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联 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天涯孤鸿 书名:木棉皇后
    入夜,一轮圆月高悬天边,幽冷的清辉洒满堂皇富丽、溢彩流金的皇宫的每一个角落。

    节次鳞比、巍峨跌宕,面面环抱,道道萦纡,檐牙高啄、斗角悬泓的堂被衬托的雄浑壮观、庄严肃穆。

    通往金銮的汉白玉雕砌的宫道上,铺上了火红的贡尼地毯。一直伸到金銮门口。

    上官璟炫今晚在金銮的偏宴请南楚的使臣。南楚的仁王——轩辕平仁。

    内装饰得堆金砌玉,奢华非凡。金色的盘龙衔珠柱子支撑起高挑的飞檐,上面镶嵌着碗口大小的夜明珠,照耀的整个大熠熠生。乌檀木横梁上雕绘着生动的飞凤彩绘。悬挂着各式描龙绣凤的轻纱缎幔。

    正面的高台上摆着金灿灿的龙案,在夜明珠的映照下,流光闪彩。

    上官璟炫头上戴着束发流冕紫金冠,穿一件紫金团龙镶朝袍,衣襟、领口、袖口下摆都走了貂鼠毛。腰间束着金丝攒花结长穗宫绦。有一些疏懒的坐在龙案后面的坐塌上。

    上官璟炫满脑子里想夜疏影清冷疏离的影。想着与夜疏影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想着夜疏影的一颦一笑,想着夜疏影的一言一语。

    心不在焉的与南楚的仁王,有一句每一句的,进行着极具外交辞令的交谈,幸好有上官璟焰和南宫傲风从旁兜圆。一切显得庄重、和谐。

    底下群臣,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索然无味,却又正经八百的官方宴请了,自顾自的饮着美酒,品着美食,偶尔谨慎回应,有时私下低语。

    在宴席接近尾声时,上官璟炫才收敛心神,看是无意实则有意的,将话题引到了与西秦有关的事上面。

    “仁王,朕听闻仁王,不喜朝政,只山水。遍游三国。朕有一个问题要请教。”上官璟炫端起玉盏,朝坐在主客位置的南楚仁王轩辕平仁,隔空一举。

    “炫帝客气了,请教不敢当,请讲。”轩辕平仁客气尊敬地端起玉盏,回敬说。

    “仁王游历三国,不知在你心中,西秦的山水风貌,与我北齐相比有何不同。”上官璟炫平淡的问着。

    轩辕平仁沉思了片刻,抬头看着上官璟炫说:“在下个人认为,北齐的山水粗犷豪迈、大气磅礴。西秦的山水辽阔无垠、跌宕起伏。两者各具特色,各有所长。”

    “那仁王更钟哪个呢。”上官璟炫追问着。

    “美不美家乡水,要说到最钟,对于本王来说,当然是我南楚细致婉约、钟灵毓秀的山山水水。”轩辕平仁意味深长的说。

    “是啊,南楚的婉约毓秀孕育了南楚的富庶和强大。西秦的辽阔和跌宕使西秦显得无比霸气。反观我北齐因为资源的乏匮,条件的恶劣,使得我北齐国力一直在三国之中处于末弱。朕还希望仰仗南楚不吝支持啊。”上官璟炫也意味深长的示弱说。

    三国之中西秦方面已经蠢蠢动,南楚虽然是三国中国力最强的,但是据传近年来南楚国君轩辕平和荒无度,以致南楚国运大不如前,有着明显颓废的趋势。作为南楚的仁王,轩辕平和的兄长,应该不会坐视不理的。

    对于西秦的渐强大,以及其的野心勃勃,南楚方面应该不会放任自流的,至少轩辕平仁应不会放任自流。

    因此在北齐目前的况下,如果能与南楚联手,对于西秦方面多少可以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

    上官璟炫一边与轩辕平仁应酬着,一边在思索着。

    夜疏影回到焰王府,已经不早了,罗漫的脖子因为对夜疏影的祈盼,足足长长了一寸多。看到夜疏影,就如同见到亲人解放军般的扑了上来。

    夜疏影进行一番安抚后,询问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况,得到否定的回答后,夜疏影才正色说:“漫姨,你把我上次要你保管的那块刻有莲子的玉佩,给我吧,我今晚可能会用到。”

    “影儿这么晚了,你还要出去啊!”罗漫十分担忧的问。

    “不出去,只是可能会有人来。”夜疏影看着罗漫担忧万分,却又极力隐忍的样子,心里觉得温涌动。要快点实施自己的计划,是罗漫早摆脱这种担惊受怕的子。

    “好,漫姨就去拿给你。”听夜疏影说不出去了,罗漫安心万分的答应着,轻快的去拿玉佩去了。

    夜疏影接过玉佩,然后对罗漫说:“漫姨,等会你早点休息。”

