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何谓王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天涯孤鸿 书名:木棉皇后
    “诸位今天谢谢各位的光临,萧某在此谢过了。大家随意,萧某就失陪了。”萧逸白看着林飞燕的背影,愉快地说着,然后安排人手处理善后的事宜。

    再转对夜疏影说:“姑娘,请随我来,萧某将说好的奖励拿给你。”

    “好,请”夜疏影大方干脆地说,跟随夜疏影进了那间特殊雅座旁边的一个房间。

    房间里布置十分素雅,另外一边墙上还有一张门虚掩着,夜疏影看了一眼那张门,然后看着萧逸白,等待着他的下文。

    萧逸白走的桌子后面,从抽屉里取出一张票据递给夜疏影,夜疏影随手接过,手指不经意间从萧逸白的指尖滑过。夜疏影看了看票据,是一千两黄金的兑取凭证。信手收好。

    “多谢,没什么是,我就告辞了。”夜疏影看着望着自己发呆的萧逸白淡淡地说。转朝门口走去。

    “姑娘,请留步。”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从虚掩着的那扇门传出,门被推开,走进来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个白袍男子。其中两个侍卫模样的人,进来之后就像木头一样杵在了角落里。

    看清楚白袍男子的面容,夜疏影心里像被一个尖锐的东西划过似的,“教官、陈豪”四个字被夜疏影硬生生的扼杀在喉咙里。这个人和陈豪长的太像了。

    不过细看则形似而神不是。陈豪上所蕴含的是内敛、邪肆、孤傲的气质。而眼前这个人上所散发的却是霸气、凛然、瞰视的气势。

    夜疏影淡然的迎着白袍男子深邃、威严的目光,平复着心中的波痕。不多想了。陈豪对自己来说就是一个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的梦。

    看了这个白袍男子,就是自己今天投石问路的对象无疑。

    白袍男子也在仔细打量夜疏影。穿一件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淡紫色长裙,没有丝毫的装饰,却透出清冷脱俗。

    乌黑飘逸的长发一半挽了个流云髻,用一支普通的白玉簪簪着,一半随意披散在后。整个人显得飘逸灵动。

    倾国倾城的脸上未施一丝脂粉,是那么的清爽、那么的干净。那份清爽和干净,好像涤到了人的灵魂深处 。

    特别是那一双大眼睛犹如两汪幽静深邃的深潭,顾盼流兮间,让人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整个人没有一般女子的羞造作,有的是随、洒脱,云淡、风轻,像一本巨著让你忍不住去领略,品读。像一个发光的迷体,紧紧地吸引着你,不由自主去探究。

    还毫无惧色、波澜不惊地与自己对视,这可是一般人不可能做到的。

    淡定、从容的气质,惊世骇俗的言论,超群绝伦的才华,这样的非同一般的女子,北齐居然出了这样的女子。能遇到这样的女子,怎么能放手能。不一定要紧紧抓住。不过这绝对不是一件易事、、、、

    看着几个人都不说话,只是怔怔地看着自己,夜疏影冷然地一抱拳:“各位如果没什么事地话,我就告辞了。”

    被夜疏影的话惊醒的几个人,收回自己的眼神悻悻地笑着。

    “小姐,请留步,我的几位朋友,敬佩小姐的学识和才华,再想与小姐探讨一下。”因为刚才递给夜疏影凭证时,不经意间地滑过使,萧逸白自己也不知怎么僵住了。才缓过神来。

    “小姐能写出“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如此绝世佳句,真令人佩服。在下南宫傲风今得以领略小姐惊人才华,真是有幸。”另一个男子走过来抱拳对夜疏影冷冷的说。

    夜疏影看着这个男子一火红的衣袍,使他整个人显得张狂,一玩世不恭的气势。俊美中透出邪魅。这个人就是北齐大名鼎鼎的才子,最年轻的右丞相南宫傲风,一年中从籍籍无名,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看见绝非一般。

    “右丞相,你好,久仰大名,今得见,是我有幸才对。我的这点学识,与你的旷世大才相比,不值一提。”

    “哦,听小姐的话,才学莫非还分大与小。”一直注视着夜疏影,没有说话的那个为首的白袍男子开口了,声音里透出霸道和威严。

    “当然”夜疏影不亢不卑地看着白袍男子说。

    “哦,那何谓小才,何谓大才。”白袍男子转坐在中间的一张椅子上问。浑散发出不凡的气度。

    “所谓小才,就是寄山水、悲伤秋。所谓大才,则是运筹帷幄、心怀天下。则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几个人听了夜疏影的话,吃惊的瞪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夜疏影。

    那个白袍男子则站了起来带着几分激动:“好一个“运筹帷幄、心怀天下。好一个“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小姐,你的才华非一般人可比。不知可否告知芳名啊。”

    “这倒是没有问题,不过,取之,先与之。”夜疏影迎着白袍男子灼灼的目光淡然地说。

    “好一个,取之,先与之,没问题,我可以告知你我的姓名。我、、、”白袍男子霸气地笑着说。

    “等等”夜疏影伸手制止住白袍男子的话。“在你告知你的高姓大名前,我还有一个问题。”

