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满天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天涯孤鸿 书名:木棉皇后
    “什么时候开取子蛊,可不可以马上开始。”踏雪冰冷的语气依旧。

    “现在可不行。”夜疏影简洁的回答。

    “为什么,主子以及被子母蛊这么了十几年了。”两个男子激动的说。主子同意这个姑娘的说法,可见这个姑娘的方法是对主子有效的。那就要尽快的去做。

    “既然十几年都熬过来了,就不在乎这一时半会了。”夜疏影冷冷地说。

    “开是一个大手术,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再说,你中的着子母蛊是金蟾子母蛊。它会在每月月圆之夜的子时活动最为猖獗。所以你才那时候最痛苦。”

    “如果要取蛊,那个时候才是最佳的时机。成功率要高许多。”

    “所以要开取子蛊,就要等到明晚子时。”

    “不过,这一天一夜你们也不是没事可做。”

    夜疏影仔细的交代着。

    “踏雪公子你呢,就利用这段时间在这里,好好休息,蓄精养锐。手术以及术后的恢复,是需要强大体力的支撑的。”

    夜疏影说完,转向立在边的两个人。

    “你们两人则需要按照我的要求去准备一些东西,待会我会写给你们。只是有一点我希望你们注意,在准备东西,进出我的医馆时,不要惊动周围那四个暗卫。不要被他们发觉,我相信这对踏雪阁的人来说不是难事吧。”

    夜疏影交代着。屋外的四个暗卫,是上次上官璟炫送夜疏影回医馆之后安排的。他们一就位,夜疏影就发现了。夜疏影只是提醒冷夫人要注意。自己对上官璟炫则装糊涂。难得糊涂嘛!

    对付这四个暗卫对于自己来说是小菜一碟。

    夜疏影没有理会听了自己的话,一脸惊愕的两个人。而是看着躺在上的踏雪公子。等待着他的反应。

    上的人没说什么,只是朝边立着的两个人点了点头,然后挥了一下手。

    两个人,领命转出去了。房间了就剩下夜疏影和男子两个人。

    “你是怕上官璟炫知道吗。”踏雪等两个人离开后,看着夜疏影冷冷的说。

    夜疏影淡然的与他对视着:“怕到还不至于。”

    “那是为什么。”踏雪公子追问着。

    “每个人都有不愿为人所知的东西,那是个人的**。我和上官璟炫还没熟到可以让他知道我的**的地步。”夜疏影冷然的说。

    “只怕上官璟炫不这么想。看来他对你可是十分在乎哦。居然派出了风云四煞来保护你和你的家人。”踏雪公子冰冷的语气中有一丝一样。

    “那是他的是,与我无关。”夜疏影冷冰冰的说。

    “你可真是不简单,居然可以探知风云四煞的存在,并且还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游刃有余。另外你的”橡树和木棉“之论确实标新立异,惊世骇俗。还有你那动人心魄的鼓舞、、、、你到底是个什么人。”踏雪公子看着夜疏影慢慢的说着。

    “踏雪公子对我的事了若指掌,怎么会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呢。”夜疏影听了踏雪公子的一番话,不惊不恐,镇定淡然的说。

    惊恐、吃惊都不可能解决任何问题,这个踏雪公子还真是厉害。不过看形自己另一个份还没有被他探知。这个世界还真是藏龙卧虎,看来以后自己要更加谨慎才行。

    看到夜疏影听了自己的话依旧镇定自若。看着淡定从容的与自己对视的纤尘不染。倾国倾城的女子,踏雪公子在心里感叹:这个女子真是一个奇迹。

    夜疏影没有在说什么,上前再次为踏雪把了一下脉。“你好好休息吧,提前躁动的子蛊已经被我压制住了。到明天都不会发作了。”

    说完站起,准备走。

    “你可不可以再陪我聊一会。”踏雪公子看到夜疏影准备走。竟有一丝不舍。

    “不行,你要休息,再说我也要休息。明天的手术。我的体力消耗也大。”夜疏影淡淡的拒绝了,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一个危险的人物,自己可不愿意有太多交集。

    回到房间后,夜疏影看见冷夫人还没有睡,好像是在等自己。

    看着夜疏影飘然而去,翩如惊鸿般的背影,踏雪若有所思的合上了双眼。

    夜疏影走到桌前提笔在纸上飞快的写着,写好后夜疏影拿起折好,递给冷夫人说:“交给他们,要他们明天傍晚前一定要准备好。我晚上要用。”

    冷夫人看了看,收好。抬头对夜疏影说:“影儿决定要为他医治。”

    “是的,还他的人,他今天救了我。”夜疏影说完。走回书桌前坐好。开始思量相关事宜。

    踏雪公子,今天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自己。这个人她是一定的还的,夜疏影向来不喜欢欠人

    再说,今天在那么危急的时刻,他明知道自己的体状况,以及运功之后的后果,居然在第一时间,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救了自己。完全不计后果,不求回报。这一点是自己所敬佩的。所以无论如何,自己一定要尽全力治好他。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夜疏影就起了,避开风云四煞,夜疏影飞快的赶回焰王府,自己居住的小院。

