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搏还是不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天涯孤鸿 书名:木棉皇后
    夜疏影在冷夫人的陪同下,到了医馆大堂的偏间,门口立着两个如同泥雕木塑般的男子。

    夜疏影没有理会,径直推门走进偏间,偏间里的软塌旁还立着两个,神痛苦而焦急万分的男子。

    英俊坚毅的面容因为担心和焦急完全都扭曲变形了。浑散发着的坚毅和浩然的正气都被浓浓的哀怨和揪心遮盖的差不多了。

    软榻上爬着的一个浑蜷缩在一起,不停的抽搐发抖的男子,整个面容被披散的乌发所遮盖,看不清楚。尽管痛苦万分的在不停的抽搐,可是男子却没有发出一声哼吟声。

    夜疏影快步走上前,坐在塌旁的椅子上,在两个用着惊愕和无措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男子的注视下,拿起男子的手腕细心的把起脉来。男子的手上覆着一层薄霜。

    夜疏影把了一会脉,然后轻轻地将男子的手放回到软榻上。

    站起对冷夫人说:“给我准备银针。”

    冷夫人立刻吩咐陈皮准备好给夜疏影。

    夜疏影接过银针包,迅速摊开放在软榻旁的小方几上,然后看着担忧的站在一旁的两个男子,用毋庸置疑的口气说:“把他的子尽量扶正,将他的衣物脱去。”

    又转冷夫人说:“你和陈皮都出去吧。这儿有我就可以了。”

    冷夫人听了二话不说,带着陈皮出去了。

    从自己把脉的况看,这个人根本不是中毒,而是中蛊。但是他们却没有说明,可见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既然是难言之隐,那么越人少知道越好。

    而且从这个人的阵势和气势来看非富即贵。所以还是小心一点的为妙。

    两个男子听了夜疏影的吩咐,迟疑了片刻,看着目前这个倾国倾城的女子坚定的目光,马上上前,小心的将男子的体慢慢扶正。将男子的衣物脱去,只剩亵裤。男子的周都覆满了白霜。

    夜疏影在男子的体被扶正时,这才看清楚,上男子的样子。“怎么是他。”夜疏影着实吃了一惊,愣了片刻。

    看着在不停抽搐的男子,夜疏影立刻收敛心神,素手一挥,握着几枚银针,快速的朝男子周的几个大扎去。然后又不停的在针尾捻动着。

    过了一会,夜疏影将头一批银针全部取出,素手翻飞,又扎了一批新的银针。依旧不停的捻动。整个过程如同行云流水般快捷。

    第二批银针扎下后不久,上的男子,渐渐的不再抽搐了,平和了下来,覆盖在体上的白霜也慢慢褪去。

    夜疏影慢慢拔出银针。去过一薄被为男子盖上,然后又把了把脉。

    咚咚,一直立在一旁的两个男子看着上男子,不再抽搐,呼吸也渐渐平稳了,一起朝夜疏影跪了下去,磕起了头。“谢谢姑娘救了我们主子。”

    “你们别这样,先起来,我还有话说。”夜疏影侧过,冷静的说。一边开始收银针。

    听了夜疏影的话,两个男子重重的磕了一个头才站起来。

    夜疏影刚想要开口,上的男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看着坐在边的夜疏影,看着夜疏影手里的银针。看着立在边的两个男子。

    “主子你醒了。”两个男子看到上的人睁开双眼,不可思议的惊呼着。

    “是你,冷清浅。”上的男子没有理会,只是盯着夜疏影冷冷的说。

    “是我。踏雪公子。”夜疏影也冷冷的回答。

    “是你救了我。”踏雪公子的语气依旧冰冷。

    “那还谈不上,只是暂时缓解了你的疼痛而已。”夜疏影的语气也是冰冷的。

    “你能救我吗?”踏雪公子的语气仍旧寒气人。

    夜疏影没有马上回答,沉思了片刻:“你中的是很棘手的子母蛊。”

    夜疏影说着站起,将插好的银针包收好。

    “想在不惊动母蛊的况下清除子蛊,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夜疏影的语气也是寒气人的。

    “你有办法吗?”踏雪公子看着夜疏影平静淡然的说。

    “那得要在我为你做完检查之后才能答复你。”夜疏影也是平静淡然的回答。

    夜疏影说着拿出一个“听诊器”准备为踏雪公子做检查。

    这个“听诊器”是冷夫人根据自己的要求找人精心制作的。虽然比自己以前用的差点太多了,天然树胶的软管,一点也不光滑,十分粗糙。触头和耳塞倒也还精致。

    不管怎么样,总比趴在人家体上听要好得多。看到夜疏影手里的听诊器,站在边的两个男子非常惊讶,这是什么东西,可以用来给人看病?

    不过看到主子醒了,不再痛不生了,对于夜疏影是充满了信任。

    夜疏影坐在边的椅子上,带好听诊器,将触头握在手里,暖了片刻,这是她多年养成的习惯。

    确定触头不冰了后,夜疏影揭开踏雪公子上的薄被,将触头放在他的口上,认真的听着,先听心脏附近,然后又移到肺部,并提醒着:“吸气、呼气。”

    踏雪公子,冷静地配合着。

    前听完了后,夜疏影收回触头,对立在旁边张大了嘴,瞪大了眼。看着自己的两个男子说:“帮他翻个,我听听后面。”

    两个人木然的按照夜疏影的要求,协助他们的主子返趴着,主子对这个姑娘的话和行为好像一点也不吃惊,非常配合。

    夜疏影将触头放在男子的背后,认真的听着。依旧是提醒:“吸气、呼气。”

