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魅 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天涯孤鸿 书名:木棉皇后
    “皇兄,你今天也来赏梅吗。你看哪株梅花最好看。”上官璟琪的询问,使上官璟炫收回了目光和手臂。还有思绪。

    “是啊。皇兄今天事不多,就到梅园来赏梅,却没想到寻到了两朵,比这报枝要明艳百倍的解语花。”上官璟炫温柔的说着,眼睛意味深长的看着文花织。

    “皇兄你好坏,居然那我开心。”上官璟琪用小粉拳轻轻敲打着上官璟炫。

    文花织则是羞的将头低下,但还是不时的偷偷抬头,无比柔地看一眼上官璟炫 ,马上又把头低下。

    “璟琪,逸白和傲风在御书房,你去看他们忙完了了没有,忙完了你就叫他们过来,我们好久没有一起把酒言欢了。我们就当为你接风好吗!”上官璟炫想把上官璟琪支走。

    “好啊”上官璟琪爽快的答应了。准备要走,转看看文花织,“那皇兄花织表妹就交给你了。你的要送她会慈宁宫。”

    说完,不等上官璟炫答应,就飞快的跑了。皇兄来梅园,亲近文花织、还把自己支走一定是有深意的,自己虽然帮不上皇兄什么忙,但是总可以不给皇兄拖后腿。

    皇兄能看上文花织,自己是绝对不相信的。

    不过那个冷清浅自己也不喜欢,虽然风华绝代、才绝世,但是太傲气了,不仅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好像连皇兄也没被她当一回事。

    再说冷清浅太光彩夺目了,所到之处,遮盖了其他所有人的光芒。就连自己都是暗淡无光的,这是自己最难以接受的。

    看着上官璟琪离去的背影,上官璟炫心里百味杂陈,自己这个一母同胞的妹妹,由于母后的离世,从小交由当时的文皇后,现在的文太后抚养长大,居然和文太后以及文家特别亲。所以她对文太后的称呼是母后,而不是想自己和璟焰一样只称呼太后。

    看着上官璟琪每天无忧无虑的样子,上官璟炫实在不忍心告诉她实。不过总有一天她会知道的,只是不知道到时候上官璟琪会有什么反应。

    文花织看到上官璟琪的离去,心里有一丝局促不安,但是更多的是满心的欢喜。

    “花织表妹,朕可以称呼你花织吗?”上官璟炫走到文花织跟前,伸手轻轻的抵着文花织的下颚。缓缓地抬起文花织低垂的头,使文花织的脸对着自己。然后无比深的看着文花织黑白分明的眼眸。

    文花织被上官璟炫温柔的举动,震得全战栗,脸上布满红霞。看着上官璟炫充满柔的深眸,文花织一时忘记了在何处,忘记了回答。只是痴痴的看着上官璟炫。

    上官璟炫见文花织不说话只是一脸痴迷地看着自己,心里泛出一丝冷笑和一丝厌恶以及对自己的一丝鄙夷,很快他就稳住了心神。

    探向前,更加拉近自己与文花织的距离,上官璟炫低头凑到文花织耳畔柔声说:“怎么,花织表妹不答应。”

    感觉到上官璟炫灼的呼吸冲击着自己柔嫩的肌肤,感觉到上官璟炫上散发出的凛冽、威严却不失温柔的气势,呼吸着上官璟炫上散发出的如兰如馨的气息,感觉到自己与上官璟炫的靠近。感觉到自己好像就要被拥入一个坚定、强势的怀抱,文花织心如悬旌,一股怀由心底最深处漾出,充斥全

    “全凭皇上喜欢,臣女没有异议。”文花织已经站立不稳了,半倚在上官璟炫的手臂上,媚柔弱的说着。

    “那好,朕以后就就你花织了。”上官璟炫一只手臂轻轻环着文花织的肩头,另一只手臂撑着文花织一边的手臂,使文花织整个子靠在自己的手臂上,远离自己的怀。

    这个怀抱只有一个人才有资格倚靠。

    不过就是这样文花织也已经被迷的七荤八素,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上官璟炫虽不是场高手,但是对付窦初开的文花织还是手到擒来的。

