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中 情 局 (小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天涯孤鸿 书名:木棉皇后
    上官璟炫担忧地注视着,躺在榻上,一直昏迷不醒、苍白憔悴的上官璟琪,落凤坡一役之中,林劲松手中的剑虽然不知被来自何处的什么东西击中,可是林劲松的血煞掌还是击中了上官璟琪,以至于上官璟琪至今还昏迷不醒。

    这么多年居然不知道林劲松会武功,他真是一直隐藏的极深的老狐狸。

    只是事后,林劲松被那四个黑衣人带走了,目前不知所踪,应该是去了南楚。

    “四哥,要不找冷姑娘来个璟琪瞧瞧,或许冷姑娘会有办法。不然我们这样干着急也不是办法。”上官璟焰风尘仆仆、满面风霜的走了进来,来的榻前看着毫无生气的上官璟琪,犹豫片刻之后还是开口了。

    上官璟炫没有出声,一手在袖底暗自握紧了拳,自己何尝不想见到令自己魂牵梦萦的影儿啊,可是不知道怎么一想到影儿,眼前就会出现落凤坡悬崖前的那最后追魂夺魄的一瞥,冷绝、恨戾。

    还有那义无反顾的纵一跃,那抹如焰的火红,一经想起,无不使自己不寒而栗,直冒冷汗。

    而且那抹火红,还时不时的会和影儿在笔架山山崖那惊鸿般洁白的影相重叠。

    而且,每每这时,自己的耳边就会回想起那句充满了淡漠、指责的话:己所不勿施于人。

    想到夜疏影的疏离和鄙夷。上官璟炫都不敢想象,如果影儿知道这个事的原委之后的反应。

    所以尽管相思入骨,上官璟炫回到京城后,一是因为各项布置处于扫尾收官的关键时刻,二是近乡怯,有些怯然,不知道要任何面对影儿。始终克制自己无边、蚀骨的思念,没有去找夜疏影。

    现在所有的事基本都已尘埃落定。是时候坦然面对了,现在自己不再畏手畏脚了,可以不再顾忌其他的,光明正大的给予影儿想要的。上官璟炫十分有自信,自己绝对可以让影儿成为天下最幸福、荣宠的女人。

    上官璟炫从榻上站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摒弃了所有困扰他的思虑和杂念。决然的说:“好,我现在亲自去接影儿。是时候去接影儿了。”

    站在协和医馆门外,上官璟炫踯躅再三,最后在萧逸白的鼓励下才毅然决然的走进协和医馆的大门。

    陈皮对于上官璟炫一行人的到来,按照冷夫人事先的交代,故作吃惊和惶恐的应对着。

    “这不可能。”听说夜疏影去法轮寺祈福,至今未归,上官璟炫十分惊愕。

    据风云四煞禀告,影儿母女早在好几天前就已经离开法轮寺,回来了。

    这几天因为铲除文民政一伙,以及收拾林劲松的残余势力。人手紧张,将风云四煞抽调去帮忙。

    出现了几天的空当,怎么就出了这么大的乱子。

    影儿,你去了那里,你可不要吓唬四哥啊。你为四哥付出了那么多,现在苦尽甘来了,是四哥好好呵护和回报你的时候了,你可不能不见了。

    上官璟炫不顾一切了冲进后院的房间。

    影儿房间的布置简约、淡宜。幔帐高悬的榻中央,放置那件叠的十分整齐的狐裘披风。

    上官璟炫一个箭步来的榻旁。双手捧起那间自己曾经亲手为影儿披上的披风,惊恐、担忧、彷徨、失落、、各种复杂的绪蜂拥而至。

    夜疏影慵懒的靠在榻上看着手中的一本三国地理志。自从上次见到轩辕无痕都过去两、三天。他只是派人送来一些生活必需品,和一些自己要求的东西。本人可是再也没有露过面。

    把自己软在这里,这算是怎么回事。

    夜疏影很是无奈,扬声对在门外候着的小太监说:“麻烦你,告诉轩辕无痕,我有他感兴趣的事和他谈。今以内来见我,过时不候。”

