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以树的形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天涯孤鸿 书名:木棉皇后
    看着听了自己的一番新奇的言论后,震惊之余却若有所思的红衣女子,夜疏影心里有些许欣慰。是个聪明的,有一定的思想的女子,对的起自己的出手相救。

    因此决定再烧一把火。“能告诉我,你以前心目中理想的夫君是什么样的吗?”夜疏影打断皱眉沉思的红衣女子,问了这么一个好像与目前的话题不相干的问题。

    “像一棵大树,可以为我遮风避雨,可以让我依靠。”红衣女子想了片刻,略带一丝羞涩地说。

    “那你呢,你的夫君像一颗树,你对自己的定位又是什么呢。”夜疏影接着问红衣女子。

    红衣女子迟疑了片刻说:“我、、、我就是缠绕着大树的藤蔓,和大树生生死死不分离。”

    “藤蔓,这就是你给自己地定位咯。”夜疏影看了红衣女子一眼说。

    “好,看在英雄所见略有所同的份上,送你一首诗,一个和你一样,将自己的夫君视为树的女子所写的,不过她对自己的定位可和你很不相同哦。”

    夜疏影看着红衣女子,轻轻地将诗句读了出来。舒婷的这首“致橡树”是她最的一首诗。

    诗中所表达的独立、平等、互相依厚又相互扶持、理解对方的存在意义又珍视自生存价值的观,是夜疏影所认可的和推崇的。

    我如果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你——

    绝不学痴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

    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光。

    甚至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吹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

    坚贞就在这里:

    ——

    不仅你伟岸的躯,

    也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这首诗的名字是“致橡树”,我家乡的一个女诗人写给她的夫君的,她和你一样,也把自己的夫君看作大树。在她心里,她的夫君是一棵橡树。而她自己则是一棵可以和橡树比肩而立的木棉。”夜疏影缓缓地念完“致橡树”对红衣女子说。

    “橡树、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像我这样的弱女子,也可以成为一棵能搏击风雨的树吗?”红衣女子不可置信的念叨着。一脸的疑虑中透出了丝丝的心动。这可没有瞒过夜疏影敏锐的双眼。效果果然不错。

    “为什么不可以呢!!只要理解你自尊、自、自立、自强,并努力做到,就没有什么做不到的!!!”夜疏影悠然的语气中透出了鼓励。

    “我、、、、可是、、、、”红衣女子还是有点疑虑。

    “看的出,你有优越的家庭背景,受过良好的教育。有这么好的基础条件,你难道对自己没信心吗。”

    “弃我去者,昨不可留。忘了以前的种种,为自己好好地生活,不依附与别人,自主、快乐、幸福地生活,寻求等待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夜疏影继续打消红衣女子的疑虑,并且从正面鼓励着她。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弃我去者,昨不可留。不依附于别人,为自己好好的生活,我真的可以做到吗!”红衣女子看着夜疏影,眼神和语气中虽然还有丝丝疑虑与困惑,但大部分已是坚定和决然。夜疏影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红衣女子,带着一丝鼓励、一丝欣慰,点了点头。

    看着夜疏影的点头,红衣女子沉默了片刻,然后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看着夜疏影坚定地说:“我一定可以做到。虽然我不可能像木棉那么伟大,但是我至少可以不做依附于大树的藤蔓。我要自主、快乐、幸福地生活。”

    “好,你一定可以,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吧!!”夜疏影赞赏地说。

    “蓉儿你千万别做傻事。”夜疏影的话音刚落,一个焦急地声音伴随着一个影冲进了壶天居。环视片刻后,扑到了夜疏影她们桌前。

    一个长的与红衣女子有几分相像的,长相颇为俊美的男子站在桌前。一把抓着红衣女子的双肩摇晃着说:“蓉儿,你没事吧,没事就好,有什么事告诉哥哥,哥哥会为你做主的,千万别想不开呀。再怎么样你也不能做傻事呀。你要有个三长两短的,爹娘会多伤心呀,哥哥会多伤心呀、、、、、”

