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覆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剪春风 书名:凰凰于飞
    ( )    第十九章覆盖

    钱妍的脸上血色尽褪。

    而话一出口,江步月也觉后悔。那个名字是她的病,碰触不得一丁点。

    刚刚的景,就好像是被人击中埋于衣下的伤,疼痛骤然袭来,出于本能,柔和之人会抱臂护己,暴戾之人则出拳伤敌。

    等意识到对方是无心的,伤已铸成。

    江步月内心深叹,却不知道该如何才能挽回两人之间本已悄然隐现的一丝和暖。

    江步月的心思虽然不过电转之间,钱妍却堪称是超常地迅速沉静了下来。她站了起来,依旧苍白着的脸上却浮起一丝在江步月看来也略觉惊心的笑来。

    “真遗憾,你的体却不值得想念,一点儿都不。”钱妍当时站立在上,以一种俯视的目光看着躺坐着的江步月,然后以嫌弃的语气说了这么一名话,然后径自熄了灯,在的右半边侧躺了下来,合目而睡。

    江步月的嘴角抽动了几下,最终还是咽下了所有想说的话。

    头座灯熄灭后,旁边的一颗夜明珠便散发出淡淡的晕光。

    借着微弱的光,江步月看着离她一尺有半的小东西。薄软的丝被下,那隐现的曼妙曲线正勾引着她的手。

    妖孽的手指想要重温那份柔嫩光滑、探索那种□和火。纤长的指尖刚想顺着那美丽的颈项线条滑进柔润光滑的背部,那抹嫩的声音却以前所未有的冰冷钻入她的耳际。

    “这张上有很多你和茗的甜蜜回忆?你真的打算覆盖它?”

    江步月的手在被窝口几度犹疑,最终还是收了回去。她仰面倒回了的左半边上,闭上眼睛时,曾经在这张上发生的嬉闹与快乐、暖昧与痛苦及至最后的决裂与冰冷,便霸道地涌上她的心头。

    “我需要覆盖它……”

    寂静的卧室中,背向江步月侧躺的钱妍在听到后传来那么轻轻的一句话时,本已渐渐安然下来的心瞬间抽紧了。她静待了片刻,后却并没有动静传来。

    慢慢翻过去,钱妍只看到江步月躺在一片黑暗里,夜明珠的光芒已然照耀不了她。

    *

    翌清晨,当两个人相继在上醒来,视线甫一接触之时,钱妍率先别过头去,嘴里忍不住嘲讽:“大清早的就别演戏了,眼前又没有东北看官。”回忆起刚刚江步月的脉脉眼神,钱妍抹了抹并不存在的鸡皮疙瘩,下要拿外衣穿,却发现外衣不知道哪儿去了。

    江步月大清早就听了一句大胆的嘲讽,唇角勾起一丝苦笑,竟也没说什么,只是曲指击打了三下墙面,墙上竟发出响亮的三声。声音一传出,耳房里便走出了刘嬷嬷。

    刘嬷嬷手上捧着衣物进来,近前要服侍江步月穿衣。江步月却取下了自己的衣裳,示意去服侍房中另一人。

    钱妍看到刘嬷嬷就想起穿越来的第一天对方劝自己侍寝的事,此时见她仔细小心地侍候自己,心头不免很是别扭。念及那天就是她慷慨地告诉自己一些关于万贯山庄的信息时,钱妍不由抬眼望了刘嬷嬷一下。奇怪,看这样子刘嬷嬷显然是万贯山庄的老人了,为何嘴巴那么松?

    钱妍暗自疑虑的时候,刘嬷嬷却已经手脚麻利轻柔地帮钱妍穿好了一袭美丽又精致的衣裙。

    江步月自个儿收拾停当,转看到穿着妥当的小东西时,脸上不由浮起惊艳的满意笑容。

    碧水色的长裙高系于腰,衬着上面一件织锦短襦,显得腰肢轻盈若柳,真是美人如画。

    钱妍郁闷地看着长长地拖在地上的裙摆,在她眼里,这长裙摆堪比漂亮的脚镣啊,这让自己还怎么走路?

    钱妍试着微微提起裙角,小心地朝梯走去,却见江步月正等在那儿朝自己微笑着,不由问道:“今天要做些什么?”

    江步月含笑道:“陪着我即可。”

    钱妍暗暗撇嘴。陪什么陪,昨天我就陪你工作陪你吃,最后还陪你睡了……呃,这不是三陪了么?

    钱妍现出恼怒的表

    江步月瞅着边美人儿有趣的表变化,笑容不由加大:“那我陪着你也可以。左右昨晚把事务都处理得差不多了。”

    钱妍不由嘴角暗抽。谁要你陪?我不想做你的三陪,也不想招你做三陪,你最好忙去,忙死你!

    不过钱妍也就腹诽一下,拖着她美丽的“脚镣”下了,吃了早饭,然后听到江某人说:“我带你去游碧山!”

    钱妍虽然有些书痴。但碧山,碧山应该就是万贯山庄的后山。能了解一下环境,她何乐而不为?

    *

    碧山风景如画,能在其中游玩上一天倒确实是一件相当不错的事,但前提是边没有色狼时不时地来吃你豆腐。

    钱妍对江步月不时的偷亲行为很无语,当下不由站在凉亭里,恨声问道:“这是必需的表演吗?”

    江步月疑惑:“表演?”

    钱妍扯着自己的裙角,跺脚:“这样就能示人以深?你不觉得这很幼稚吗?”我们这是在表演初中生谈恋吗?钱妍直想撕了自己长长的裙摆,她深感江步月居心叵测,让她穿这样走起路来磕磕绊绊的裙子使自己根本就逃不过对方的扰。

    江步月看着她恼恨时的俏模样,不由伸手将对方一带入怀,笑道:“这样当然不够!得这样才行……”她双唇压下。

    钱妍挣扎,江步月干脆将她压在亭柱上,以她的力气,一时自然任她为所为。

    这一吻直让钱妍喘不过气来,等江步月终于心满意足地放开她时,她面色酡红,倚在人家上喘气。眼见某人一脸餍足之态,钱妍不气愤自己对待“工作”太敬业,她刚才为什么不咬死她?

    钱妍心中愤恨,当下不由冷笑道:“可覆盖了你们初吻的回忆?”

    “你!”江步月脸色骤变,手掌微扬,似要动手,克制了半晌才冷了艳容,森然道:“你放肆了!”

重要声明:小说《凰凰于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