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亲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天涯孤鸿 书名:木棉皇后
    铺天盖地的雨幕狂肆的倾泻着,好像一个巨人张开血盆大口要把大地吞噬一般。

    夜疏影没有因为连的暴雨而影响心,正心大好的躲过那几个明是看家护院,实是监视林疏影和罗漫的侍卫,躲在别院书房的密室里刻苦攻读,勤奋练习。

    在这个架空的异世重生的这些子,夜疏影除了拼命锻炼,改造这具让自己得以重生的羸弱的体,以便尽快恢复自己以往的手意外,做的另外的事就是思考和探究。

    前世的夜疏影还在襁褓中就被遗弃,在孤儿院的生活要夜疏影确定了被动就会挨打,拳头下面出真理的人生观。因此夜疏影在孤儿院是出了名的霸王,打的那些比她大的孩子都对她唯命是从。打遍孤儿院无敌手。

    后来,被带到中局接受训练,中局残酷、无、优胜劣汰的训练,以及被淘汰后可怕而又悲惨的结局,使得夜疏影拼命地使自己强大,不被淘汰。也确定了夜疏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还之的人生信条。

    在夜疏影以往的记忆里,她的生活中不是无休止的五花八门的各种训练,就是刀口血、九死一生的执行各种任务。她的命不是属于自己的而是属于国家的,她从来没有没有为自己活过一天。以往那个世界,夜疏影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享受过温,唯一的一丝慰藉来自那个冷血、残酷犹如冰块的教官。老天怜悯她。给了她一个重生,再世为人的机会,她一定要好好的为自己自由、快乐、平淡的活一世。

    只是她对这个陌生的世界知之甚少,今后要何去何从呢,这具体的那个挂名的爹林劲松是靠不住的,也绝对不是什么善茬,仅仅因为一个莫名的命带凶煞就将自己心的女人,用命换来的女儿抛弃在别院不闻不问,任其自生自灭,任由夫人和下人虐待,欺辱。如果不是罗漫这些年地照顾和呵护,林疏影还指不定怎么样呢。

    来到这个世界,夜疏影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罗漫。想到罗漫,夜疏影心里一暖。开始罗漫对她无私的保护和照顾,细致的呵护与关,要已经习惯了冷漠的夜疏影很不习惯,可是慢慢的被罗漫不屈不挠的温给融化了。夜疏影第一次有了想把罗漫当亲人的想法。

    无意中从老花工嘴里得知罗漫为了林疏影的生活能平安一点、好一点。多年来受着那几个禽兽不如的侍卫的肆意凌辱。夜疏影就有杀人的冲动。同时也感叹,林疏影的生母月如歌与罗漫到底有什么渊源,可以要为丫鬟的罗漫在月如歌死后,如此隐忍、坚韧的为林疏影付出。

    这些年,罗漫要林疏影装疯卖傻,黑纱蒙面,的确在最大限度上保护了林疏影,只是,罗漫的能力毕竟有限,林疏影还是死了,而且是不明不白的死了。如果罗漫知道自己这些年来,忍辱含垢,拼死呵护的林疏影已经香消玉殒了,还不知会怎么样的伤心和绝望。夜疏影决定一定要维系这个善意的谎言,当好林疏影。

    夜疏影暗下决心,要尽快带着罗漫离开这里,去过一种自由、用尊严、不用担忧的生活。并且要欺辱过罗漫的侍卫付出血的代价。夜疏影觉得当务之急一是尽快了解和熟知这个世界,而是要是自己变的强大。

    于是夜疏影除了拼命地练习以往熟知的各种技能外,开始探查别院。发现有着丰富藏书的书房,夜疏影如获至宝,投入其中汲取着关于这个未知的世界的各种信息。一次夜疏影不经意的从书柜的一个角落取出一本书,特别的手感,引起有着特工敏锐感觉的夜疏影的注意。一番探究,夜疏影发现了书柜后面的密室。

    密室里除了桌椅和一张之外,只有一个摆在墙角的,布满灰尘的红木箱。夜疏影打开红木箱,里面只有一个类似于“鲁班木”的东西。夜疏影不仅感叹这个世界的人的智慧也不可小视。“鲁班木”可是中国古代人民智慧的结晶,是不可多得的瑰宝。只是这个东西在这个世界也是不是叫“鲁班木”,不知又是谁发明的呢?

    夜疏影轻松地打开鲁班木,里面是一个用油布包着的一本泛黄的书,随意翻看着这本书,片刻间夜疏影欣喜若狂。

    药王神篇,一本包罗万象的医书。本来夜疏影还抱怨过,自己以前怎么不多学习和钻研中医,虽然自己有着精湛的外科医术,可在这个世界因为条件限制,基本无用武之地。总不能每次动手术都要人家强忍剧痛死扛吧,毕竟像那个高个男子有着超强忍耐力和顽强意志的人毕竟是少数。虽说点可以麻醉,可自己又不太会。

    现在有了这本医书,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药王神篇里的孤鸿神针,不仅可以点麻醉,还可以治疗许多疑难杂症,配合以前夜疏影引以为豪的银针。假以时,可以成为厉害的武器,杀伤里不亚于手枪。

    夜疏影废寝忘食的练习和钻研着,凭着本的中医底子,和自己超常的天赋,夜疏影很快就上手了。毕竟知识是可以融会贯通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木棉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