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凤临天下的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天涯孤鸿 书名:木棉皇后
    电闪雷鸣,暴雨如注。狂风夹着雨柱敲打着屋顶的琉璃瓦发出令人心烦气躁的声响。

    林劲松时而背着手在书房来回地踱着步,时而靠着书桌拿起,桌上一卷明黄的圣旨看着。

    从御书房回来到现在,快两个时辰了,他就这样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生着闷气,思量着对策。突然他把手中的圣旨使劲地朝墙角扔去,然后一掌拍在书桌上,坚硬的黄花梨桌面上出现一个深深的掌印。

    丞相府的烟霞苑,装修精美,考究、美轮美奂的正房里,林劲松的大夫人刘艳霞斜靠在窗边的暖榻上看着屋外如瀑的暴雨,懒懒的问:“冬梅,老爷还在书房,没有出来吗?送了晚膳吗?”

    “是的,老爷还在书房,没出来。也不准别人进去打扰。连阿木都被老爷挡在了门外。老爷到现在还没用晚膳。”刘艳霞的贴大丫鬟冬梅一边给刘艳霞轻轻地捶着腿,一边毕恭毕敬地回答道。

    刘艳霞听了皱了皱眉头说:“兰,你去要二小姐到我这来一下。”“是,夫人。”兰点头答应着,撩开厚厚的门帘出去了。

    “阿木没说老爷是为什么事犯难吗?”刘艳霞结果冬梅端上来的茶,饮了一口,担忧地问。

    “阿木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只说,今天下朝后,皇上把老爷单独叫到了御书房,老爷从御书房出来时脸色很不好看,回来后就把自己关在书房,谁也不许打扰。”冬梅从刘艳霞手里接过茶盅说。

    “娘,你找我有什么事。”随着一个清脆声音传来,打扮的明艳动人的林飞燕快步走了进来。让丫环取下孔雀绒披风,坐在了刘艳霞的边。

    “今天皇上单独召见你爹,他今天回来就把自己关在书房,不知道是什么事让他这么烦心,晚膳都没用。娘想要你陪我一起去看看。”刘艳霞看着这个貌美如花,美艳无比,有着京城第一才女之称的女儿。无比慈地说。

    她的宝贝女儿,不仅漂亮,而且聪明,还非常有谋略,这两年来,无论大小事务刘艳霞都找林飞燕商量,很多事上,女儿都帮她出谋划策。是她的好帮手。

    林飞燕听了沉思了片刻说:“娘,我估计皇上单独召见爹,应该和先皇后当年的懿旨有关,走我们一起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说着站起了,利落的披上了披风。一行人来到了书房门口,林飞燕朝站在门口的侍卫阿木示意了一下。

    阿木朝刘艳霞和林飞燕行了一个礼,转敲门说:“老爷夫人和二小姐来看您了。”

    正在里面踱步的林劲松听了后,捡起被他扔到地上的圣旨,威严地说:“让夫人和小姐进来,其他人都散了吧,阿木守着,不要任何人靠近。”

    “是老爷,夫人、二小姐请。”阿木推开书房的恭敬地说。

    “爹,皇上今天单独召见您,是不是为了先皇后当年懿旨的事,是不是和女儿有关。”一进门林飞燕就开始证实自己的猜测。

    “是的,你看。”林劲松压抑着怒气说着,拿起圣旨递给林飞燕。

    林飞燕双手接过圣旨,打开一看,然后迅速地合上,惊叫道:“怎么会这样,不是封女儿为后,而是把女儿指给焰王为妃。皇上这么做,不是违背先皇后懿旨吗?”

