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胆小如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天涯孤鸿 书名:木棉皇后
    马可思听夜疏影的话了,则是一脸怒气。本来听到漂亮姐姐,心里的怒气稍微少了那么一点点,可被一句:什么找狗咬回来,给气坏了。

    上官璟焰听夜疏影的话了,若有所思的看着坐在上,一手撑头,一手扯着幔帐,带着面纱的夜疏影。

    “漂亮姐姐,是谁欺负你啦。”夜疏影没有理会他们,依旧在装傻。你能装天真,我就能装傻。

    “还不就是你爹林劲松吗。除了他,还会有谁。”马可思没好气的说。

    “哦,你是说,那个不是东西的东西欺负你了。他怎么欺负你啦,是吃了你的点心,还是睡了你的。是杀了你的爹娘,还是挖了你的祖坟啊。”

    “你、、、你这个傻瓜,你胡说八道,你敢对我爹娘不敬。我、、我打死你。”马可思被气得,准备上前要去打夜疏影。

    上官璟焰听了夜疏影这几句,也是一脸怒气。不过他还是在一旁,隐忍不发。

    “小姐,王爷恕罪,影儿她不是这个意思。”罗漫看到这个形,忙上前挡在夜疏影前。

    “影儿所说杀了你的爹娘,是指打扰到她吃饭的人,如同杀人爹娘一般可恨。影儿所说挖了你的祖坟,是指打扰她睡觉的人,好似挖了人祖坟般可恶。”罗漫仔细的解释这。

    柳辰轩看着大家,好吗,感我们全都是挖了人祖坟的可恶之人。

    “那个不是东西的东西要是欺负了你,你就去找他啊。海扁他打死他、扮鬼每天问候他吓死他、不给他吃的饿死他、不给他穿的冻死他、挖他祖坟气死他。反正要要找他把欺负讨回来,影儿支持你啦,你们大胆的去吧,不用给影儿面子的。”夜疏影站起来,故意手舞足蹈的说着。

    看着众人一脸愕然,夜疏影知道是被自己的话吓着了。没有理睬,继续着:“你们怎么都不动啊,快去呀。真的不用给影儿面子的。只是记得回来的时候,给影儿带点好吃的就行了。”

    见他们依旧是无动于衷,夜疏影依旧继续:“你们都杵在这里不动,不会是,怕那个不是东西的东西吧!真是胆小如鼠,要是这样,你们连影儿动不如。影儿可是不怕那个不是东西的东西。”

    “要不这样,你们实在要是太怕怕的话,看在你们还不是那么顶顶讨厌的份上,影儿陪你们一起去,找那个不是东西的东西,影儿可是一点不怕那个不是东西的东西。不过,你们得要给影儿准备好多好多好吃的点心,影儿才可以陪你们去。”

    上官璟焰听了这番傻话,惊讶的说不出话了。也只有一个傻子,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骂林劲松那只老狐狸。这一点自己上次就见识过了。

    马可思瞪大了眼睛,自己不仅被一个傻子骂了,还被她嘲笑了不说。关键是,自己还不能去和她理论。林疏影你等着,尽管你是一个傻子,我也绝不会放过你,我一定要尽快想办法,把你赶出焰王府。

    方学桐和柳辰轩被彻底震惊了,原来听南宫傲风他们说起这个傻子的“事迹”,他们还半信半疑,以为南宫傲风是夸大其词,危言耸听。

    今天亲眼见识到了这个傻子的“功绩”,他们彻底的无话可说了。一个字牛,两个字很牛,三个字相当牛。

    换做他们任何一个人,虽然恨透了林劲松,可还真不敢如肆无忌惮的骂出来,不论是光明正大的,还是偷偷摸摸的。

    不光明正大的吗,是因为还没有到完全撕破脸的地步,不偷偷摸摸的吗,好像是因为不屑这么做似的。

    “哎,你们到底去还是不去找那个不是东西的东西嘛,给句话好不啦。别耽误影儿吃饭、睡觉地时间好不啦。影儿的时间很宝贵的啦。”夜疏影想赶快把这些人个解决了。

    上官璟焰没有再理会夜疏影的胡搅蛮缠。转对马克思和其他人严肃的说:“本王再重申一遍,除了送饭的人,其他任何人都不得进入小院。包括你—可思,违者军法从事。”

    说完拂袖大步流星的出了房门,走到院子里,对那几个护院的侍卫威严说:“待会自己去领三十军棍,以示小戒。以后任何人胆敢擅闯小院,一律给本王格杀勿论。”

    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马可思一眼吩咐说:“可思在自己的可思阁足三天。”

    说完,上官璟焰没有理会,在一旁呆若木鸡的马可思,扬长而去。其他人赶忙跟着出了小院。

    过了半晌,马可思才反应过来。哭着追着,已经远去的上官璟焰的背影。

    看着一群人离去的背影,夜疏影对上官璟焰的好评又增加了一分。不错上官璟焰,你离我的要求又进了一步。

    听说御花园的寒梅开的争奇斗艳,上官璟琪一早就带着文花织,以及一大群宫女侍卫去赏梅了。

    御花园的梅园原来并不成气候,只有疏疏落落的十几株梅花树,品种也很少,后来因为焰王的生母东方烟渺的到来,才使这里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因为东方烟渺酷梅花,当时的皇帝上官文,为博得美人的芳心,下旨在御花园开辟一个专种梅花的梅园。并且到全国各地收集各种珍贵的梅种,移植到梅园。甚至还派人去西秦和南楚寻求特别、稀有的梅种。