    罗漫担心的一夜都没有合眼。看到夜疏影回来,想看到亲人解放军般的扑了上来。

    夜疏影安慰着罗漫,然后正色说:“漫姨,快去休息一下,今天上午会有不怀好意的人,来拜会我们。我们尽量低调应对。今天晚上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是要去办,不能因此受影响。”

    那位马可思同志,今天应该会按捺不住的,跳出来的。只希望你最好不要太过分。否则我是不会手软的。我可是不会顾及你父亲与上官璟焰的什么师徒之宜的。

    夜疏影交代完后,也脱衣上继续休息。时间还早,多养精蓄锐一会是一会吧。

    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马可思这样的小角色自己毫不放在眼里。如果不是因为今天晚上的手术。自己才不会交代罗漫要低调行事。

    不过马可思来也好可以,正好又可以借机考验一下上官璟焰。看他值不值得自己和他合作。

    第二天,京城的茶楼、酒肆、饭馆、青楼、医馆、澡堂、、、人们都在传一个公开的秘密:林丞相的女儿,曾经的京城第一才女林飞燕据说是凤临天下的命。

    “真的假的,就林飞燕那样,会是凤临天下的命?我看她可比昨天那个在祈节上拔得头筹的姑娘差远了。如果说那个姑娘凤临天下还差不多。”

    “不错,上次在壶天居林飞燕就文采不如人家,这次在祈节的才艺展示有败给了人家。”

    “哎,你们说,这是不是林相为了要自己的女儿入主东宫,故意放出来的风声。”

    “不会吧?这也太那个什么了?”

    “怎么不会,你们知道吗。本来皇上是要林飞燕嫁给焰王的,可就在成亲的当天,说什么林飞燕突发重病,无法出嫁,才有林相的三小姐替嫁给焰王的。你们说会有这么巧的是吗。”

    “就是,你看这才几天,林飞燕就痊愈了,还能活蹦乱跳的参加祈节了。你们说,得是什么样的重病才不能出嫁啊,还有这么重的病,说治好就治好了。”

    “对哦。”

    “所以我看,林飞燕压根就没想要嫁给焰王,又不敢抗旨,才装病的。”

    “对,我看也是,毕竟曾经指婚给焰王过,为了能方便进宫,才会想出这样的办法的。”

    “就是,我看也是。看来林相的野心不小。还想要自己的女儿入主东宫。”

    “亏他们想的出这样的办法来。”

    “不过我倒好像听说,林飞燕有凤临天下的命的事,是一个得道高僧说的。”

    “真的假的,什么得道高僧。你见过吗?”

    “我哪里见过,我不也是听人家说的。”

    “还不是。”

    “不过我还是觉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说不定林飞燕真的是凤临天下的命。空来风未必无因啊。”

    “算了吧,怎么可能,如果说,是昨天在祈节上拔得头筹的那个风华绝代、才绝世的姑娘会凤临天下,我倒还相信。”

    “我也是。”

    “我还觉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切、、、、”

    南宫傲风和萧逸白在壶天居二楼,听着这一切,两人相视一笑。

    “不出半天,这个消息就会传到文府,就会传到文太后的耳朵里。”南宫傲风高兴的说。

    “这次看看林劲松这只老狐狸要怎么应对文民政和文太后。”萧逸白的嘴角泛出一丝冷笑。

    “逸白,我们要把这水还要搅浑一点。要使传言满天飞。最好能是文民政和林劲松相互掐起来才好。”南宫傲风思索着说。

    “不急,慢慢来,速则不达。传言一定会满天飞的。” 萧逸白安慰着南宫傲风。

    红叶山庄内,东方桀正在书房,提笔作画,地上已经堆了一地的纸卷,突然东方桀狠狠的把笔一甩,又将书桌上的东西全都拂到了地上。

    为什么,无论自己怎么画,就是画不出她的神韵和风采。

    “主子”暗探来报。

    “怎么样,有那个姑娘的消息了吗? ”东方桀威严的问。

    “主子赎罪,还没有。”暗探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那个姑娘被炫帝的人保护的很好,属下根本无法探知。”

    “滚,没用的东西。”东方桀暴怒。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实在自己是一个能够控制绪的人。

    “主子赎罪,属下还有一个况要禀报。”暗探不停的磕头。

    “说。”东方桀调整了一下绪。

    暗探连忙见听到的市井之间的传闻异一一禀告。

    东方桀听了眉头紧皱,朝暗探挥了挥手:“你下去吧,继续追查那个姑娘的行踪。有消息立刻向我禀报。”

    “属下一定全力以赴。”暗探领命退了出去。

    “阿凡,这件事你这么看。你看是林劲松故意传出去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传出去的。” 东方桀问屏风后面的人。

    “一半一半吧,林劲松是铁了心,想要当国丈。你和炫帝都是他计划的对象,他会充分利用你们两个的。说不定,连南楚他都没打算放过,毕竟凤临天下是一个很人的饵。但是我觉得事没那么简单,就是林飞燕是不是凤临天下,我看还有待商榷。”阿凡的话一出口。

    使东方桀皱眉陷入了沉思。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木棉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