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细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剪春风 书名:凰凰于飞
    ( )    第十一章细作

    钱妍慢吞吞地吃着脊粥。

    脊是指猪脊背上的精,可作为药用,其味甘咸平,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和较多的碳水化合物、钙磷铁等营养成分,能补益人体,常食还可防止贫血。

    “味道好极了。”钱妍笑眯眯地夸赞着碗中的脊粥,脑中回味来去的却并不是米之香,而是自己久违的说话声。原来能听到自己的声音,是如此开心的一件事。

    钱妍很喜欢“前”苏眉的声音,相当清冽悦耳,真是完美的女声。可怜的钱妍并不知道,自己听自己的声音跟别人听自己的声音是不一样的。她的声音,在别人听来,确实也是悦耳的,但那是一种柔绵软的动听,与清冽什么的真的搭不上边。

    当那个女人许诺让她脱离奴籍的时候,钱妍真的是连高兴的力气都没有了,汗,那是绝食绝得太过头了的缘故。想出绝食这一招,其实并不是钱妍真的不想活了,相反,她想活下去,想活得好一些。

    当然,一个小奴婢绝食,原本是威胁不了大庄主什么的。说起来,钱妍是在赌命,说到底,其实她不过是在赌那个女人对这具体的迷恋程度。

    是的,那女人不知道为啥很迷恋这子,简直可以说是百玩不厌不释手。

    钱妍会这样想,是有事实依据的。虽然每当想起那女人的掌指在自己的前背脊大腿留连忘返的样子都让会她莫名地打激灵,但也确确实实地告诉她那女人的迷恋程度。

    而这次绝食的结果表明,她的判断是正确的,那女人最后做出了妥协。

    只是不知道这女人是否言而有信?

    钱妍悲哀地认识到,就算这女人真的食言了,她也拿对方毫无办法。这是在古代,让她去哪儿找一个监督机构?再说了,谁会为一个小奴婢做中做证呢?

    钱妍克制住自己的悲观倾向,事应该往好的方向看不是么。虽然像叔本华说的“人的生存就是一场痛苦的斗争,生命的每一秒钟都在为抵抗死亡而斗争,而这是一种注定要失败的斗争。”,但她仍然希望失败能够来得越晚越好。虽然老天给了她天下最糟糕的牌,可她仍然想用手中的牌打出一个较好的结局。也许潜意识中,钱妍把这一生当成了前世与张如筠斗争的延续,或者她想改变那个失败的结局,期望自己有一天就算不能翻为王,也要扬眉吐气然后飘然远离。

    且说那天大庄主朝小奴婢扔下一个未来可能到口的“香饽饽”之后,就施施然离开了。

    今天据说要回来。钱妍等着对方跟她谈生意的事

    等啊等啊等,一直到傍晚的时候,才听翠袖跟她汇报说那个女人来了,正在执瑞斋小憇。

    执瑞斋?钱妍咬了咬牙,那鬼地方她印象深刻着呢,那是她被人强喂强上的鬼地方。

    她才不要去那里!

    钱妍假装没明白翠袖的示意,仍旧窝在自己房间里不肯出去,打算真的不过的时候再去也不迟。

    -

    且说执瑞斋里的气氛却有点紧张。

    江中跪在地上,颇有“死谏”的势头,这让江步月有点好笑,她摩挲着手中如花朵般的玉杯,眼睛望着窗外的绿色长廊,那柔美纤细的影并没有如意料中般出现,她轻皱了眉头,语气便有些冷然:“你怀疑苏眉是别府细作?且说说你的理由。”

    江中跪在地上的姿势更加放低了一些,郑重禀道:“是,此女上疑点甚多。此女初到拢翠居,属下只觉此女形容怯,行动畏缩,却在两后有与属下直接对视的镇定,更甚者后来竟有出逃的勇气。这前后格委实差异过大,此其一也。其二,苏姑娘的兄长未免来得太早、太大胆了一些。康乐郡主将她送予主人不过数,他一个败家小子嗜酒之徒如何就探得了自己妹妹的所在?为何就敢直闯万贯山庄的别业?其三,乃此女所做的竹筒饭。江中使人查过,竹筒饭乃南方偏远之地滇州、琼州的特色美食,在我瑞州也只有醉香阁等一流酒的大厨会做,苏姑娘不过败落富绅之女,她从何学得这门厨艺?”

    江步月听到此处,微微一笑道:“你所疑有理,不过,你且告诉我,天下间有哪个细作会如此不谨慎,轻易暴露出自己诸多的疑点?”

    江中心中微怔,半晌更为忧虑地道:“只恐此女是故意示疑。”

    “江中,你也太看得起她了。”江步月呵呵一笑,将玉杯置于桌上,“就算她确是细作,你也无须多虑。我不会让她涉及我万贯山庄的商务半分。”

    江中识机地上前倒酒,然后迟疑着,最终大胆直问:“那……此前庄主为何有让她成为生意上的助力之说?”

    江步月皱眉,面上略显气恼,半晌却是气笑了:“你是在担心我会沉迷女色?”

    江中直道不敢。

    江步月这回是真个笑了,微笑着摇头道:“江中啊江中,这么多管事之中,就你敢如此进忠直言。说起来,我把你一个好好的靓州商务管事,贬为小小管家,至今恐怕早已有不少人来挖过墙角了?他们出价几何,你倒是说说。”

    江中揖道:“琮州赵家,出价年薪五百两,易州李家六百两,赤州史家最高,出价八百两。”

    江步月皱眉:“万利钱庄呢?”

    江中摇头,道:“没人跟我联络,不过属下已向万利靓州分号示好,相信不会有消息。”

    “很好。”江步月道,“从今起,你手上的那丁点商号事务也移交了。先下去。”

    江中应诺,躬告退。

    江步月看着杯中碧酒,拿起来浅饮一口,仍是入口微甜回味辛辣的竹叶青。她艳若阳的颜皱成一团,然后将酒杯在桌上一顿,满脸不悦地高声道:“夫人呢?为什么还不来?”

重要声明:小说《凰凰于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