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震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天涯孤鸿 书名:木棉皇后
    萧逸白心里暗暗地骂“无耻,连灾民的事,都被利用来做文章,真是无耻。”可以没有办法,还得配合着。

    怎样才能让他们的如意算盘落空呢?只有是有人能比过林飞燕。想着目光竟然不由自主的朝夜疏影飘去。

    表面依旧平淡的说:“林小姐有此古道肠,萧某佩服。时间也不早了,林小姐请。”说着坐了一个请的手势。“等你们二位写完就开始评定吧。”

    然后看着众人及刘复之和另外一个一直坐在椅子上,冷眼看着这一切,没有任何表的一个儒雅的老先生说。“刘太师,周老。你们看这样可好。”

    “我们都没有异议,就看刘太师和周老先生的意见了。”那些文士纷纷朝萧逸白摆了摆手,又转看着那个周老说。

    一直在闭目养神,好像周围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无物的这个周老,抬起眼皮,看了夜疏影一眼,又闭上了眼皮,攥着手中的拐棍敲击了一下地面,摇了摇头。

    看到萧逸白的目光,以及大多数的目光,依旧驻足于夜疏影上,林飞燕心中的嫉恨喷薄出。她拼命握拳克制着自己。

    “好,老夫也没有异议。飞燕,你体支持的住吗!”刘复之听了萧逸白和众人的话,看着林飞燕惨白的脸色说着,关切地看着林飞燕。

    他怎么可能想到,林飞燕脸色不好,这会可不是装的了,是被气的。

    “没事,外公,为了灾民,飞燕一定会坚持的。”林飞燕吸了一口气,怏怏地说。

    要不要这么假眉三道,真是。萧逸白腹诽着。

    夜疏影漠然地看着,以前这样沽名钓誉,逢场作秀的政客见到多了。见怪不怪了。

    “这位小姐也是参加征联的吗?”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林飞燕不可置信的看着夜疏影,压抑着心中的愤恨问。

    “是的,本来这位小姐准备要开始了,被林小姐的到来打断了,现在看你们二位,谁先来。”萧逸白跺到长桌跟前,别有深意地看着夜疏影和林飞燕说。

    不知怎么,他看着一直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的夜疏影,想到她先前的那些言论,心里就觉得安心,这个姑娘一定能比林飞燕强。

    “不好意思,小姐。飞燕体不适,先来好吗?”林飞燕摆出虚弱无比的神态,弱弱地对林飞燕说。眼神中一闪而过腾腾的杀气和恶毒。

    没有逃过萧逸白的双眼,也没有逃过夜疏影的双眼。

    “没问题,你先请。”夜疏影淡然地说,根本看不出任何波动。然后随意找了个座位,优雅地坐下。看不出是何种的绪。

    听了夜疏影的话,林飞燕在丫鬟的搀扶下走到长桌旁,上前提笔先写了一副对联

    座上不乏豪客饮,门前常扶醉人归

    润诗润画犹润颜,醉醉笔亦醉心

    “好,这是今天老夫见过的最好的一副对联,不愧是京城第一才女,好文采”看到林飞燕写的对联。有人叫好说。

    “真是一副好对联。”

    “刘太师您好福气呀!”

    “应该说焰王好福气。”

    林飞燕听了众人的称赞,心中充满窃喜,骄傲地瞟了夜疏影一眼想:光长的漂亮只能得一时光彩。今我就要凭才华盖过你的美貌,让众人关注的目光依然停留在我这里。

    然后铺了一张新纸开始写诗。

    壶天居

    今上壶天居,如迷沿府深。

    枝歌千调曲,客杂五方音。

    藕白玲珑玉,柑黄磊落金。

    酣歌恣萧散,无复越中吟。

    “好诗,好诗。寓于景”众人有称赞着。

    “我看,不要再比下去了,林小姐的对联和诗无疑是今天的最佳。诸位,你们看呢?”

    “对,我也是这样看。你说呢?”

    “是啊,只怕难得超越了,就要如此佳作来压轴吧!”

    “是的,我们还是问问刘太师和周老还有萧公子的意见吧!”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林飞燕听了,心中的妒意和憎恨总算平息了一点,自负的放下笔说:“飞燕献丑了。”

    “小姐,你请。”林飞燕转假意对夜疏影说着。心里想:识趣的,你就自动放弃,不要在我跟前献丑了。不然会输得很难看。不过也好,我还真想看看你狼狈的样子。

    “我看还是让这位小姐写完再说吧。”萧逸白挥手制止了众人的议论,然后转对一旁波澜不惊的夜疏影说:“小姐请。”

    “谢谢。”夜疏影看着略显忐忑的萧逸白,慢慢地朝长桌走去,走到萧逸白旁停了下来,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放心吧!不会让你失望的。”说着朝萧逸白不时不由自主看着的雅座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

