了了之么……”

    刘嬷嬷眼中更显疑惑:“那她为何……”

    “她这是在告诉我们――她是,宁死,不受辱。小小女子,竟然烈至此……这一次,月儿的眼光倒是长进了些。”江夫人目光透露赞赏之色,唇间却逸出一声不胜惋惜的轻叹,“如此,不可掌控。可惜了……”

    刘嬷嬷脸色一凛,福行礼道:“老奴领命!”

    她轻退一步,转刚走了一步,却听后传来夫人的召回:“回来!我有叫你办什么事么?你这是领了什么命了?”

    江夫人一脸好笑地摇头叹息。

    刘嬷嬷老脸一滞,揣摸不透主子的心思,只好顺着主子而笑。

    眼见边的老人如此神,江夫人不由苦笑起来,道:“嬷嬷做事,还是如此见风行雨呢。如今形势早已不是当年,我们还是莫要造此无谓的杀孽。嬷嬷且放宽了心思,帮我看着月儿。”

    刘嬷嬷诺然。

    江夫人吩咐道:“ 嬷嬷,从今以后,不可再下药给苏眉。”

    “是!”

    “你着人去暗查她的底细,从出生到现在,事无巨细不得遗漏。”她的语音微顿,又吩咐道,“还有苏家三代也要查。此女如此品,怕不是小门小户的苏家养得出来的。”

    刘嬷嬷弯应诺,心中却着实诧异于主子对于那小奴婢的欣赏之意。

    “现在的年轻人,委实不可小觑啊。月儿是少年得志,难免有些目中无人。边有块磨刀石磨她一磨,那也是好的。”

    江夫人将茶盏置于小几,拾起几上鱼食,悠然抛池。

    一时间,红鲤逐食,池面波起。

重要声明:小说《凰凰于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