    轩辕无痕,机会我也给你了,你如果和上官璟焰一样不会把握,那也是与人无尤。

    轩辕无痕站在窗边,眼光迷离的看着暮霭沉沉、不知所处的远方,一萧索的听着太监的禀告这几天关于夜疏影的事。

    “她要求奴才全部给她跟换成男装。然后又要了一些纸张。这两天,除了休息,其他时候除了翻阅书籍,就是在写写画画。”

    “她都写写画画些什么。”轩辕无痕听了小太监的禀告,转问道。

    “奴才不知。她平时一般有要求的时候,才召唤奴才。不然不许奴才进屋。她说她最讨厌被人监视的感觉。”小太监一五一十的汇报着。

    “知不知道,她都看些什么书籍。”轩辕无痕嘴角泛出一丝浅浅的几乎察觉不到的笑意。

    “其他的奴才不知道,只是一本三国地理志,奴才无意中看到了。”小太监仔细的回答着。

    “那皇上,今晚您去不去寝宫。她可是说了,只限今晚,过时不候。”想到那姑娘说这话时的冷冽人的气势,小太监不由自主的再次提醒着。

    轩辕无痕,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朝小太监挥了挥手。小太监识趣的退下了。

    小太监刚出去,青龙就行色匆匆的进来了,朝轩辕无痕抱了抱拳。摇着头说:“毫无头绪,根本查不到。冷姑娘的份太诡异。林飞燕终年黑纱覆面,只有一个从小照顾她长大的侍婢见过她的庐山真面目。那个侍婢就是先冷姑娘跌落悬崖的那个女子。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冷姑娘和冷夫人绝对不是亲母女,目前冷夫人人在西秦。”

    听了青龙的禀告,轩辕无痕眉头深锁:“其他方面有什么动静。”

    “西秦的先行部队已经集结好,准备出发了。北齐还没有举动。上官璟炫在忙着清理内患。另外,那边传来一个消息,目前三国迅速崛起一个叫中局的组织,行事怪异、诡秘,气势直威震三国的踏雪阁。”青龙的快速的报告着。语气里透出急切。

    “中局?!为首的是什么样的人,查得到吗?”轩辕无痕神色猛地变得晦暗和凌厉,语气多了几分厉然。

    青龙有些惊愕的看着,绪有些莫名的起伏、波动的轩辕无痕,摇了摇头,有些不解、无奈和愧然:“比踏雪阁的踏雪公子还要神秘莫测,目前是男是女都还不知道。”

    “抓紧查,密切注意他们的动向。同时密切注意北齐和西秦的动向,尤其是北齐的。”轩辕无痕细致的吩咐着:“特别是这个冷清浅,一定要抓紧查清楚,揭开她神秘的面纱,看看她上到底藏匿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轩辕无痕说这番话时,眼光有些迷离。

    夜疏影沐浴之后,从隐匿于书架之后的浴池出来,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为了配合男装,夜疏影已经将长发给剪短了。

    不过对于以前留短发的夜疏影来说还是蛮长的。

    看着窗外散发着清辉莹润柔光的明月,夜疏影有一丝丝百无聊赖。信步走到放置古琴的几案旁坐下。第一次信手拨弄起来。

    以前夜疏影虽然会弹古琴,但是并不太擅长,她最为擅长的还是钢琴。

    因此这些天以来她都没有碰这张古琴,今晚不知怎么的,自己竟然很想拨弄这张古琴,很想宣泄一下。

    一阵摆弄只后,夜疏影凝神静气,白皙修长的双手,在琴弦上飞快的弹奏起来,幽远、缠绵、似惊鸥、若翩鸿的琴音飞泻出来,琴声随寒风穿遏窗棂直飞出阁。

    夜疏影自顾自的弹奏着,直至轩辕无痕欣长伟岸的影出现在门口,夜疏影才慢慢收手,手指轻轻的按着琴弦,任余音轻柔、渐渐弥散、隐没。

    平淡如风的看着一萧煞、凛寒的伫立在自己面前的轩辕无痕。

    ------题外话------

    各位亲的们,真的很抱歉,孤鸿因为心具疲,病倒了。

    医生说至少要吊三到五天水。

    所以真的是万分抱歉,这几天可能会更新的少一点。

    但是孤鸿会尽量做到不断更。

    请亲的们见谅。

    再次由衷的感谢每一位支持和关注《木棉皇后》的朋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木棉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