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如果有天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天涯孤鸿 书名:木棉皇后
    看着夜疏影直、坚毅的影,傲然无痕的从自己边飘然掠过,和自己擦肩而过,上官璟焰、南宫傲风等人彼此对视一眼,心里不约而同的泛出一种莫名的狐疑:这是从傻子嘴里说出的话吗!?这是一个傻子所能够说出的话吗!?一个傻子,怎么可能有如此深刻的思想和认知吗!?

    但是随着夜疏影的影消失在凤撵上,南楚使臣和凤撵的缓缓离去,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取代了这份狐疑和揣测,使他们都没有往下细想、深思。

    所以往往一生的错过,就在短短的一瞬之间。从此天涯殊途、形同陌路。

    夜色掩映下的交泰,依旧庄严肃穆、恢弘磅礴。一切的罪恶和肮脏依旧被这黑夜掩饰的干干净净。

    偌大的寝里,各式的衣衫散落一地,巨大的描金雕花大,各式垂幔纱帐摇曳飘扬,上,两具躯体狂乱的交织纠缠着。

    男子粗重的喘息声在静寂的黑夜里显得格外明晰,女子更是肆无忌惮,毫不顾忌的发出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叫和哼吟

    满室光旖旎,弥漫着浓浓的令人窒息的靡乱之气。

    女子的叫喊声。刺激着男子,更加卖力的动作。两人在充分享受着这份高涨的欢愉。没有想到此刻的寝之中已经不止他们两个人了。

    处在下的女子,首先感觉到了异样,猛地张开因为忘的陶醉而紧眯的双眼。一道伫立在边伟岸的黑影,犹如黑暗的索命修罗一般。女子惊吓的不轻,瞬即摇动着还在她上狂野的运动的男子的肩头。用力的想将男子从自己上推下去。好让自己看的更为清楚一些,也好了解是个什么状况。

    男子正在兴致高昂之际,感觉不到下人的配合,反而好像要被猛力的推开。,男子很不乐意,低吼了一声,抓住了下那两只手臂,用劲的拽离自己下,分放在两人的侧。使劲的压着。然后惩罚似的狂力的朝下的人做着活塞式的运动。巨大的冲击,使女子不惊叫出声。

    感觉到了榻旁那道黑影上散发出的凌厉、冷酷、绝煞的催魂夺命的死亡的气息。女子不打了个寒战,一个运力,将上的男子震到了一边。

    男子开始还很茫然,以为是女子和自己玩的花样:“小母狗,又给朕带来什么惊奇啊。朕很期待哦、、、”正准备再次欺上前时,也看见了榻边的黑影。不觉得惊悚万分。

    刚想要叫,上的某个道被一股气流击了一下,顿时浑疲软,口不能言,呆呆的斜瘫在榻上。惊讶的看着和自己状况一样的边的女子。恐慌的等待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那个人影抬手一挥,锦绢落下,硕大的夜明珠将整个寝照的明亮通透。

    适应了突如其来的光亮,男子勉强睁开眼睛,看着榻旁的三个不速之客。不可置信,惊恐万状的瞪大了双眼,嘴巴也不张得老大。机械的动着嘴,但是没有能够发出一点点声音。

    女子也看清楚了那道修罗般的冷绝坚毅影的容貌,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惊慌,但是更多的是鄙视和不屑。不知死活。我待会会要你死的很那看的。

    女子暗自开始运功,想要冲开被制的道。好采取相关行动。

    “你不必徒劳了。我的点手法你是冲不开的。”一个冷洌如万年寒冰,森如地狱幽灵的声音,森森的传出。随即两道气流击中了两人其中的一个道,两人可以出声说话了。

    男子立刻准备扬声呼叫。开没来得及开口,森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说,我可能会给你们求救的机会吗。”

    看着男子半信半疑的在犹豫,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不信你尽可以一试。”

    男子思虑片刻,放弃了呼叫的想法,怯懦、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发出森冰冷声音,那个影,艰难的低声说:“阿痕,是你吗。”

    轩辕无痕没有搭腔,肃然的站在榻旁,漠然的看着榻上衣不蔽体、狼狈不堪的两个人。对于两人的赤果熟视无睹。自顾自的抽出手中的一把透着幽光,森寒的宝剑,端详着。浑散发出无形的压迫之气,使整个寝的空气都变得涩重、压抑不堪。

    感觉到迎面而来的煞气和压迫。轩辕平和下意识的想往后退,可是道被制,浑酸软无力。

    “你不能这样对朕。朕可是你的父王。”轩辕平和看着轩辕无痕手中寒光曜曜,煞凉咄人的宝剑,苍白无力的做着强弩之末。

    “你可也是阿霜和阿雪的父王,你又是怎么对她们的。你又是怎么对我的。虎毒尚不食子。”轩辕无痕一字一句犹如催命的丧钟。

    看着自己的儿子神残酷凌烈的用寒光人的宝剑直指着自己,轩辕平和感到蚀骨的恐慌。因为长期荒无度的生活而变得晦暗浑浊的青白浮肿的眼睛里流露出垂死、无语的挣扎。

    想要申辩和求饶,张了张嘴,只发出呶呶的嘟哝:“我是你父王,你不能杀父弑君,否则天理不容。”想到自己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连他自己都觉得苍白无力。