    文花织一软媚瘫的倚在上官璟炫的手臂手,樱桃小口轻起着,发出低声呢哝呢:“皇上、、”

    一阵寒风吹过,文花织不打了一个寒战。

    上官璟炫真是感激这一阵及时风,“花织,怎么样,没事吧。”说着上官璟炫扶正文花织的子,然后伸手将自己上披的金丝孔雀绒团花大氅披风,取了下来。飞快的披在了文花织上,迅速的将穗带系好。如同完成任务似的,完全没有当为夜疏影披披风时的温柔、细致、缓慢。

    “皇上这怎么敢当。”文花织以为上官璟炫的快速是怕自己拒绝,感动的泪眼婆娑,感到的心理充满了柔

    “没事,你要是生病了朕更心痛。”上官璟炫温的话语使文花织更是柔深种。

    “花织天气太过寒冷,你子弱,朕送你会慈宁宫好吗?”上官璟炫虽是询问的语气,可是里面却充满了不可违逆。

    “臣女全听皇上的。”文花织裹着带着上官璟炫体温和气息的披风,啼婉转的说。

    “好,走吧。”上官璟炫伸臂轻轻一拥文花织的肩头,带着她往梅林外走去。

    梅林外面等候着一大群侍卫和太监宫女。他们是不能踏足梅园的。因为文太后懿旨除了皇室子弟以外,如果没有太后和皇上的许,其他任何人不得踏进梅园一步,包括后宫嫔妃,更别说他们了。

    一到梅园外面,上官璟炫就松开了文花织。

    一行人到了慈宁宫门口,上官璟炫无比温的说:“花织,你进去吧,朕还有事就不去了。你子弱,天寒地冻的,要少出来,多在慈宁宫休息,朕有时间就去看你。你这么瘦,要多吃点,希望朕下次看到你时,你能长胖一点,如果是这样,朕就送你一个礼物。”

    “真的吗?”文花织满心的欢喜和期盼。

    “朕说的当然是真的。好了你进去吧。”上官璟炫转准备走。

    “等等,皇上。”文花织一边叫住上官璟炫,一边取下金丝孔雀绒团花大氅披风递给上官璟炫。

    “天气寒冷,皇上也要保重龙体。”文花织羞的看着上官璟炫说。“皇上要是龙体违和,臣女也会心痛的。”说到最后,文花织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

    上官璟炫没有接披风,看着慈宁宫几个闪烁的影嘴角泛出一丝淡笑:“花织可不可以亲手为朕披上。”

    文花织听了羞更甚,但是还是鼓足勇气,走到上官璟炫更前,踮起脚,为上官璟炫披好披风。上官璟炫没有让文花织系披风的穗带。自己随意的系好。

    然后转离去。

    一路上,上官璟炫都是面沉似水。一回到自己的寝宫,就立刻吩咐总管太监八两:“给朕沐浴更衣。”

    然后指着自己刚才穿过的那些衣物愤恨的说:“把这些拿出去给朕烧了。”

    几个小太监看到怒气冲冲的上官璟炫都吓得胆战心惊,不知道皇上今天这是怎么了。

    八两看上官璟炫的样子,朝小太监们挥挥手,打发他们下去。“皇上息怒,等下奴才亲自去办。”

    上官璟炫沐浴之后,穿着随意舒适的月白长袍。乌黑的长发因为没干,随意披散着。

    走到寝宫内,上官璟炫从雕龙刻凤,足足占了半个寝的卧榻上,拿起一件折的很整齐的狐裘披风,抱在怀里,坐在卧榻上,然后将自己的头深深的埋在手里的狐裘披风里,感受着披风上所带的清雅幽淡的气息。久久的不愿抬起头。

