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床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剪春风 书名:凰凰于飞
    ( )    第十二章

    当钱妍步入执瑞斋的时候,江步月的不悦已经积累到了一定的程度。要换了在绝食以前,钱妍估计早就吓到了。而现在,钱妍只是尽量让自己咧开嘴角扯出一个自认为完美的微笑曲线,然后执壶倒酒。

    察觉到依然是那种微绿的酒色和白玉的杯盏,钱妍的眸子不可察觉地定了一下,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无滞,倒完酒后她将杯子推到江步月面前,然后子离得是更可能的远。你问这是为啥?当然是因为色狼勿近了。

    那女色狼也许是难得见到钱妍主动示好,似乎也就不好意思直接扑上来了。所以,当她慢悠悠地伸出那只纤细却富有力感的右手,最终握住白玉杯的时候,钱妍是真的在心里悄悄地松了半口气。那还有半口气呢?等钱妍看到那女人慢慢地啜了一口酒,然后杯口离唇,又再啜了一口酒。呼~~钱妍憋着的另半口气终于徐徐吐出。钱妍稍稍放心。看样子,喂酒的戏码应该不会发生了。

    然而……

    “唱个曲儿。”女人抱着杯子,柔软的丝绸随意地垂在膝上,心很好地看着那个突然有些傻住眼的小东西,“唱曲你总会?”唔,小东西的声音到底是怎么样的呢,她几乎想不起来了。

    钱妍咬住了唇。自觉份低微的人总是很敏感,更何况钱妍刚刚拼着绝食而死也要挣一个出头的机会。想听唱曲你去找歌伎啊!虽然心中不住腹诽着,钱妍还是忍耐了下来,只是她也不想唱什么曲儿。于是,她露出八颗牙齿标准空姐笑,其实心里恨不得咬死她:“我们为什么不先谈谈你的生意呢?”

    不得不说,钱妍这个话题转得有点失策,她不知道自己刚刚被怀疑是卧底细。江步月的目光在她竭力假笑的嫩面庞上定了定,然后放下酒杯站了起来,施施然走到了她的小东西的边。

    除死无大事!钱妍在心里给自己暗暗打气,但女人的靠近还是让她不由自主地紧张。她感觉到对方刻意靠得很近,而且还轻轻握起了自己的右手。

    钱妍的手掌柔腻绵软得很,江步月将它握在手里就觉得心里痒痒的,于是唇角便含了笑,十分温柔地说道:“你的手可真软,简直比郡主娘娘还软呐。”

    她说得仿佛漫不经心,钱妍原先还沉浸在待遇不得改善的痛苦中,闻言却浑有些发冷。

    是了,她的手为什么这么软?当初攀绳逃跑的时候都被那粗绳勒出了血来的时候,她也不是没有疑惑过。而现在,这个女人说自己手软也就罢了,还说比郡主娘娘都要软,这明摆着就是察觉出不对来了。

    可是,该死地,我怎么知道苏眉的手为啥这么软呢?这个体我也是初来乍到好不好,还比不上你熟悉呢!

    “你的手好冷。我帮你捂捂。”江步月不动声色地笑着,双手却不由分说地拢上来,将钱妍的双手拢在其中,然后慢慢地揉搓起来。

    两双同为女子的手,虽然一样白皙,给人的感觉却大不相同。钱妍的手小巧美丽,连指甲都看起来粉嫩可,如果说钱妍的手是小巧可的,那么江步月的手就有点妖孽了。她的指节纤细分明,而且手指很长,长得仿佛比钱妍多出大半个指节一般。

    钱妍仿如看到她的指尖在发亮,所以不由多看一会儿,然后很杯具地招来对方一句调笑。

    “喜欢我的手指,嗯?”江步月低笑,感觉到掌中的小手如受到惊吓一般猛地往回缩去,她敏捷地紧握住。钱妍挣扎起来。如果她曾经因为绝食而有庆幸过江步月对自己体的迷恋,那么现在所有的庆幸变成了悲哀。

    钱妍的眼眶灼疼痛,心中涌起的深重悲哀令她慢慢放弃了挣扎,任她轻薄着自己,声音却冷到了骨子里:“你从来只想要一个伴吗?”

    她声音里的冷淡和寂然令江步月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望着小东西苍白的脸和冰冷的眸子,一时倒不由怔住了。

    钱妍盯着她,凄然一笑,道:“如果你只想要一个伴,那么我会是一个好伴的。”

    钱妍语调凄凉,望着对方的眼神却空洞起来。她甚至上前一步,主动含住了女人的唇。她轻轻地吸着它,然后探出自己的舌去舐对方的。

    出乎意料的是,这回抗拒的却是江步月,她一把推开了她。

    钱妍滚在眼眶里的泪水刷地滑下面颊,嘴角却扯开一个古怪的笑容:“原来你不喜欢主动的,那么你请。”她站在地上,取下头上插髻银簪,脱下外衣中衣,只余亵衣。

    亵衣下,玉体呈露,弱骨丰肌,极是人。

    已经闭起眼睛的钱妍瑟瑟然,只不知是因为室温过低,还是因为心中的冰凉所致。她等待着承接对方的羞辱,心中却在告诉对方也告诉自己,这将是最后一次。

    在满室的冷寂和沉默中,钱妍感觉到肩头一重,有一件衣物笼在了自己上。

    钱妍蓦地睁开眼睛,看到那个女人低头面对着自己,面部有被刺痛的表一闪而过,女人的声音因为太过低沉而有丝沙哑。

    “我想要的,不只是一个伴——”女人的手从小东西的肩头外衣上拿开,转慢慢走开,半途中她侧过头来,眼色暗沉,“——在很久以前。”

    眼见女人的影走远,钱妍颓然坐下,手中的银簪落在地上,发出细弱的呻吟。

重要声明:小说《凰凰于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