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四章 授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剪春风 书名:凰凰于飞
    ( )    第廿四章授艺

    当江步月听说柴云竟然要拜小东西为师的时候,表不是不惊讶的。

    那丝惊讶被柴云看了个一清二楚,当即微笑着调侃道:“看来江大庄主对我师父的才艺也不甚了解呐。”会长夫人面上笑容浅浅的,她心里头却也有了一丝烦恼。若拜了苏眉为师,其他倒都无妨。只是以后在这江步月面前,她是不是也要执晚辈礼?

    且不说柴云的内心郁闷,钱妍心中既已将柴云当成朋友,自然而然地也考虑到了这一层上,当下便含笑道:“我听着你叫我师父师父的,感觉平白老了十岁似的。师徒之谊虽好,却怎么比得过平辈相交的自在亲密?你若有空,我自然会将指法全数教你。只是,这拜师一事,我们就此别提,如何?”

    钱妍话音一落,便见柴云和江步月貌似都松了一口气。对于江步月的表现,钱妍心中微觉诧异。要知道,柴云若拜她为师,这师徒辈份摆在那儿,对江步月而言应该只有好处。钱妍心念一转,便想到了原因。若柴云真要拜了她为师,江步月又岂能让堂堂东北商会会长的夫人拜一个奴婢为师呢,顾及到对方的面子与两方的合作,怕是得马上将她除了奴籍。

    这般一想,钱妍不由在心中自嘲,自己一定是被柴云误导了才会作如此想。说江步月是为了要拴住自己才不肯去除她的奴籍什么的,这未免太过自恋了。别人或许不知道,她自己还能忘了自个儿“礼物”的份。

    有这闲心思,她不如想些实际的――比如,如何逃过今晚的侍寝?

    钱妍心思数转,便拿赵玉斋先生杰出的技法吸引柴云的兴趣,当谈论到那杰出的“小摇”奏法时,柴云眼睛都发亮了,一时便约了晚间继续向钱妍学习。

    ******

    酉时正,四人在无竹厅用了晚膳,吃的是西北特色大菜――烤全羊。

    对于这种皇家贵人才能享受的佳肴,来自东北寒地的姬氏夫妇吃得相当满意。江步月便招来厨师发了赏银。

    姬流年夫妇这才知道,原来那厨师是康乐郡主顾屹特意从自己府中遣来伺候贵客的。

    说起来这康乐郡主的名头,连远在东北的姬家也有耳闻。她可是大越朝唯一一位拥有自己封地的郡主。

    柴云与姬流年相视一眼,当场便言道:如若可以的话希望能够面谢郡主厚意。

    江步月表示会好好转达她们的意愿。

    一时可谓宾主尽欢。

    撤席之后,被钱妍勾起兴趣的大家闺秀略作休息之后,便撇下自家夫君跑到茗来找钱妍。

    茗三,灯火如昼。

    柴云对这别具一格的设计赞叹之余,看向钱妍的目光不由起了些许怜惜之色,悄声对她耳语道:“你不想改动一下茗的布局么?”至少也得把茗的名字改了。

    钱妍对此淡然一笑:“无所谓的。”

    柴云眼中闪过一丝讶色,一时倒有些捉摸不透对方的心思。

    待到筝声从钱妍的指下流淌开来后,那妙不可言的动听之音立时吸引了柴云所有的注意力。

    当钱妍将花指弹奏、从琵琶指法借鉴过来的扫弦技法和“小摇”弹奏方法一一展示过来以后,真是把个柴云给迷得双眸发亮。

    当两位美女正在教学“小摇”之法的时候,茗西面老银杏树的大枝丫上传来两声叹息。

    一声清凉,一声喑哑。

    “怎么还没完啊……”清凉的声线里透着无奈的不满、不满的无奈。

    “唔。”喑哑的声音应得很简洁,也很冷漠。

    江步月倚在粗壮无比的大枝丫上,偏头瞧了一眼靠在另一边的绿眼狼兄。顺着绿眼睛的视线瞧去,那一白一绿的两条倩影未免靠得太近了,应该呼吸相闻了。那一粉嫩一白皙的两双玉手未免碰触得太多了……

    相对自己的莫名烦燥和急,狼兄明显很沉得住气啊。如果不是那双随着时间流逝而越来越显危险的绿眸眼神,江步月都要怀疑人家夜晚爬上高树的意图了。

    都快戌时四刻了,察觉到边的气息有越来越冷的趋势,江步月觉得自己得有英雄救美的觉悟。

    于是,她下了树,去催那两个为了古筝而废寝忘“夫”的俩美人去睡觉。

    钱妍真的一点也不想跟某人“睡觉”,于是她趁着柴云意犹未尽的兴致提议今晚她们两个睡一起。

    这个提议一说出口,便招来两声反对。

    “不行!”这抹清凉霸道的声音她很熟悉。

    “不行!”这道喑哑的声音怎么这么森啊。

    钱妍被那声音的主人吓了一跳。

    好可怕的眼神!

    江步月悄悄靠近她的小东西,窃喜于狼兄的发威,这下倒省了她的口舌了。

    柴云向自家夫君念道:“告诉过你,不许吓唬小妹妹。”

    姬流年一下便收了吓人的气势,用有些委屈的目光望着自家夫人,用那抹低沉而沙哑的嗓音说了一句让柴云羞得想钻地缝的话:“我不想跟你分开睡……”姬家的家主低声嗫嚅着,“我们从来是睡一起的……”

    就这样,钱妍的计划因此破产,而她的侍寝之夜才刚刚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凰凰于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