    并且低沉而深的呼唤着“影儿”。

    文太后斜倚在寝的软榻上,寝里一人多高的透镂乌金饕餮纹暖炉里。燃烧的沉香木炭火。不仅释放出浓浓的暖意,还散发出淡淡的氲瑥、绵长的幽香。

    一个太监跪在软榻旁。握拳轻轻地上下敲击着文太后依旧修长、毫不臃肥的双腿。

    看见文花织弱柳扶风般的进入寝,文太后眼里充满了少有的慈。这个侄女可是他们文家唯一的希望。

    真是想什么就没有什么,自己的哥哥太师文民政,娶了三十几房小妾,就生了这么一个千金,还体羸弱。可是没办法,自己和文家目前的希望都在她的上,只是不知道这副羸弱的体能不能胜任诞育皇嗣的任务。

    不过事在人为,只要努力将她扶上后位,子嗣的事就好办。

    文花织缓步走到文太后旁,准备行礼。被文太后示意的阿兰给拦下了。

    “姑妈。”文花织柔声叫唤着。声音里充满了还未退却的激动和动。

    文太后看着貌美如花,温润柔媚的文花织,想着刚才太监的汇报,心里满是自豪,这样的女子,试问哪个男子会不动心。

    上官璟炫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任你怎么英明神武都不能免俗啊。

    “母后”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上官璟琪火红的影如同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扑到了文太后的边。

    “你看你总是风风火火的,一个女孩家的还是要恬静,温柔一点,你呀多向花织学学,要不真的没人敢娶你。”文太后拉着上官璟琪坐在自己边,用自己温暖的手,无比慈的攥着上官璟琪冰凉的小手暖和着。

    “母后,你又取笑我。”上官璟琪大咧咧的说。将自己的头埋在文太后的怀里。

    好一幅母慈女孝,温馨涌动的画面。不知的都会以为是一对亲生的母女。都会被这画面感动。

    只是文太后眼中流露出的鄙夷、厌恶和算计,以及上官璟琪眼中流露出的不屑、冷漠,以及盘算。是这幅唯美的画面,残败虚假不堪。

    “母后,皇兄今晚在他的乾清宫设宴,说是为我接风洗尘。想请花织也去,你看可不可以。”上官璟琪没管文太后对自己的排斥,依旧靠在她上。对付不了你,我也要恶心恶心你。

    “还有谁参加啊!。”文太后压抑着内心的厌恶。温柔而慈的问。如果不是为了掌握一个可以牵制上官璟炫的棋子,自己才不会,对萧月岩这个人生的女儿这么好呢。

    萧月岩,就算以前你为后我为妃,又怎么样。现在你的儿子还不是对我忌惮三分,你的女儿对我无比的亲近和依赖。口口声声的无比亲的称呼我为母后。

    现在你的儿子又被我们文家的女儿给迷住了,我还要他立我们文家的女儿为后,诞下有着我们文家血统的皇嗣。成为北齐未来的继承人。

    “就只有七皇兄和九皇兄。母后就要花织陪我一起去吧。”上官璟琪看着文太后虚假的眼神,心里无比鄙夷。依旧亲无比的说着。

    文花织在一旁听了无比激动。脸上布满红晕。羞的低头敛目的坐着。

    文太后看了看文花织,真心慈的说:“好吧,不过花织体不好,不要太累了。璟琪你先和花织下去休息一下。到时候哀家派人用凤撵送你们过去。”

    “好的。多谢母后。”上官璟琪答应着,飞迅速的站起,拉着文花织,飞快的朝外跑去。

    “慢点,这个野丫头,真是的。”文太后温柔的呵斥声里充满了慈和担忧。不过这份慈和担忧,不是给上官璟琪的,而给文花织的。

    ------题外话------

    不好意思,昨天的第四十七章里漏掉的一个重要的细节,就是马可思被上官璟焰足三天。

    孤鸿已经修改。

    真的很抱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木棉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