    “你妹妹,本来没什么事,你再摇下去,她肯定会有事。”夜疏影看着刚才扑到自己跟前,抓着红衣女子不停摇晃的这个锦服男子幽幽地说。真是,这样摇下去会急猝死的。

    “哥哥,我没事,我再也不会做傻事了,真对不起,要哥哥为蓉儿担心了。”红衣女子拉住男子的手说:“姐姐谢谢你,你虽然不见得比我大,但是听你一席话,让我受益良多,蓉儿尊你为姐姐,你没意见吧。”

    夜疏影没有说话,只是淡然地摇了摇头。

    获得夜疏影的首肯,红衣女子继续说:“姐姐,谢谢你,谢谢你今天点醒蓉儿,谢谢你今天救了蓉儿。蓉儿一定将你的话铭记于心。努力地好好生活。快乐的生活。”

    “不用谢我,真正救你的是你自己。好了,折腾了这么久,你一定累了,快跟你哥哥回去吧。”夜疏影轻轻地说。

    “是啊!蓉儿,跟哥哥回去,看你这一、、、”男子疼的看着红衣女子说。说着准备拉红衣女子往外走。

    “好的,哥哥”红衣女子温柔地答应着,离开了座位,突然她想起什么似的转说:“再等一下,哥哥,”然后看着夜疏影犹豫片刻说:“姐姐,我、、我想问一下你、、、”

    看着红衣女子言又止的样子,夜疏影说:“你是想问,如果你选择了第一条,我回告诉你什么样的方法对吗!!!

    听了夜疏影的话,红衣女子吃惊地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夜疏影木然地点了点头,怯怯地说:“姐姐可以告诉我吗!!!”

    “当然可以。”夜疏影淡淡地抬起手,指了指,红衣女子开始坐过的回廊的围栏说:“也是八个字:多有打扰,你请继续。”

    夜疏影说完,收回手,端起茶杯品了一口。平淡地看着听了她的话,若有所思的红衣女子,没在说什么。。心想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完了,该怎么做及要看你自己了。”

    “姐姐,谢谢你。我明白了。谢谢你。”红衣女子说着朝夜疏影深深地施了一礼。站起来时突然朝地上倒下去。

    “蓉儿,你怎么了,别吓哥哥。”男子惊叫着,一把抱住了红衣女子,没让她摔在地上。

    夜疏影上前扶着红衣女子,悄悄的替她把了一下脉。然后对男子说:“是忧郁过渡。心力交瘁,再加上刚才又吹了半天冷风,所致。没有大碍。解开心结,放宽心态,休息几天就没事的。快带她回去吧,多开导开导她,亲人的关怀是抚平她内心伤痛最好了良药。”

    男子听了夜疏影的话,抱起红衣女子,转大步朝壶天居的门口走去,走了几步又折回到夜疏影桌前,“姑娘,谢谢你救了我妹妹,在下洛城鹰正阳,请问姑娘芳名,家住何处,改天正阳必定亲自登门重谢。”

    “举手之劳,无需言谢。快带令妹回去吧,她需要好好休息。”夜疏影摇了摇手说。

    “在下唐突了,还是想请教姑娘芳名。”鹰正阳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风华绝代,令人不敢正视的女子,继续追问。

    “有缘自会再见,无缘何必相知。”夜疏影冷冷地拒绝了,虽不知洛城鹰正阳是何方神圣,但从周围人吃惊的样子来看,必定大有来头。救人只是自己一时兴起,以及自己对生命的尊重。没打算牵扯其他。

    说完没有再理会鹰正阳,扭头看着窗外的夕阳西下。

    见夜疏影的冷漠与坚持,鹰正阳看了看自己怀里,昏过去的妹妹,犹豫了片刻,说了一句:“那就多谢了,有缘再见,告辞。”

    转快步出了壶天居。

    萧逸白一直看着事的发展,听到夜疏影惊世骇俗的言论。惊讶、赞叹如同波浪一般,一波一波的激着他的心。看着鹰正阳离开的背影,萧逸白快步走上前,来到夜疏影跟前,抱了一下拳,“在下萧逸白,多谢姑娘今天解我壶天居之危。”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木棉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