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计 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天涯孤鸿 书名:木棉皇后
    “精彩不打折。不过四哥我倒是可以附送你一条计谋,可以解你燃眉之急。”夜疏影不屑的瞄了南宫傲风一眼,对上官璟炫说。

    “哦,影儿先说说四哥有何燃眉之急呢。”上官璟炫好奇的问。

    其他几个人也好奇的看着夜疏影。

    夜疏影提起笔在一张空白的纸上写了两个字“立后”。放下笔,平静地看着,看了自己写的字后,用复杂的眼神不可置信的瞪着自己的上官璟炫。

    其他人更是惊异万分。太后四哥立后的事,应该是宫闱之密,她怎么会知道。

    “影儿,你是怎么知道的。”上官璟炫的语气尽管很温柔,夜疏影还是觉察到了其中的一丝猜忌和寒意。

    “傻子都能看出来,太后都快成拉皮条的老鸨了。”夜疏影冷言冷语的说。

    “哈、、哈 、、 你居然这么说太后,真是胆大妄为。”南宫傲风笑出了声,然后严肃的说。

    “我只是阐述了事实而已。”夜疏影一点也不为惧的说。看着几个憋着不笑的人,夜疏影嗤之以鼻。

    “那影儿有什么好的计谋呢。”上官璟炫的语气里有一丝释然,一丝痛快,以及满怀的期待。

    “好办,鹬蚌相争、渔翁得益。”夜疏影说完看着一头雾水的几个人,又只好无奈的给他们讲述着鹬蚌相争的故事。真是麻烦。沟通不畅真是累人。

    南宫傲风有一丝不解的问:“那这个鹬和蚌选谁呢。”

    “太后不是已经为你们挑好了人选吗。四哥你要做的就是烧一把火,然后再火上浇油就可以了。”夜疏影看着上官璟炫柔声说。

    “那影儿看要怎样烧火呢,”上官璟炫询问着。

    “四哥,这好办,人有两个,后位只有一个。”夜疏影点拨着。

    看见上官璟炫有点不太明白,夜疏影接着说:“四哥,今天的那位花织小姐。在她和林丞相的千金林飞燕之间太后会倾向于谁来当这个皇后呢。”

    花织,文花织,文太后唯一的亲侄女。

    夜疏影说完这句话,平淡的看着上官璟炫恍然大悟的反应。

    “如果,这件事运作的好的话,不仅四哥立后的困境可以得以缓解,还可以使太后和林丞相之间的关系产生裂痕。为四哥分解和瓦解他们制造一个契机。”看到眼中充满激动,并且跟上了自己的思维的上官璟炫,夜疏影又不慌不忙的接着说着。

    “那具体怎么做呢,影儿可有方法。”上官璟炫无比惊喜的问。是啊影儿的计谋运作的好的话,的确可以如影儿所说的。了结自己的一个心病。

    夜疏影没有说话,提起笔在白纸上写着“林劲松说林飞燕=凤临天下。”然后放下笔。看着上官璟炫,以及其他人。

    “好,真是妙不可言。”上官璟炫激动不已的思索了一下,又与同样激动万分的另外几个人对视了片刻,感激的看着夜疏影说着。

    然后转向南宫傲风“傲风,立刻安排人将林飞燕有凤临天下的命的言论散播出去,务必弄得越多人知道越好。再放言是林劲松透露的。”

    说完,目光灼灼的看着夜疏影。

    夜疏影无所畏忌的和上官璟炫对视着。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省事,一点就透。

    “四哥,又要辛苦你了,又要你用美男计,不过我看花织小姐是一个窍初开的千金小姐,好像对四哥你也是根深种哦。再说林飞燕小姐对你也是一往深哦。穿梭与两个如花美眷之间,四哥你可以享尽齐人之福。”南宫傲风寓意深刻的看着夜疏影说出了这番话。

    上官璟炫听了,脸色微变,不紧张看着夜疏影的反应。心想:影儿,四哥是无可奈何的,你会理解四哥的苦衷吧。再说着主意还是你为四哥想的呢。

    看见夜疏影则是平淡从容的坐在一旁,听了上官璟焰的话好像没有一点反应,好像事不关己似的。

    上官璟炫心里充满了失落。难道影儿心里一点也不难过,一点都不在意,还是她能够充分的理解和支持自己,不过依照影儿的格,这个可能只怕不大。

    影儿你的心里难道真的没有一点点意思吗?

    “我绝不和任何一个女人共侍一夫。”夜疏影铿锵有力的话语不停的在上官璟炫脑海里盘旋,搅得他心烦意乱。

    上官璟焰听了夜疏影这个计谋,除了为上官璟炫有点担忧外,因为自己知道四哥对这个冷姑娘的心思。

    另外心里就是有点害怕,如果可能,最好不要与这个冷姑娘为敌。她的运筹与谋略自己是自叹不如。

    南宫傲风答应着,师兄真是幸运,能成为她的朋友,不过一旦与她为敌,后果则不堪设想。看来以后尽量不要成为她的敌人,要和她成为朋友。

    萧逸白一脸疑惑的看着夜疏影,没想到她居然会为四哥出这么一个行之有效的主意。难道说她的心里根本不在乎四哥。不然以她的底线,应该是不可能容忍这些的,更别说,自己提出来。

    “好了,我要回去了。”夜疏影提醒还在一旁各怀心思,激动的商量的几个人。

    自己可是再次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和观点,至于上官璟炫明不明白,就是他的事了。