    “哼,不要和我讲天理,如果真的有天理,早在你将这把宝剑刺进我母后的口,亲手杀死了为了你,不顾师门的阻挠,罔闻亲人的劝告。一直默默的、无怨无悔的支持你,帮助你扫除障碍,协助你顺利登基,和你一同平定、治理江山的结发妻子之时,老天就应该收了你。”

    “如果有天理,早在你置人伦纲常于不顾,肆意凌虐阿霜和阿雪时,老天就应该灭了你。”

    轩辕无痕冷凌寒绝的话语,一字一句的敲击在轩辕平和的心头,尘封多年的往事,一幕一幕浮现出来。一幅幅画面使他原本已经麻木、糜烂的心好像有了一点点龟裂。刚刚升起的一丝丝悔意和惭愧,还没有成型,随即被一股强大的黑暗吞噬。

    轩辕平和瞪着虚脬突出的双眼,狠厉歹毒的嚎叫着:“你这个逆子,早知道你如此忤逆不孝,当就应该将你一同斩杀。省的你今出来祸害,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举。枉费当年你的母后还为你拼死哀求朕饶你命。”说到这里,轩辕平和勉强转侧的刀依媚愤愤不平的说:“这个逆子,当你真的不该为他求。早在当年就应该将他和那个人一同斩杀、、、”

    “噼、啪”轩辕平和话还没有说完,就挨了两个大嘴巴。打的他两眼金星乱冒。耳朵嗡嗡作响。

    轩辕无痕收回手,用丝绢使劲的擦拭着自己的手,好像刚才接触到了无比肮脏的东西:“母后!!拼死哀求!!!我的母后是寒凤至,早在十六年前就被她视之比自己生命还珍贵的丈夫亲手杀死了,这个女人连给我母后提鞋我都觉得肮脏不堪。”

    轩辕无痕的冷冽漠然的话语使轩辕平和与刀依媚觉得不寒而栗。刀依媚疑惑不解、心有不甘的一言不发的瞪视着威严凌然的轩辕平和,拼命掩饰着内心渐渐升腾的惧意。

    “你这个不知好歹的逆子,你居然对朕动手,你最好马上放了朕,朕可以考虑既往不咎。否则、、、”轩辕平和吐出从中涌出的鲜血,歇斯底里的咆哮着,掩饰着他的惧怕和外强中干。

    “否则怎么样??”轩辕无痕冷笑着。透心的寒凉萦绕在整个寝。轩辕平和和刀依媚感觉喘不过气来的压抑。

    “否则,否则、、这次朕再也不会手下留、养虎为患了,朕一定会送你去见寒凤至那个人的。”轩辕平和被轩辕无痕的凌厉和霸气,压迫的气势低迷,可是一贯高高在上的骄傲,不许他退缩,明明知道是徒劳,依旧盛气凌人的嚎叫着。

    “那你就打消这个念头,死了这条心吧。你没有这个机会了。因为我这次回来,就是要亲手将这柄宝剑刺进你的膛,看看你的心到底是红还是黑。是要亲自送你下地狱的。是该你们为我母后偿命的时候了”轩辕无痕一字一句悠然清冷的说着。

    可是在轩辕平和以及刀依媚听来,犹如地狱催魂的丧钟。

    坐在豪华奢靡的凤撵上,夜疏影揭开刚才盖在她头上的绣着龙凤呈祥图案的大红盖头,从怀里掏出《药王神篇》,从里面取出一幅三国的地形图,仔细的看着,思索着。

    和亲倒是为自己提供了一个极佳的离开北齐的机会。只是怎样救罗漫,自己怎么安全脱。以及东方桀会有什么样的计划,如果东方桀要有所行动的话,会在什么地方动手得要好好想想。

    最后夜疏影的目光停留在了北齐和南楚交界的一个叫落凤的地方,长久的没有移开。心里计划着盘算着。

    凤撵飞快的往前疾驰,透过窗帘的缝隙,夜疏影看着北齐着尚未熟悉的景致,迅速的往后消退,渐行渐远。想到自己迷雾掩映的前路。想着自己难卜的未来。心中尽然有了一丝感慨和惆怅。

    天生的淡然,使夜疏影经过一个深深的呼吸就一切释然了,无论前路任何,总之要坚定的走下去。要走的精彩、要走的潇洒、要走的对得起自己。这样才不枉自己再世为人。

    刀依媚惊悚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些东西。曾几何时,这些可是满足她无比的嗜好的最,只是自己只限于观摩。真真要亲领略,还是无比惧怕的。更何况,这些东西除了马和狗以外,居然还有一头象,虽然好像还是幼年,可是那因为药力的缘故,早已经昂扬的巨大,使刀依媚毛骨悚然。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木棉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