    在上官文的亲自督办下,没过几年,梅园就成为北齐乃至三国最大、最全、最好的赏梅圣地,也是东方烟渺荣宠一时的最佳写照。

    曾经梅园只能是东方烟渺一个人独享,就连皇帝上官文想进梅园,都得和东方烟渺一起才能进去。其他妃嫔,甚至连皇后萧月岩都不能踏足梅园一步。

    这个形一直持续到上官文去世。在东方烟渺失宠,到后来去世,再到后来上官文去世前,梅园一直是一个地。除了上官文,任何人不能踏足。

    上官文在东方烟渺去世后,也就是在每年东方烟渺的忌这一天,会一个人到梅园,不让任何人打搅,在当年他和东方烟渺一起亲手种下的一株墨梅下,静静地坐上一整天,谁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在想什么。

    本来文太后荣升为太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将梅园铲平,一泻心头之恨。可是当她带人撞开紧闭的大门,被眼前的景致惊呆了。

    当时正是寒冬腊月,正是梅花怒放的季节,梅林如海,虬枝横漫,万树齐放,千顷一潋,冷艳凌霜,幽香袭人。

    一阵寒风拂过,飘落的残红随风飘舞,遮天蔽、迷人双眸。人心魂。

    文太后就再也没舍得铲平了,留下来自己观赏。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不然还真是暴殄天物,要是毁了如此的美景。还真是千古罪人一个。

    上官璟炫十分不愿地来的梅园。一路上念的想的全是夜疏影。影儿这难道就是一不见如隔三秋吗!四哥一定要尽快处理好这些麻烦事,早将你接进宫,与你朝夕相处。

    上官璟炫步入梅园曲径,还未接近梅树,已闻到扑面而来香气儿,清雅得无与伦比。进得梅林,方知这般的天地与世外简直是两重天。

    不想象,影儿一定会喜这片梅园,而这梅花傲霜斗雪,不与群芳争艳的气质倒和影儿很相似。清浅醉墨香,枝疏凛冰霜。

    漫布在铺天盖地的梅树间,嫣红、粉红、白色、翠绿、墨黑的梅花聚居成大片大片。苍劲的虬枝无拘束的探向天空,成簇成簇剔透的梅花,清冷、矜持地开在枝头。

    深入梅林深处,浅香袅绕不绝,暗香不绝,疏疏淡淡、浸肺入腑、百骸皆朗。

    上官璟炫不时地幻想,自己与夜疏影在梅林把臂同游,共赏含风之露,侍月之香。

    “哈哈哈哈哈”,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打断了上官璟炫美好的思绪。

    在一片姹紫嫣红的深处,有两个火红的人影,在随着飘落的片片残红,翩翩起舞。不时发出清脆的笑声。

    上官璟炫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绪,循声朝两个人走去。

    两人正是上官璟琪和文花织。上官璟琪今天依旧是一描金绣凤的火红的宫装,锦绣江山袄,山河地理裙。使上官璟琪看起来雍容大气,华贵人。

    文花织今天着了一火红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

    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淡扫娥眉眼含,轻点樱桃嘴若丹。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人的风,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

    看到突然而至的上官璟炫,上官璟琪连忙上前,一把抱住上官璟炫的臂膀:“皇兄,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梅园。”

    上官璟炫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月白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披着金丝孔雀绒团花大氅。

    洁净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

    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文花织见到上官璟炫先是一惊、一痴,然后含羞、带涩,弱柳扶风般的上前参拜:“臣女,文花织见过皇上。”声音柔美是莺啼燕转。

    上官璟炫闭目敛神,然后牙一咬,俯上前,轻轻地亲手托住了文花织正在参拜的躯。“无须多礼。起来吧,地上凉。”

    上官璟炫温柔的可以挤出水地声音,像一缕风吹进了文花织的心底。

    上官璟炫托起她轻柔、细腻的动作,如和煦的暖阳沁入了文花织的四肢百骸。

    文花织她一时尽然呆住了。痴痴地抬头看着上官璟炫深邃的如深潭般的眼眸。如坠云端。

    上官璟炫故意没有说话,迫使自己静静的深的看着文花织。脑海里浮现的全是夜疏影的影。影儿我眼前的人如果是你,四哥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影儿,你看四哥的眼神,如果有眼前这个庸脂俗粉痴迷的眼神之万一就好了。四哥在你眼里只看到冷和漠然。

    影儿,四哥要怎么做,才能在你的眼眸中才能看到一丝丝愫呢?

    影儿,四哥要何时才能等到那幸福的时刻呢?

    ------题外话------

    谢谢各位的阅读和收藏。

    码字真的好辛苦。

    您的支持是孤鸿坚持下去的最大的理由。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木棉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