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前尘往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剪春风 书名:凰凰于飞
    ( )    第三章前尘往事

    钱妍怔怔地望着对方――万贯山庄的庄主,是个女人!

    这与她白天大胆猜测的一般无二,只是没想到,对方竟还是一位如此美艳绝伦的女子。

    只见她年约双十,容色绝艳。乍一见,所有的人眼光必先被她艳若阳的容光所摄,再一看,却无一不被那无底寒渊般的眸子所震慑,结合那冷抿的唇角,上挑的眼角线,整个人透着融融艳光,却又隐着杀伐冷酷。

    若不是她的脸上犹自带着一丝可疑的晕红,钱妍都不敢确定,这个人就是在她昏迷不醒中夺去了自己清白的无耻烂人。

    是的,就是无耻,太无耻了。

    比张如筠还要无耻太多。

    当然,张如筠也有够无耻的。

    前世的钱妍,长得也就小家碧玉型的清秀,但不知怎么的,就是入了人张氏集团总裁张如筠的法眼。先是设计接近讨好做为属下的自己,以图水到渠成般的成就好事。待到被察觉对方真实目的的钱妍婉言相拒后,又试图以死缠烂打达到满足私人**的目的。等再次被严辞拒绝闭门不见后,竟无耻地凭借自财势让钱妍走投无路,想以生计艰难来胁迫钱妍自动送上门去投她怀抱。最终,钱妍还是没有如她所愿。为了维持生计,钱妍不得不拼了命去做那些张如筠无法干扰影响到的低薪兼职工作。而钱妍的穿越,说起来也许应该归结为是“过劳死”造成的。

    钱妍的眼眶慢慢地红了。

    她的前世今生,都逃不过女人的纠缠么?

    钱妍红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女人。那女人也凝注着她,而且目光似乎渐渐冷煞起来。

    但钱妍没有看到。在这一瞬间,她不可抑制地进入了对前世的回忆之中。今世的不堪勾起了前世的另一段辛酸。

    世上就是有着很多这样的人,以强者的姿态或蛮横或轻佻地打乱他人平静安详的生活,过后却还摆出一副痴受伤的模样来控诉你的不识抬举。

    柔弱的眼睫毛再也承受不起泪水的重量,随着轻轻一颤,滚落了新湿的两行。钱妍的视线终于清晰起来,目光所及之处,正是对方正缓慢朝她举起的泛着铁青色的右手掌。

    钱妍此时的心绪可以说是瞬息万变,她立时认识到一个极其残酷的现实。

    那就是,这里是大越朝。不像21世纪,再有财权的人对于杀人多少总是有些顾忌的。而在这里,可以被作为一份“礼物”随意送出的她,也很有可能会被人随意地给“拆”了。

    钱妍全戒备地盯着那只铁青手掌,那姿态就像与狮虎全力对峙的一只幼鼠般,落在强者的眼睛里,倒是有几分可笑的可了。

    钱妍听到对面的那个女子突然扑嗤一声笑了,她浑紧绷了半天的精气神就像突然间断了的弓弦一般萎靡了下来。

    钱妍慢慢抬头。

    便见那对面的艳冷女子轻抬双手,右手在左手中雪白的丝绢上慢条斯理地擦拭着,她的手指白皙修长,纤细却富有力感,仿佛眼下的一切都处于她全然的掌控之中。

    等钱妍领悟到对方正在擦拭的是什么的时候,她的脸腾地红到冒烟,心下却冷到发抖。

    她闪电般想到了先前的三次被压,都是在被人迷晕的状态下进行的。那也就是说对方根本不希望自己看到她的脸,而现如今,她却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只白皙修长的手掌刚才可是非常可怖的铁青色的,钱妍想到这里,子不可抑制地颤抖了起来。

    她今晚所为,太冲动了!

    而那该死一万次的“女客”清朗的笑声再次传来,只见她施施然从上走下,上桃色的绸衣随着她的动作而显出几分飘逸,行走三五步,在一旁的缎面高椅上坐了下来,举止意态甚是闲适。

    那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掌控着他人命运的人才会有的优雅与适意。

    见到对方的穿着,钱妍这才意识到自己竟一直一直的,是子的,慌乱中便使起僵直的腿脚从上爬下,三步并作两步地,奔往后侧的屏风处,胡乱地往着那些她并不习惯的衣裳。穿的过程中,钱妍死命地咬着自己的唇,要用尽全的力气才能让自己忍住不会因为羞耻和愤怒而哭出来。总觉得,如果在那种人面前哭出来的话,自己不如死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也许一个小时,也许才几分钟。当钱妍觉得收拾好了绪,管理好了表,她终于从屏风后面慢慢转了出来。

    一出来,眼睛便盯住了那个女子的脸。

    甫一见她出来,那女子的眼中便闪烁出一丝兴味,待目光掠过钱妍一脸从容赴死的慷慨表,女子眸底的神色简直是兴味盎然了。

    只见她修长的一根食指轻轻掠过自己的下颌,抵在了看起来无比光润滑腻的左颊边,唇角微动,颇含趣味地笑了起来。

    “有趣的小东西……”那女子边自言自语,边含笑看着钱妍听了她的话之后子一颤的有趣反应。

    “猜猜……”女子悠然地交叉住自己纤长的十指,轻轻地托住自个儿线条完美的下巴,以一种观赏的心态注视着小东西强作镇定的表

    她望着她,口中继续慢悠悠地说道:“猜猜,我会如何处理——你呢?”她清凉的声线中带着一丝能引人们下地狱的魅惑之意。

    钱妍听得背脊心一阵发凉,目光飞快地扫过女子的眼眸。那双深沉如渊的眸子里除了一片黑寒,却什么也看不出来。

    人为刀殂,我为鱼

    如今刀笑嘻嘻地在问殂上的鱼:你倒是猜猜,我会如何处理你?

    钱妍再是如何心神不定的慌乱,也知晓了对方有如猫捉老鼠般的玩弄自己的心思。

    不过,只要你还想玩,我就有逃生的可能。哪怕你是秉着要玩死我的决心,我却有竭尽全力求生的本能。

    钱妍终于慢慢停止了颤抖,惨淡一笑,垂眸凄然一句:“此不过玩物,除死之外,任君处置。”

    “……很好。”

重要声明:小说《凰凰于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