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敌人的敌人可做朋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天涯孤鸿 书名:木棉皇后
    “你这次怎么怎么聪明。”夜疏影看着南宫傲风那幸灾乐祸的样子揶揄的说。

    “我当然不只送东方桀那么一点”礼物“,那也太对不起那一桌子美食了。”夜疏影柔柔的说着:“另外,我还本着一个医者的忧心仁术。送了他一份小礼物。”夜疏影的上散发出洌冽的气势。不光是南宫傲风觉得寒飕飕的,其他人都觉得有点寒飕飕的。

    只是上官璟焰听到“一个医者”,这几个字时,心里一惊。怔怔地瞪视夜疏影,刚刚整理好的思绪一下子有纷乱了。

    “什么礼物,可不可以透露一点。”南宫傲风好奇的问。

    “是啊。影儿,什么礼物。”上官璟炫也有一点好奇的问。夜疏影平静的看着一脸好奇的几个人:“你们都想知道吗,不后悔。”

    看着几个人狐疑的点头,夜疏影柔柔的说:“作为一个医者,我怕他不知自制,到时候,铁棒真的磨成绣花针就不好了,所以,我要他的”武器“暂时偃旗息鼓。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休养生息半年而已。”

    夜疏影云淡风轻的说着,没有理会听的人集体石化的无比尴尬。上官璟炫狐疑的看着夜疏影,满脸的不可置信,冰清玉洁、出尘脱俗的影儿,怎么会一再说出这么出格的话呢。

    上官璟焰更加觉得,夜疏影和那个傻子有的一拼了。心绪更加凌乱了。

    萧逸白目光复杂的看着夜疏影,影儿你一再口无遮拦难道是、、、、,想到这,萧逸白立刻收敛心神,不可能,不能自己再给自己什么希翼了,不然到时候的失落会痛彻心扉的。

    南宫傲风听了嘴角直抽抽,这是他见过的第二个这么口无遮拦的人,这么敢说的人。

    上官璟炫一言不发,充满疑虑和不解的盯着淡然出尘的夜疏影。

    “哦,那个,璟焰,上次马可思去找那个傻子的麻烦的事,后来怎么样了。”南宫傲风想打破这尴尬、怪异、让人透不过气的氛围。无意中找了一个这么样的话题,可能是因为,那个傻子说出的话也十分彪悍吧。

    “哼,还能怎么样,我了可思的足。”上官璟焰看着神有些黯然的上官璟炫,也想打破这种压抑的氛围。自然的接过话题。

    再看看那个始作俑者,却淡然随意的喝着茶,没有一丝不妥。好像那几句直白的话语,不是从她嘴里说出来似的。

    “我是问,马可思找那个傻子什么麻烦没有。”南宫傲风的话勉强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总算没有再纠结在那个令人无比尴尬的气氛里了。

    “什么好没有讨着,反而使我们跟着被一个傻子耻笑了一通。”上官璟焰将当天的况大致讲述了一遍。

    南宫傲风听到“狗咬了你,你找狗咬回来”时,就笑喷了,当听到“你们大胆去吧,不用给影儿面子的”时,更加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只是竖起自己右手的大拇哥。不停的比划着。

    自己确实不是刻意为之,但是希望自己的举动可以是师兄忘记刚才的不快。

    “璟焰,这个林疏影,你就这么一直关着吗,还是有什么别的打算,特别是以后,你要这么安排她。”萧逸白想到那一抹与夜疏影同样纤细的影,不问道。

    夜疏影开始一直在随意翻着书,品着茶,听着上官璟焰讲述自己的光辉事迹。听到萧逸白的话,依旧随意的翻着书。不过却认真听了起来。

    “目前只能是先关着,至于以后,到时候再说吧!如果可能,我不希望太为难她。她也蛮可怜的。”上官璟焰冷淡的说着。他自己都不知道向来冷血的他怎么会同她,同林劲松的女儿。

