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天涯孤鸿 书名:木棉皇后
    阿兰很识趣的清退了其他的宫女、太监,亲自守在外。文太后看着脸上泛出了笑容。

    放下层层幔帐。她躺到了上。按了一个按钮。滑入一个密室。

    密室的布置很简单,三个房间,外面这个大的房间的中央摆着一张做工精美的大。四个雕花的柱子支起一个穹顶。横梁上垂挂着一缕缕长短不一的轻纱。

    里面的一个房间,门开了。看到文太后进了大房间,出来两个异常俊美妖娆的青年。面如冠玉,唇红齿白。两人都只穿了一件薄袍,微微笼着,显露出晶莹剔透的体轮廓。给人一种蚀骨的魅惑。

    两人见文太后进来,连忙走上前跪在文太后脚下,“给太后请安,不知太后今天想要奴才们谁伺候”。花瓣似的红唇轻起。声音软糯、甜腻。

    文太后刚才的怒气还没消。气哼哼地说:“哀家今天要你们两个一起伺候。”说着扯开上长袍的系带。柔软的长袍滑落在脚下。

    文太后一丝不履的躺到了雕花大上。

    “快点过来,好好伺候哀家。快点”体的渴求已经按捺不住、喷薄出了。

    两个男子连忙退却束缚,也一丝不履的一左一右爬上。跪在文太后侧。

    一个人俯下握着文太后不再坚,略显软塌的双峰,用大小适中的力度揉捏着。片刻后又埋下头,张开朱唇,伸出小舌在两个早已粉红不再的樱桃上弄着。时而又将小樱桃连同软塌的白一起含在嘴里吸、轻咬着。

    另一个男子,跪在文太后的两腿之间,轻握着文太后两条依旧光滑细腻的**,弯曲朝两边分开,然后俯下,将头凑到芳草丛生的花园,轻起檀口,伸出小舌不停的弄着,时而上下弄,时而转着圈。还不时将小舌探进花园的幽径里搅弄着。两只手也没闲着,在花园四周抚弄着。

    一波接一波的舒适,使文太后的体轻飘起来,她伸出小舌添着自己略带干涸的嘴,发出满意的唏嘘声。“好。好。舒服。对、就这样。”

    欢愉的潮水不停的从花园的幽径中涌溢出来。

    “啊。添啊,添。干净。”文太后断断续续的高呼着。

    过了一会,文太后觉得体的越发空虚起来,好像每一个毛孔都充满着渴求。急需一股更加强悍的力量来填充。

    “啊。快。进去一个。啊。快点。快。”文太后一边摸着自己的细长脖颈、扭动着体,一边断断续续的高叫着。

    这是一个密闭的空间,不用担心旁人会听到。

    下面的男子闻言,立马抬起,跪爬了几步,紧贴着花园跪着。抄起自己硕大的分抵在花园入口,轻轻摆弄着,推开花园入口的大门。然后全力快速的齐根推了进去。接着及全速用力的朝下推动着。

    文太后也拼命向上拱着体,配合着、迎接着。

    嘴里高叫着:“啊、、用力、、啊、、、再用力。啊、、、再用点力、、啊、、、”

    男子闻言更加拼尽了全力的在下面在卖力 ,连坚固、结实的雕花大都摇晃起来。

    上面的男子也不示弱,更加卖力的在文太后周着、弄着。留下一个个魅惑的红痕。

    两个男子不时的交替互换着,更换着位置。使文太后得到了最大的满足。

    事后文太后闭目倚躺在密室的温泉池里,任由两个男子清洗着自己布满红痕的肌肤。不过自己每次都很注意,脖颈以上的肌肤决不要他们碰。

    不时睁开眼睛,打量着面前忙碌的男子。一年前大哥送给自己一批男子,自己之所以选中他们两个是不仅因为这两兄弟长得如花似玉,更是这两人巨大的分。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两人的耐力都不很持久。不过还好两人轮番上阵,还是完全可以满足自己的需求的。