    “皇上这么做,并没有违背先皇后的懿旨。这正是爹烦恼的原因,因为当年,先皇后只说要林家的女儿当她的儿媳,但并没有指定是哪一个儿子娶,只要是先皇的儿子都可以。”

    “爹,女儿不嫁,女儿不要嫁给那个凶狠残暴、不近女色、只好男风的焰王,大家私底下都叫他阎王。再说焰王向来与爹不合,女儿如果嫁过去,一定没有好子过的。”

    刘艳霞听了也急的双脚发软,上前抓着林劲松的一只手臂颤声说:“是啊,老爷,飞燕万万不能嫁给那个焰王啊,妾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啊,她可是妾的全部依靠啊。她可是论相貌、论才、不说入主东宫,就是入宫为妃也行啊!妾宁可把她养在家里,也决不能让她嫁给焰王”

    “你说什么胡话,”林劲松厌恶地拂开刘艳霞的手,怒声说:“你说不嫁就不嫁,那是抗旨不尊,要满门抄斩的。”

    “那怎么办。难道真的就只能要飞燕嫁过去。”刘艳霞边哭边说。

    “我也不愿意飞燕嫁给焰王,不然我还愁什么。我知道飞燕很优秀,她也是我的希望。你还记得飞燕出生的时候那个云游的和尚说飞燕有凤临天下的命。那个焰王怎么看都不像九五之尊,他没有那份壮志与雄心。最多也就是一个领兵打仗的将军。出相入将还可以,君临天下可不行,他的道行比皇上差远了。”林劲松拿起圣旨看了看又放下不甘地说。

    “那你再去求求皇上。”刘艳霞听到林劲松说云游和尚,以及凤临天下,脸色变得极不自然,怯懦地说。

    林劲松没有注意刘艳霞的表变化,怒然地说:“哼,皇上就是对我有所猜忌,才下这道圣旨的,皇上想用他的好兄弟焰王来牵制我。”

    在一旁半天没有开口的林飞燕,突然走上前,那个圣旨看了看,然后冷笑了一下,转过,对林劲松笑着说:“爹,女儿有个办法,可以不用嫁给焰王,又可以不抗旨。只是看爹愿不愿意。”

    林劲松听了眼睛一亮说:“什么办法,飞燕你快说,爹可是想了半天,还是一筹莫展。”

    “爹,圣旨上说林家的女儿嫁给焰王,可并没指明是我林飞燕,林家可不只有我一个女儿哟。”林飞燕的眼底泛出一丝凶狠。

    “对对对,我们林家可还有一个命带凶煞的女儿。”听到女儿的话,刘艳霞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激动地说。看到林劲松严厉的目光,又怯懦地往林飞燕边靠了靠。

    林飞燕扶着刘艳霞飞快地看了一眼脸色晴不定的林劲松接着说:“爹,如果疏影妹妹真的是命带凶煞,就更好,要她去克焰王,不正好为爹扫除障碍嘛。”看着林劲松脸色有点缓和,好像有一丝心动,林飞燕决定再下一剂猛药,继续说:“爹,如果注定女儿有凤临天下的造化,可以辅佐一代君王。而焰王有没有君临天下的命,就说明焰王不是女儿的良人,女儿的真命天子是另有其人、、、、、”

    “好,就这么办,我要阿木明天去吧疏影和罗漫接回来,准备一下,要疏影代替你,十天后嫁给焰王。至于飞燕是凤临天下的命的是千万不要伸张,先不急,我自有打算。你们都不要轻举妄动,听我的安排。”林劲松打断林飞燕的话决然地说。

    “不过,疏影命带凶煞,她回来这几天,这么办,大师不是说,她的命可是最克你爹的。”刘艳霞装作十分担忧的样子说。

    “爹、娘,这好办,我们只是在疏影妹妹回来时见她一面,告诉她咱们的安排,然后把她和罗漫安排在最偏僻的院落,不准出来。这几天,我们尽量避免和疏影妹妹见面。再有,女儿明天和母亲一起去法轮寺为爹求道平安符,给爹随带着。再求一块带符咒的黑纱。要疏影妹妹时刻面蒙黑纱。这样就可以挡挡煞气了。反正只有短短的几天时间,应该问题不大。”林飞燕有成竹地说着。

    “好就这么办吧。飞燕你真是足智多谋,是爹的好女儿。以后还要多为爹分忧。陪你娘回去吧,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去法轮寺。”林劲松如释重负地喘了口气朝刘艳霞和林飞燕挥了挥手。