    不错,还有恻隐之心,夜疏影对上官璟焰的好感,又加了一分。

    “有没有搞错,璟焰,我们的冷血战神,居然会怜悯敌人的女儿。”南宫傲风不屑的叫着。

    “我觉得璟焰的话有道理,那个傻子是可怜,同样是女儿,她的待遇和林飞燕可是有着天差地别的。林劲松可能也从来没有把她当过女儿,甚至是人看吧。”萧逸白冷静的说着。

    上官璟炫没有说什么,看见夜疏影听了萧逸白的话,难得的抬起了头,忙说:“影儿,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影儿的看法向来独到,听听她的看法。

    夜疏影听了上官璟炫的询问,看了看上官璟炫,又看了看上官璟焰。沉默了片刻,心里做了一个决定,现在自己麻烦多多,特别是东方桀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林飞燕那边一定也是蠢蠢动。是时候可以给他们一个机会了,看他们能不能把握了。

    夜疏影幽幽的开口平静的说:“林疏影为什么是傻子啊。她是傻子吗?!”

    夜疏影的话一出口,几个人都楞住了。这是什么问题,不过好像确实不知道,暗卫的调查只是说,从小就痴痴傻傻。因此,大家都没有在意。

    至于是不是傻子,这样的是不用质疑的,他们都亲眼目睹过。

    夜疏影看着自己的话竟然没有引起他们任何人的重视,心里颇为无奈。

    “她那样如果都不算傻子,那就没有傻子了。再说管她为什么会是傻子,反正就是一个傻子,还能怎么样。难道还有的治不成。”南宫傲风的话语里有浓浓的不屑。

    夜疏影没有理会,南宫傲风只是看着上官璟焰的反应,看到上官璟焰对自己的话也是不置可否。

    夜疏影思索片刻,直视着上官璟焰接着说:“我听说过一句话,不知道你们对这句话有什么看法。”

    “影儿是什么话。”上官璟炫有些迟疑的看着夜疏影说,“说来听听。”影儿,你可别再语出惊人啊。你刚才的话,可不是一个姑娘家能随便说出来的,不过影儿确实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子。

    夜疏影没有看上官璟炫,而是对视着上官璟焰鹰隼般冷飒、果决的眼眸淡淡地说:“敌人的敌人,可做朋友。”夜疏影说完停顿了片刻才接着视着上官璟焰说:“不知道,焰王你有什么看法。 ”

    “还能有什么看法,就算林疏影和林劲松是敌对的又能怎么样,你还指望一个傻子能有什么作为,你怕真的是要她去咬林劲松哦。”没等上官璟焰说话,南宫傲风抢先发表自己的观点,“再说,那个傻子,对林劲松再怎么敌视,可是他们毕竟是父女啊。”

    “就算是她把林劲松当敌人,又能怎么样呢,再怎么说她也就是一个冒着傻气的傻子。能有什么作为。”南宫傲风看到大家都沉思不语,又补充强调着。

    上官璟炫默默的听着,没有说什么,他的心思根本没有在这个什么,只是看见夜疏影一直看着上官璟焰,没有看自己,心里有一丝不快,不过随即又自我释然了,毕竟在讨论林疏影的事,是和七弟有着直接关系的。

    夜疏影听了南宫傲风的话,看着上官璟焰沉思着,没有说话,夜疏影冷然的说:“傻气人皆有之,巧妙各有不同,这件事,可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

    说完夜疏影随即转对上官璟炫说:“四哥,不早了,我告辞了。”

    上官璟焰,我已经言尽于此了,我们能不能成为合作伙伴,你值不值得我和你合作,就看你的了。

    上官璟炫听了夜疏影要走,没有再想夜疏影刚才那句极富深意的话。心中只有万分的不舍,本来想亲自送夜疏影回去,可是想到晚上自己有事,只能万般不舍的柔柔的说:“影儿,四哥担心东方桀会对你不轨,可是四哥今晚有事,走不开,我安排暗卫送你回去,一路小心,这几天没什么事的话,最好别出门。”

    “好,多谢四哥。不过真要是有什么事,躲是躲不过的。”夜疏影没有拒绝,只说了一句颇有深意的话,让他们去想吧。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那个眼睛受伤的人不知道现在的况怎么样了。冷夫人怎么样了。自己得赶快去瞧瞧。

    上官璟焰和上官璟炫今晚在宫里有事,应该会很晚才回会焰王府。自己晚一点回去等他就可以了,再说上官璟焰会不会明白自己的暗示,还在两可之间。

    上官璟炫看着夜疏影果决的背影,心里颇是酸楚、无奈。影儿什么时候,你不再给四哥这么一个冷绝的背影啊。

    唯一对你来说是那么重要吗,以至于你都自甘自毁形象,不惜说一些口无遮拦的话语。你是故意这么做来搪塞四哥的吗?