    自己在深宫多年,先帝对自己为数不多的几次宠幸,还是东方烟渺那个人死了以后。

    尽管东方烟渺死后,后宫传闻她很得宠,先帝夜夜留宿她的流夕宫,可其中的真相只有她和先帝才知道。先帝仅仅碰她的两次,都是自己使了手段的。除此之外,先帝根本没有碰过她。

    每每想到这,文太后心底就恨意泛滥。不过还好,尽管只有两次宠幸,却在自己的精心准备下,成功的受孕了。

    收拾好了之后,文太后披上长袍返回寝

    一夜无梦,清晨第一缕晨曦透过窗户进房间时,夜疏影就醒了。在房间里勉强练了一会,夜疏影就静静地坐在了窗前。

    得知了林劲松这个秘密后。自己的计划是不是要做调整呢。昨天林劲松一定见到了约见他的人,不知道西秦方面会怎样启动林劲松这颗棋子呢,他们具体会做什么样的部署呢。会怎么对付北齐呢?

    北齐又能否应对呢,上官璟炫又是否做好了应对的准备呢?不管怎么说自己现在的份是北齐的公民,北齐要是灭亡了,自己就会和其他人一样成为亡国奴。

    看来自己现在是不可能置事外的了。

    夜疏影从小就被中局洗了脑,有着强烈的、根深蒂固的国家至上。民族至尊的感。

    因此她决定不置事外,帮上官璟炫一把,反正牵涉到林劲松和西秦方面,也顺便追查月如歌一家人遭受迫害的真相,帮他们一个讨回公道,报仇雪恨。

    这样的话,林劲松的傻女的份就好好可以利用。多少会有帮助。

    看来计划得做调整, 只是一想到要嫁入焰王府,成为一个已婚人士,怎么想怎么别扭。

    如果能把焰王拉下水,和他联手的话。就不必为这些是担忧了。就可以和他来个君子协定,大家各取所需。

    焰王和林劲松一直是不对盘的。这一点可以好好利用。敌人的敌人有时候是可以做朋友的。

    不过这还的看看再说,要寻求一个好合作伙伴,来不得半点马虎。稍有不慎就会把自己赔进去。

    夜疏影思量再三后,心里做了安排和调整。

    “漫姨,我想了一下,决定还是代嫁进焰王府。”夜疏影把自己的最新决定告诉罗漫。

    罗漫吃惊地睁大眼睛看着夜疏影,“为什么?”

    “漫姨,你我现在实力太弱了,想避开林劲松的魔爪会很难。”夜疏影安抚着焦急担忧的罗漫,怕她担心,没有跟罗漫将实

    “可是,那是焰王啊,人家都叫他阎王,他会对你好吗。他好像不近女色。”罗漫依旧很担忧。

    “漫姨,我昨天在回来的路上看见过他。他没传闻的那么不堪,你放心。没有把握的事我是不会去做的。”

    看着罗漫依旧是半信半疑,夜疏影继续交代:“漫姨,如果不出我所料,待会,最迟今天下午,林劲松就会派人把你带走,把我和你分开,比确保我顺利的上花轿。你放心去就是了,别担心,别慌,就是了。只要我安安分分上花轿,林劲松是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因为计划有变,你就安心的待着,等林劲松送你去焰王府,我就不救你了。我在焰王府等你。不过凡事要小心。有什么危险就给我发信号。”

    “好。漫姨一切都听你的。你自己千万要小心,实在不行的话,你就想办法先离开吧。你记得你答应过漫姨的是,凡事要以自己的平安为重。”罗漫再三嘱咐着。

    看着夜疏影很有把握的样子,罗漫稍稍觉得安心了一点,也许影儿说的有道理。就算他们顺利离开丞相府,以老爷现在的势力,北齐肯定是待不下去的,又不能去西秦。去南楚的话,更加不太可能,自己和影儿两个弱女子,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要怎么生存呢?

