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竹筒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剪春风 书名:凰凰于飞
    ( )    第五章竹筒饭

    人说世上最无用的,就是眼泪。然而天地生人,人有眼泪,又岂会是完全无用之物。

    钱妍就那样无声地流了半天的眼泪,她倒是想号淘大哭的,可是喉咙被人毒哑了,哑得很彻底。每每想到这莫名其妙的穿越,若在此一生做为一个哑女能怎么过活呢?难道真的做人一辈子的“上用品”?

    如此越想越惨,越思越悲,直直哭了一上午,将心中的哭闷、悲哀、愤怒、恐惧等等统统化作泪水倾泄出来,那如巨石压在口的感觉才稍有减轻。

    钱妍慢慢抹去了脸上一塌糊涂的交流涕泪,心中倒渐渐有了一个十分明确的目标――她得逃出去。她绝对过不了这种天天做人玩物的子。不管是被男人,还是被女人,一切非当事人所愿的**,都是难堪,全是痛苦,俱是恶心。

    钱妍悲哀地想到,为了将来的自由,也许她不得不忍受这些,多次,乃至无数次。

    而她的计划第一步,是搞清楚现状。

    钱妍站起来,正想到外面走走。门口出现一个翠衫丫鬟,向自己福了福,声音清脆地说道:“夫人可要洗漱?”

    钱妍听得,心中油然冷笑,哪来的夫人?面上却只是淡淡地点头。想来定是自己哭成了一只兔子,钱妍也不想顶着一张红鼻子红眼去院里晃

    洗漱完毕,钱妍刚想移步,丫鬟又传了膳。

    这回是真正的食难下咽了。应该是药物的作用使自己的声带受损,连带咽喉也被殃及,吞咽起食物来很是困难。

    钱妍只好吃一些汤水拌饭。其间那翠衫丫鬟倒有些机灵,似是看出了她的吃食难处,手脚飞快地将一碗汤端至钱妍面前。

    无论如何也得吃上一点,体能消耗太过,她必须补充一点才行。

    钱妍着自己吃下东西,饭汤入喉,却猛然呛咳起来。一时咳得面红耳赤,十分难受。好容易平复了气息,钱妍捋着自个儿口的手蓦地顿住了,未久又慢慢地捋着,她的心中难以抑制地升起一股狂喜――她刚刚听到了自己的咳嗽声。支离破碎的咳嗽声难听至极,可是在她耳里却犹如仙乐般动听可喜。

    咳嗽有声,那是不是说明她并没有被完全毒哑?

    钱妍高兴起来,一时觉得汤水拌饭也不是那么难以下咽了。她吃到半饱,觉得实在受不了咽喉处的难受,才放下碗筷来。

    那翠衣丫鬟又机灵地端来漱口之水,服伺可见周到。钱妍心想,既如此,我在院中随便走动,估计也是被许的。

    是不是如此,一验便知。

    钱妍起,刚行至房门,却立时被人拦住了。

    一个青衣儒衫的男子双手成揖状,朝她浅浅一礼。

    钱妍定睛看去,只见对方三十左右,中等材,国字脸,面色偏黑而瘦,目光坚定,神色稳重。对自己行了一礼后,甫一开口便自我介绍道:“夫人,在下江中,是此地拢翠居的管家。夫人若有事,只管吩咐,凡力所能及的,在下必为夫人办置妥当。”

    一番话说得清清楚楚,又滴水不漏。虽说有事只管吩咐,但有些事他同意给你办,是力所能力,不同意办那就恕他是力所不及了。

    钱妍直觉眼前这人似是经过大事面的,起码曾经管理的可不止一个院子那么狭小。这样一个人却被派来做个别院管家,感觉有点怪。

    但她也没表示什么,只是点点头,示意自己要出房门。

    江中便让了开去。

    钱妍出了门。这是她第一次自己走出房门。

    一入眼的,便是一片绿。

    草木扶疏,竹影摇曳,一曲绿色长廊。

    钱妍顺着廊栏,慢慢走开去,她知道背后的管家江中应该在盯着她看,只是她不知道的是,那江中看着她的目光中是些许诧异探究之色。

    此地不愧叫做拢翠居。也不知院主人是出自什么癖好,院中植物大多为绿色不开花的,就算有开花的也不过是细碎的素花。

    钱妍驻足在一片翠影之中。

    这是一片青翠的竹林,部分竹杆有碗口之粗,竹耸天。斑驳破碎的光如洒金一般,打在青草地上,打在院墙上。

    钱妍微微眯起了眼睛,坐在廊栏边上,发呆许久。

    直到那翠衫丫鬟(自称名叫翠袖的)前来唤她吃饭,她才盈盈起

    又吃了一顿不怎么样的饭菜,钱妍皱着眉头放下了碗筷。

    也不是说人厨娘张嫂子菜做得不好,只不过每一样菜她都做得中规中矩,流于样板,于是这菜就既不能像家常菜一般清淡可口,也不是如酒店菜那样味浓料多。

    钱妍小小地咂了一下自己的嘴,她咽喉处的感觉较之中饭时已是好上许多,但口中无味至极。于是,在翠袖出声提示张嫂子晚上须得更新菜谱时,她突然兴致勃勃地拉了翠袖和张嫂子就走。

    一直将两人拉到了院墙边的小竹林里,钱妍连比带划了半天。翠袖终于明白了自家夫人想要干啥。当即禀报管家江中,要了俩手脚麻利的健壮小厮,干脆利落地吩咐他们砍倒一杆夫人钦点的竹子,又按照她的比划,一端从竹节外截断,一端从竹节内锯断,如此取了四五管。又在院中取了芭蕉叶数张,统送至了厨房。

    然后,张嫂从夫人那儿得了一张食材清单,要她在傍晚前备好。

    等钱妍将处理过的竹筒里装了米及各色相应的食材,然后用芭蕉叶塞住开口的一端,在火中烧烤若干时间后,竹香夹着香的气味让一干侍婢仆从都不自觉地停下手中正干的活,朝厨房频频张望起来。

    香喷喷的香竹筒饭呀!快来吃呀!

    钱妍心满意足地放下食箸,她直吃了两个竹筒饭哪,看着那两空空的竹筒,她稍稍觉到了些不好意思,然后在看到翠袖和张嫂眼睛直直地、咽着口水地盯着另三个竹筒饭,她更不好意思了,后知后觉地请她们随便吃,抹干净一张油嘴,开心地回去睡觉的房间了。

    钱妍坐在边,回顾着自己白天的收获。

    在拢翠居内,她果然拥有一定的自由。她可以支使翠袖做些事,甚至自己亲自动手做饭也无人劝阻。但伐竹及使唤两个以上小厮,则需翠袖请示管家江中同意。

    管家江中么……

重要声明:小说《凰凰于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