    “好,你说。”白袍男子又坐下说。

    “我一旦知道了您的真姓大名,势必不能如同现在这样平等、随意。所以我想要您一个特许,就是还像这样,保持平等、随意的现状,不去讲求繁杂的虚礼,大家轻轻松松、海阔天空地笑谈天下事。”

    夜疏影平静的讲出了自己的要求。自由平等惯了,在这个尊卑分明的社会,自己可真不愿意摧眉折腰啊。因此能为自己挣一份福利是一份福利。

    听了夜疏影的话,几个人呆住了,听这个姑娘的话,她是早就看出皇上的份了。却还是镇定自若,波澜不惊。还大胆的提出不尊礼法的条件,真是强悍。而且还犀利地指出想知道她的名字,就得皇上用真名来交换。

    白袍男子则没有说话,只是又站了起来,盯着夜疏影的眼睛注视着。

    夜疏影毫无惧色地回视着,等待着。眼中一片清澄透明。

    “你是怎么知道。”白袍男子的语气中透出一丝煞气。

    “看出来的。”夜疏影依旧毫无惧色地回答着。

    “怎么看出来的。”

    “你上所独有的王者之风,虽然有所隐藏,却还是流露于无形,让人无法忽视。”

    听了夜疏影的话,白袍男子拧眉凝重的神色舒展开不少。

    “那,在你看来,何谓王者”

    “王者肩负国家的兴亡,民众的艰苦,天生的使命注定了他的付出、他的承担。无论他脚下的路是怎样坎坷崎岖、荆棘密布,都注定要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王者得有弑神杀佛、雷霆万钧的手段,知人善用、刚柔并济的手腕。包容天下、泽被苍生的襟。”

    “只是王者的高高在上,就注定了高处不胜寒的寂寥。”

    夜疏影大方的娓娓道来。以自己目前的状况,要想在这个等级森严的异世站稳脚跟,必然要有一定的后盾。

    既然要寻求帮助,这无疑是最好的合作伙伴。怎么说也得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诚意和价值。取之,先与之嘛。不然不是白投石问路了吗。

    夜疏影的话语虽然平淡,却如重锤点点滴滴的敲击在白袍男子的心灵深处,他表凝重、面色复杂地看着夜疏影,心里震惊、赞许、怆然、感叹、佩服、期待、庆幸、欢喜、、、、、百味杂陈。

    特别是那句“高处不胜寒的寂寥。”深深的刺痛了他武装的很坚强的心。

    他怔怔地看着夜疏影。

    其他几个人听了夜疏影这一番话,更是惊叹、敬佩的说不出话来。

    一时之间,房间里的氛围变得沉重压抑、静溢无声。

    过了片刻,白袍男子走到夜疏影侧:“你真是与众不同啊,你的见解让朕耳目一新、大开眼界。好朕今天许你平等、随意。上官璟炫我的名字,记好了。姑娘,你呢。”

    “皇上,你、、、”南宫傲风惊呼着,皇上怎么能这样,再说这个女子虽然才绝世,可毕竟底细不明,是敌是友还不知道。看到上官璟炫抬手制止了自己,南宫傲风愤愤地扫了了夜疏影一眼,不再说什么。

    萧逸白也上前拉了一下南宫傲风的衣袖,看着夜疏影,不知还会带给自己什么样的冲击,只知道自己现在很后悔,看见上官璟炫看夜疏影的眼神一点点的变化,他的心就一点点沉重、、、、自己能跟上官璟炫争吗?争得过吗?

    对于南宫傲风的敌意,夜疏影冷然相对。

    “冷清浅”夜疏影柔柔的吐出三个字。既然与冷夫人假扮母女,以后这个份,就用这个名字吧。

    夜疏影、夜未央、林疏影、现在又一个冷清浅,想到自己的这些名字,夜疏影心里泛出一点无奈,谁不想简单、无虑的活一辈子啊!!

    “冷清浅,不错好名字。”上官璟炫念到:“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看着夜疏影的平静无波。上官璟炫追问了一句。这个名字和她的气质还是蛮相符的。

    “名字吗,一个代号而已。”夜疏影摇了摇头,难道要我给你解释“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夜黄昏”。

    “冷姑娘,你的见解,你的才华,在下佩服,可惜呀,你不是男子,不然必定可以入朝为官,成就一番为国效力、辅佐君王、造福百姓的功业。”南宫傲风朝夜疏影谕掇地说。

    “不是男子一样可以为国效力、,国家兴旺,人人有责。不入朝堂同样可以造福百姓,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夜疏影没有理会南宫傲风,对上官璟炫说。

    “哦,我可要看看,你如何为国效力,造福百姓。”

    南宫傲风不可置信的说:“为民造福可不是吟诗作赋哦。”

    不好意思,今天上午去医院了。更晚了一点,抱歉。

    可能这两天更新的时间会不确定,但是,保证每天都有一更。

    谢谢各位的支持和关注。

    我们这里现在下了大雨,如果是票票雨就好了 !!!!!!!!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木棉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