    还是影儿想的细致,自己只想着离开丞相府,没想到离开以后的事。可是影儿嫁给焰王好吗。焰王会对影儿好吗。如果焰王不好男风,该多好。

    夜疏影看着在一旁神游的罗漫。无语的摇了摇头,肯定又是在为自己担心了。

    “漫姨,给我沏一壶茶来,再弄点好吃的点心来,我今天不出去了。”不找点是给罗漫做,她会不停的胡思乱想的。

    “好、好,漫姨马上就去。”罗漫一天夜疏影不出去了,高兴的连忙答应着,飞快的出了房间。影儿这几天,天天溜出去,把自己给担心坏了。

    夜疏影站在窗前,手里拿着自己上次救上官璟焰时,上官璟焰硬塞给自己的那块玉佩,沉思着。上官璟焰,北齐的焰王,鼎鼎大名的战神,希望你会不让我失望,希望你对得起我的信任。夜疏影的手紧紧的握着玉佩。

    “啊、、、、、天哪!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御书房的侧里传出南宫傲风杀猪般的嚎叫。把其余三个人下了一大跳。

    昨夜从文太后那里回来后,上官璟炫他们四人,又谈了半宿,看太晚了,就都在御书房的侧里安寝了。这一大早,刚准备起来去上早朝,就听见南宫傲风凄惨的嚎叫。着实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萧逸白最先走过去问。

    只见南宫傲风引以为傲的英俊的脸上,长满了一个个葡萄大小的疙瘩,红的发亮。随着南宫傲风的动作不停的颤动着。

    使人觉得随时会从脸上跳下来一样。

    “天哪,怎么会这样。”萧逸白也不惊呼。

    “快、快、要仲平进宫来,给我看看。再找个东西给我蒙着脸。”南宫傲风没理会萧逸白,朝上官璟焰叫着。整个脸看起来十分恐怖。

    “你还有什么不适的感觉,要不要先宣个御医给你瞧瞧。” 上官璟炫虽然担心但是没有丝毫慌乱。

    “不用了,师兄,不是我嫌弃你,你的那些个御医,给仲平提鞋都不配。别耽误时间了。快叫仲平过来。”南宫傲风焦急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好,我们先去上朝,逸白,你在这陪他,有什么事随时通知我。七弟我们走。”上官璟炫和上官璟焰两兄弟离开了御书房。

    “仲平就快到了,你别急,你别走来走去的了,晃得我头都晕了。”萧逸白一边安慰狂躁不安的南宫傲风,一边抱怨着。

    “痛不痛,痒不痒。其他哪里有不舒服的感觉没有。”仲平一边为南宫傲风把脉,一边询问。

    “没有,不疼也不痒。就是太难看、太恶心、太恐怖了。仲平神医你一定要救救我,不然我怎么见人,这两天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做,不能耽搁的。”南宫傲风神萎靡地说着。

    仲平把了半天脉,眉头皱的越来越紧,神越来越凝重。

    “不会是什么不治之症吧!”南宫傲风看着仲平一直默默无言。担心的小声问。

    “是啊,仲平。你说话呀,傲风这是怎么了。”萧逸白在一旁也担忧地问。

    仲平还是没有说话。依旧在把着脉。

    过了半晌。仲平才放开南宫傲风的手,站起来。“对不起,在下学艺不精。实在是看不出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可能,还有你神医仲平治不了的病。”南宫傲风惊叫。

    “南宫丞相,人与人天外有天。仲平实在抱歉。要不宣御医们看看。”

    “你都看不了,那帮御医有什么用。”南宫傲风悲催的念叨着。

    “那也不,一人计短,二人计长。集思广益是没有坏处的。还是宣御医看看吧。”萧逸白劝解着。

    “好吧,有什么办法呢!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南宫傲风无奈的说。

    “别这么悲观。说不定你今晚再睡一觉,明早又好了也说不定。”萧逸白继续宽着南宫傲风的心。

    南宫傲风一点也不领的把头转向了一边,撇撇嘴。“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可能吗!连神医仲平都看不了的病。会睡一觉就好了?”

    ------题外话------

    有点雷人。请亲的们,海涵。

    用票票砸我吧。

    要票票来的更猛烈些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木棉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