    夜疏影一上来,就凭借特有感觉,发现有两个雅座暗潮涌动,里面的人气势绝不一般,而且好像还特别关注自己。这才引起夜疏影的警觉。不然她才懒得理会呢。

    这也她多年的特工生涯练就的本领。凭借微弱的气息的变化,最大可能地提前感知周围所暗藏的一切。以便自己及时、准确地做出应对。

    后来又观察到萧逸白用敬畏的眼光,不时的不经意的瞟着其中一个雅座。

    夜疏影知道萧逸白的份。能让萧逸白敬畏的人,一定不一般。而且在壶天居开张的子来到这里,却又不不显山,不露水。雅座里面的人难道是、、、、、

    听了夜疏影的话,萧逸白的心里一惊,他狐疑地看着夜疏影从他面前走过,走到长桌前。心里波涛汹涌。表面上依旧保持着平静。

    夜疏影再次看了看萧逸白,嘴角泛出一丝笑意,不错,处变不惊。

    然后铺开一纸大张,取了一只大号的狼毫笔,蘸足了墨,一挥而就。

    壶里满乾坤,须知游刃有余,漫笑解牛甘小隐,

    天下无尔我,但愿把杯同醉,休谈逐鹿属何人。

    看到夜疏影写就的对联,众人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但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幅对联比其刚才林飞燕那副无论是内容,对仗、还是所蕴含的哲理、影的道理等等方面来说,差别不是不是一点点。

    再加上,对联中巧妙的嵌入了“壶天”两个字,浑然天成,没有一丝一毫的唐突。品读对联里所包含的深意,每个人的心里都泛起了涟漪。

    夜疏影没有理会众人的惊讶,将写好的对联放在一旁,取过一张更大的纸张铺好。凝神片刻。挥笔写下一首诗。之前她就想好了盗用李白的行路难,可以投石问路。只是把题目改成《酒歌》。

    酒歌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渡长河冰塞川,将登高山雪暗天。

    闲来垂钓坐江上,忽复乘舟梦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夜疏影写下最后一笔,随手将笔一搁。

    这时整个二楼大堂静的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见。众人已经石化。

    夜疏影看着这些人的惊愕想:还好,为了投石问路,我选了《行路难》,如果我用《将进酒》这帮人还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

    一直坐着,没有说话的众人口中那个周老,这时站了起来,拄着拐杖跺到长桌前,看了夜疏影一眼,又扫了一眼围在长桌边的众人,然后看着桌上夜疏影刚写的诗,抑扬顿挫,饱含感地念着夜疏影写的对联:

    壶里满乾坤,须知游刃有余,漫笑解牛甘小隐,

    天下无尔我,但愿把杯同醉,休谈逐鹿属何人。

    以及夜疏影刚写完的“酒歌”。

    、、、、、、、、、、、、、

    还特别将最后两句重复了一遍。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我周政颐此生能读到如此妙联和佳句,致死无憾呐!”

    听了北齐文坛泰斗周政颐亲自的诵读,并给出如此高的评价,众人心里更激动的溢于言表。当时看着夜疏影写这首诗时,众人的心,就像被一股气势击中似的,有一种激动的绪好像要喧嚣而出一样。整个人像被注入了一股莫名的东西,使人觉得振奋、感慨、震撼。

    确实,不说姑娘的诗句的精妙、优美。光是其中的内涵、寓意,其中的大气磅礴。林飞燕的作品是没有任何一点点可比的。

    再者,还有一点就是,这个姑娘的书法,不同于一般女子的清丽婉约,甚至还超过大多数男子的笔力雄厚。

    整副作品大气浑厚、笔酣墨饱,字体鸾翔凤翥、铁画银钩、入木三分。光就书**底来说,林飞燕都无法望其项背

    更不要说别的了。

    那个萧逸白一直关注的雅座里的一个白袍男子听到周政颐念出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的句子时,手中的茶碗掉到了地上。他都没有理会,朝门口走去。刚走两步就被另一个男子拦着了

    “爷待会请她到这里一叙,不是更好一些。”

    听了劝告,白袍男子,收回脚步,依旧走到观察口,按捺着心中的震撼,注视着大堂冷漠、疏离地看着众人的夜疏影。

    尽管大堂比较嘈杂,夜疏影还是听到了那一声沉闷的杯子落地的声响。她抬头瞄了一眼,发出声响的雅座,发现萧逸白也惊愕的看了一下那里。

    “好了,时候不早了,请各位对今的所有作品做出评判。”萧逸白平复着内心无以言表的激动,以及刚才听到声响的惊愕说。

    “那还用说,当然是这位姑娘的作品。”

    “是啊!”

    “旷世之作啊!”

    “今天真是有幸,能读到如此佳句啊!”

    “我看,这个京城第一才女的称号只怕是要易主了!”

    “嘘、、你小声点。别要刘太师和林小姐听见了。”

    “我这不是很小声了嘛,他们听不见的”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挥手制止了众人的七嘴八舌,萧逸白对刘复之说:“刘太师,你看由谁来做最后的评判呢?”

    刘复之强压着心中对夜疏影的愤恨,以及对一旁摇摇坠的林飞燕的担忧说:“鉴于老夫的外孙女林飞燕的参加,为了公平起见,我看就有周老来做最后的评判吧!”

    哼,知道你这小儿排挤老夫,倾向于周敦颐,居然还想要老夫亲口说出来。不过也好,结果已经很明了了,从周政颐口里说出,总比从老夫口里说出好。飞燕心里也没那么难受。

    票票啊、票票啊

    你是我的心

    你是我的肝

    你是我的芹菜炒豆干!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木棉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