    上官璟炫亲自送夜疏影回协和医馆,不过这次就用的是萧逸白的马车。没有用那辆超豪华的黄金珍珠马车了。

    坐在马车里夜疏影看着书,上官璟炫则忙着思索应对文太后和林劲松的方案。

    氛围倒是没有前两次的涩凝,显得还有一丝轻松。

    看着夜疏影头也不回的进来医馆的大门,上官璟炫才有的懊恼万分,都怪自己刚才,一门心思的想着怎么对付林劲松和文太后一党了。

    自己又一次白白浪费了机会。应该早点要影儿知道自己的心意。

    夜疏影回到后院,在冷夫人为自己准备的房间,休息了片刻之后。将冷夫人叫来,把上官璟炫给的一万两黄金的银票交给冷夫人。

    然后就训练培和植的相关事,对冷夫人做着具体的交代和安排。

    一番交谈下来,不知不觉天色已晚。

    冷夫人按捺着被震撼和惊异充斥着的内心的汹涌澎湃。看着窗外暮霭沉沉。慈的看着夜疏影。用征询的语气说:“影儿如果方便的话,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好吗?”

    夜疏影思量片刻,点了点头。上官璟焰今天应该会和上官璟炫他们一起,商讨自己给他们出的计谋,他们应该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出一具体完善的实施方案和细则。因此今晚是不会回焰王府的。

    罗漫那里,自己今天出来时,虽然交代过。但是漫姨对于自己的不归,一定会很焦急。

    不过,今晚留在这里也好,自己可以将训练和培植的具体企划写出来。

    吃完冷夫人亲自准备的晚膳后,夜疏影又在冷夫人的安排下沐浴。

    洗去一的尘埃,洗去一的疲惫,夜疏影浑清爽的坐在桌前,开始写着企划书。

    冷夫人在沐浴的水里加了一些中药,所以夜疏影现在觉得每一个毛孔都透着舒适。

    冷夫人为夜疏影准备好提神的茶水,放在书桌的一角后,就安静的坐在边,就着灯光,为夜疏影缝制衣服。

    夜疏影写了一会,站起活动活动脖子和肩膀。看着冷夫人问:“夫人,您知道关于踏雪阁的事吗?”

    “踏雪阁?”冷夫人十分吃惊。“影儿怎么会问踏雪阁。”

    “好奇随便问问。”夜疏影活动着手脚随意的说。

    “踏雪阁的势力遍布三国。具体干什么的,我们这些普通百姓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三国的皇室对踏雪阁都有几分忌惮。踏雪阁的阁主更是一个神秘的人物。有的传言他嗜血残暴。有的传言他风度翩翩,有的传言他又旷世之才。有的传言他无恶不作、、、总之是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冷夫人把他所知道的关于踏雪阁的是一一对夜疏影讲述着。

    夜疏影听了没说什么,活动好了后,依旧回到桌前又开始写起来。

    冷夫人则继续精心的缝制着衣服,时不时抬头用无比慈的目光,看着在灯下专心奋笔疾书的夜疏影。

    前院的一阵动,使夜疏影和冷夫人都停下了手中的事。夜疏影警惕的聆听着。

    冷夫人忙放下手中的活计,站起:“影儿我去看看。”

    “夫人,外面有一个求诊的病人。小的已经告诉他们,大夫不在了,可是他们还是要进来,说那个人病的很痛苦,说能休息一下都行,小的要他们去别家,可他们不听。”小伙计陈皮在门外面禀告着。

    “医者父母心,要他们先进来,我去看看。”冷夫人看着夜疏影朝她点头首肯。吩咐着小伙计陈皮。

    “影儿,你忙吧,我出去看看。”冷夫人边开门边说。

    夜疏影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依旧埋头写着她的企划书。

    过了一会,冷夫人匆匆忙忙的回来了,眉头紧锁,进屋对夜疏影说:“太惨了,看到那个人痛苦的样子,真是可怜,可惜我帮不了他。他的随从说是以前中的毒发了,可我根本看不出是中的什么毒。他的属下还说这个毒每个月都会发作。只是太惨了。那个下毒的人只是太残忍了。”

    看着冷夫人激动而又愤慨的诉说着,夜疏影没有说话,静静地听冷夫人说着。她可能是太同那个病人了,对于自己的无能为力,一时无法接受。

    以前自己也有过这样的经历。看着一个个因为医学水平的有限,而在自己眼前逝去的生命,一个医者的心理是不好受的,只是后来,经历的太多了,人就麻木了。

    夜疏影一边收好自己写的小册子,一边问:“他每个月都毒发,以前是怎么应对的。”

    “我听她的随从说,以前毒发前,他都很小心,不去运功,不用内力。所以没有这么凶险和痛苦,这次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用了内功,所以不仅是毒提前发作了,还比以往凶险,比以往更为痛苦。”冷夫人把她所了解的的况讲给夜疏影听。

    “哦,那您没有办法缓解他毒发的痛苦吗。”夜疏影问

    “没有,我连他中的什么毒都看不出来,所以根本不敢随便下手,怕适得其反。那就不好了。”冷夫人懊恼的说。

    “那些人,您现在是怎么安排他们的。”夜疏影将书桌上的东西小心的收好后,用布包成一个小包。然后站起。准备交到冷夫人手里。

    “我安排那个人和他的四个随从,在偏间里休息,要陈皮在一边帮助伺候,准备点水啊什么的。除此之外,我也帮不了他们。”冷夫人回答着。

    “这些东西,您帮我收好,一定要妥善保管。”夜疏影将手里的小布包交到冷夫人手里叮嘱着,然后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朦胧如水、寒气涌动的月夜。

    等冷夫人将小布包,收到房间柜子的暗格里收好后。夜疏影转幽幽地说:“我们一起去看看那个病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木棉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