    “好,影儿,你饿不饿,要不要漫姨去给你,弄点吃的。”罗漫爽快的点头答应。然后又关切的问。

    “我不饿,只想沐浴。”夜疏影摇摇头。今天在壶天居吃的太多了。

    夜疏影沐浴好之后,打发罗漫去休息,然后打开一扇窗户,抱膝坐在窗前的椅子上,将头靠在膝盖上,埋在臂弯里。默默的思索着。静静的等待着一个人的到来。

    上官璟焰,机会已经给你了,把握得住不,就看你的了。

    结束晚宴,送走轩辕平仁,上官璟炫一行快速回到御书房,他没想到,轩辕平仁会在宴会上提出两国联姻的事,这让他们都始料不及。本来还在想,怎么才能和南楚联手呢。

    联姻无疑是最快捷、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只是南楚皇室近年来可以说是声名狼藉。传闻南楚的和帝轩辕平和自从新立了一个拝矣女子为后以后,变得极其荒无度,还特别喜好看观看人兽杂交。不仅自己观看,还不时协同大臣一同欣赏。

    仁王轩辕平仁也是因为久劝无效,失望之极才无奈、心伤的寄于山水。

    虽说只是传闻,可是空来风未必无因。凡事无风不起浪。

    尽管这次联姻的对象不是和帝轩辕平和,而是轩辕平和的儿子大皇子轩辕无痕。可是一想到那些传闻,上官璟炫就觉得,如果真的答应联姻,就好像是把上官璟琪送入虎口、狼窝似的。心中有万般的不忍和不舍。

    可是北齐只有上官璟琪这么一个公主啊。

    再有关于这个轩辕无痕,他们实在是知之甚少。只知道因为小时候,俊秀无比的面部,因为其生母轩辕平和的第一任皇后步练裳的宫失火,而受损,变的奇丑无比。而其生母皇后步练裳,也因为为救轩辕无痕而香消玉殒。

    因为面部被毁,加上母后为他而逝,轩辕无痕变的暴戾不羁。从小就手段无比残忍,使得整个后宫谈之色变。视之为洪水猛兽。后来听说是被高人带走,又听说是太过于血腥残暴,被轩辕平和关了起来,不见天。总之是众说纷纭。

    不管传闻是真是假,尽管联姻是和南楚联手,对付野心勃勃的西秦的最好办法、最佳途径,上官璟炫都一万二千个不愿意用上官璟琪去和亲,可是轩辕平仁已经提了出来,自己这么好拒绝呢。又怎么能拒绝呢。

    而且现在又是北齐有求于南楚。虽然自己刚才,以是要仔细考虑一下为借口,暂时搪塞过去了,可是估计也就一两天的事,因为轩辕平仁明确表示:要等候明确地答复才会南楚复命的。

    还没等上官璟炫他们坐定,上官璟琪如一阵风一样冲进了御书房,八两在后面跟着喊:“公主,不可鲁莽,皇上在有事、、、”

    “皇兄,我不嫁,我不去南楚,我不想离开皇兄。”上官璟琪一进来就扑到上官璟炫怀里,跪在上官璟炫跟前,哭得梨花带雨,凄惨不已。

    上官璟炫朝不知所措的八两挥了挥手,然后拍着上官璟琪的后背,轻言细语的安抚着上官璟琪。

    “皇兄会想办法的。”上官璟炫有些无奈的说,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话苍白无力。

    上官璟琪抬头,用婆娑朦朦的泪眼看着上官璟炫说:“皇兄,你说的是真的吗,不要糊弄我,不过,皇兄如果一定要我嫁给那个丑陋凶残的轩辕无痕,那就、、”说到这,上官璟琪停顿了一下。才有一字一句的说:“那就抬着我的尸体去南楚吧。”

    说完推开上官璟炫,站起来转,跑了出去。

    南宫傲风想要追出去,被上官璟炫拦住了:“算了,我们还是商量一下怎么回复轩辕平仁吧。”

    “要是冷清浅在就好了。”南宫傲风不经意的冒出了这么一句话。话一出口,连他自己都大吃一惊。

    “是啊,四哥我觉得傲风说的有道理,毕竟我们是当局者迷吗。或许冷姑娘能有什么奇思妙想也说不定。” 萧逸白在一旁轻声说。其实一开始自己就想到了影儿,影儿的足智多谋。可是自己不敢说,只能默默放在心里。

    “好吧,只是不知道她这次又会要什么。”上官璟炫想到夜疏影,脸上眼底布满了沉溺和温,其中还是夹杂着一份无奈和寂寥。

    “还不是狮子大开口,要钱,她整个就是一个财迷。”南宫傲风愤愤的说。

    “还是不要了,我们还是先自己想想办法吧,不然显得我们我们太窝囊了。”上官璟焰眉头紧锁着说。

    自从下午在壶天居听了夜疏影:敌人的敌人可以做朋友、、、、那一番话,整个这一晚上,上官璟焰都觉得思绪不宁。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堵着一样。

    还有从冷清浅的上,自己竟然看到那个奇特姑娘的影子,竟然联想到那个傻子。更使上官璟焰觉得纷扰不堪。

    ------题外话------

    对不起各位亲的们。

    昨夜误点,结果错传了。

    万分抱歉,请大家见谅。

    由衷的感谢大家的阅读和收藏。

    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木棉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