    听完之后,夜疏影取下听诊器,放在边的小几上说:“转过来平躺好。”

    在男子吃力的翻是,夜疏影互相搓着自己的手,使她们尽量的和起来。

    夜疏影看到男子平躺好后,俯伸手先探了一下男子颈部的淋巴结。然后一手平放在男子的口上,另一只手轻轻敲击着,自己放在男子口的手的手背。

    随后又探查了男子的肝区和腹部。完了之后,将被子给男子盖好。整个过程,夜疏影严肃而认真。

    看的两个男子是惊讶万分,先不说这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看病的方法。就是这个姑娘面对主子赤果的上,没有丝毫羞不说,还用手在上面不停的摸来摸去。居然没有一点点不妥的神

    上的男子,早在夜疏影白净柔滑的手指触及他的皮肤时,一阵战栗席卷了他的全,他拼命克制才没有显现出来。面具下的脸登时红了,还好有面具的遮掩。

    随着柔夷的移动,一种从所未有的感觉漫布了他的整个体,漫布了他的脑海,漫布了他的心里,漫布了他整个灵魂。

    夜疏影为男子做完检查后,站起,走到屋角的水盆前洗了洗手,然后用挂在一旁架子上的丝帕将手搽干净。

    转回到边,坐在椅子上,看着上男子面具后的双眼,郑重的说:“现在你必须做一个艰难的抉择。”

    “你说。”男子的语气就像千年寒冰,从未改变过。

    “根据我的探查和判断,子蛊现在滞停在你的心脏的位置。想要不惊动母蛊,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开刀将子蛊活着取出。”夜疏影说完停了一下,得给他们一个缓冲的时间,一下子讲太多,他们不仅听不懂,还接受不了。

    “开刀!”立在边的两个男子,异口同声的惊呼,虽然不知道开刀是什么,但是可以确定不是什么好事。

    “就是将腔打开,取出子蛊,然后在将腔缝合好。”夜疏影尽量简明扼要的解释。

    “你这个方法哪里是治病,简直是谋杀。”两个男子听了充满敌意和戒备的看着夜疏影。

    “开取子蛊。你能够完成。”上的男子抬手制止,然后冷冰冰的问夜疏影。

    “开取子蛊,并不是问题。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彩超,我无法确定子蛊具体在心脏的什么位置。”

    “彩超?”这次是上的男子问的。

    “一种检查体的东西。”夜疏影简单的解释着,说了你们也听不懂。再说要解释清楚,会要到明后天去了。

    “总知,就是目前用两个可能,一是,子蛊在你心脏的肌壁和心包的位置,如果是这样的话,开取出子蛊再缝合,没有什么问题。二是,子蛊在你心脏的室腔和房腔里。如果是这样地话,我就无能为力了。”夜疏影将况告知给男子听。

    “至于说,子蛊具体在什么位置只有开探查之后才知道。”

    “子蛊在哪里地可能最大。”上的踏雪公子,虽然听不大懂什么肌壁、房腔什么的。但是还是能抓住问题的关键点。

    “没有最大,各占一半。就是硬要说的话,就是第一种可能略大一点点。”夜疏影心里有一丝佩服。不愧是闻名与三国的踏雪公子。一下就能抓住问题的关键所在。

    “开之后,你会怎么做?”踏雪公子冷静的问夜疏影。

    “如果是第一种况,就取出子蛊,并且保证子蛊的存活,这样的话,你稍加修养,就可以痊愈。而且不会惊动母蛊和母蛊的主人。”夜疏影说完停顿片刻。

    这个子母蛊已经在他体里待了十几年了,没有完全催动,也不取出,应该是为了控和牵制他。看来这个下蛊的人一定和他有着某种非同寻常的关系。

    如果能在不惊动母蛊的况下取出子蛊应该是踏雪最期待的事,可以为他争取到许多制敌先机。

    夜疏影看了看踏雪,虽然隔着面具看不清楚踏雪的表,但是依旧能够感受到他的一丝激动。

    然后接着说:“如果是第二种况的话,就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将腔缝合。你依旧的忍受蛊毒的折磨。除非你能控制母蛊的主人。使他自愿为你解除子蛊。”

    没有设备,不能做体外循环。自己的水平再高都是白搭。

    夜疏影说到这,停了下来,再次看了看踏雪公子才接着说:“所以你目前得要做一个艰难的抉择,搏还是不搏。你好好想想,再告诉我。我好做安排。”

    夜疏影说完,站起,转准备走开。得给他一个考虑的时间。

    “如果是第一种况你有多大的把握。”踏雪公子的声音立刻在夜疏影后响起。

    夜疏影听了回头看了看说:“九成。”本来准备说90,的,只怕他们肯定是听不懂的。

    “为什么不是十成。”立在一旁的两个男子,在一边异口同声的问。

    夜疏影摇摇头冷冷的说:“这大罗神仙来了,都无法保证。”

    “好,我搏,请你马上为我开取子蛊。”踏雪公子冰冷而坚定的说。

    “你考虑清楚了。”夜疏影没有马上答应,而是再次确认。

    “是的”踏雪公子简洁干脆的回答。

    “用人不疑,既然你决定要我为你开取子蛊,就希望你,对我所要求的和我所做的,不要有任何异议。”夜疏影用强悍的语气交代着。

    “好,没问题。”踏雪公子爽快的答应,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质疑。

    不错,果敢决然,不瞻前顾后。不愧是闻名三国的踏雪公子。夜疏影心里赞叹着。

    ------题外话------

    由衷的感谢狗尾巴草369的钻钻和花花。

    您对孤鸿的支持与关照,孤鸿永远铭记于心。

    谢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木棉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