    上官璟炫想到夜疏影今天的那些,连一个青楼女子都不会说出口的话语,心里惆怅万分。他觉得夜疏影是在刻意与他拉开距离。

    夜疏影回到协和医馆,迅速往后院冷夫人的房间走去。一进门就看见上躺着那个眼睛受伤的男子,冷夫人和那个英姿飒爽的女子在抱头唏嘘。

    冷夫人看见夜疏影进来,忙起激动的说:“云若、云逸,这位就是娘的救命恩人。”

    冷云若看清楚了是夜疏影,先是大吃一惊,随后也就明白了,那个小布条是怎么来的了。

    又听了自己母亲的介绍,对夜疏影是无比的敬佩、崇敬和感激,迅速站起来,快速上前一步,朝夜疏影跪了下去:“姑娘救我们母亲的大恩大德,我们兄妹是在无以为报。请受云若一拜。”说着朝夜疏影重重的磕了一个头响头。

    上那个眼睛受伤的男子,也不顾痛苦想要挣扎着起来。

    夜疏影侧让过冷云若的跪拜,扶起正准备磕第二个响头的冷云若,淡然的说:“你别这么多礼。”

    然后指着想要挣扎着下的男子对冷夫人说:“夫人,别让他起来。他眼睛伤的很厉害,等下我来看看他的眼睛。”

    冷夫人连忙阻止冷云逸,心里如释重负,如果影儿出手的话,自己儿子的眼睛应该可以保住了。

    夜疏影放开冷云若,走到边在冷夫人让出的位置上坐下,然后开始为冷云逸搭脉。把了一会脉之后,夜疏影又翻看了冷云逸眼底的况,果决的对冷夫人说:“夫人您先给我准备笔墨和银针。”

    夜疏影放下冷云逸的手腕,走到桌前,提起冷夫人准备好的笔,快速的在纸上写着:蟾酥、斑蝥、金钱白花蛇蛰虫、绵马贯众、蜈蚣水蛭甘遂、雄黄、全蝎。各50钱。

    写好之后,递给冷夫人,交代说:“夫人马上按上面写的准备,我施针之后,要马上给他用这些做药浴。”

    冷夫人看着这些全是有毒的要,虽然担忧,但是还是爽洁的答应了,她对夜疏影充满了信任。

    夜疏影看着冷云若交代着:“你的内功应该还可以吧,待会药浴时,需要你运功帮助你哥哥,促使他体里的毒尽快的排出。”

    交代完夜疏影看见冷夫人无比担忧的神,补了一句:“放心,我不会让他的眼睛有事的。”

    说完夜疏影走到前,开始为冷云逸施针,施针之后又是药浴。然后又是施针,忙活了一个多时辰后。夜疏影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收起针,为冷云逸盖好被子,再为昏睡的冷云逸把了一下脉。释然的对冷夫人和冷云若说:“好了,放心吧,他睡一晚,明天一早醒来就没事了。”

    冷夫人感激的看一脸疲惫的夜疏影,激动的说:“影儿,太谢谢你了,我去给你弄点吃的,你吃了,再沐浴,然后早点休息吧,这两天,你真是太辛苦了。”

    冷云若听夜疏影说,哥哥的眼睛没事了,感激的又要下跪,被夜疏影阻止了:“你要是这么见外,我可不高兴了。”

    冷云若听了夜疏影的话,没有在坚持下跪,只是感激的不断地说:“谢谢你,谢谢。”

    夜疏影站起,将银针包递给冷夫人,对她说:“夫人,我今晚还有事,我先走了。明天我再抽空过来。你们自己要小心、注意。”

    夜疏影说完,朝冷夫人和冷云若点点头,翩然而去。

    ------题外话------

    因为孤鸿明天有事要出去,所以今天提前发了明天的。

    感谢各位的支持与关注,谢谢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木棉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