    “好,爹能为您分忧是女儿福分,是女儿应该做的。爹还没用晚膳吧,我要柳妈准备几个可口的小菜,您多少吃一点,您一定要惜自己的体,您不仅是北齐的肱骨之臣,更是咱们林家的支柱和依靠啊。”林飞燕安奈着内心的激动,温柔贤淑地说着。

    “是啊,女儿说的对,老爷,你也早点休息。你今晚去妾那,还是去哪里。”刘艳霞也满心欢喜地说。“要柳妈准备点吃的送到书房来。我今天还有事,哪儿也不去了,就睡在书房了。你们回去吧。”林劲松厌烦地朝刘艳霞摆了摆手,温柔地看了林飞燕一眼,转走到书桌后的太师椅上坐下。

    “是。”林飞燕没再说什么,扶着刘艳霞走出了书房。

    一回到落霞苑,进到房间里,刘艳霞怒气冲冲地扯下披风,使劲地甩在了地上,还踩了几脚,恶狠狠地说:“这么多年了,他心里总是忘不了那个人。”说着走到桌前,死命地挥手,将桌上的东西全部给扫到了地上,地上顿时一片狼藉。吓得几个丫鬟和老妈子全部跪在了地上。

    “你们都下去吧!”林飞燕看着面目扭曲如泼妇一般的刘艳霞,皱着眉头,威严的朝跪在地上,吓得发抖的丫鬟、老妈子挥了挥手。然后抓着半疯狂状态的刘艳霞,一起走到暖榻上坐下。

    “娘,你不至于和一个死人怄气吧。别气了,你有精力,还是多提防提防二娘吧。她可是生了我大哥。”林飞燕不屑地看了刘艳霞一眼,安慰着刘艳霞。

    “死人,你别小看死人,那个人,就是死了还抓着你爹的心。女儿,你不知道,这么多年了,你爹晚上嘴里叫的都是那个人的名字。老二生了儿子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得不到你爹的心,你爹和她欢好是不也是叫着那个人的名字。”刘艳霞拼命地扭着手里的丝帕,愤愤地说着,语调尖利而刺耳。

    看道面前的林飞燕,不自然的低了一下头,意识到女儿还是一个云英未嫁的姑娘家,自己说的话太露骨了。刘艳霞忙倾抓着林飞燕的手换了一个话题。“女儿,你真不愧是第一才女,你爹忧心半天的事,你一出马,就给解决了。你以后多帮你爹分分忧,以你的聪明才智,一定可以要你爹依赖上你,离不开你的。儿子又怎么样。我女儿可不比儿子差,说不定还能风临天下呢,那你可给娘张脸了。你说皇上怎么就舍得把你指给焰王呢?娘知道了,一定是皇上还不知道你的好,也是,你这几年都在没进过宫了,皇上都三四年没见过你了。光听你的第一才女的名号可不行,得想办法要皇上见见你。娘明天就带你进宫去给太后请安。你这么漂亮,这么有才。皇上只要见到你,一定会被你迷住的。到时候、、、、、、”

    看着沉浸在自己美梦中,喋喋不休的刘艳霞,林飞燕鄙夷的皱着眉头,好不客气地打断了刘艳霞的话。“娘,女儿的事,你就不要心了。爹会安排的。”

    “哼,靠你爹,可靠不住,他心里只有那个人。还有老二那个狐狸精,一定是见不得我们娘俩好,指不定在你爹的耳边扇了些什么风,要不这几年,你爹都没带你进宫。也不许你娘我带你进宫,真不知你爹心里怎么想的。哎,你娘我真是可怜,不仅要跟要跟死了的人斗,还要和一个活着的狐狸精斗,真是累,这子那天是个头啊。刘艳霞愤然而又心酸地抱怨着。

    “娘,你可别小看我爹,爹绝对不是一个会被儿女长所绊藉的人,如果他心里真的忘不了月如歌的话,怎么会这么多年对林疏影不闻不问,任由你刻薄和虐待了。”林飞燕松开刘艳霞的手说。

    “那还不是因为你爹怕那个小人命带凶煞,会克到他,才会把她们两放到别院的。”刘艳霞心虚地申辩着。“放到别院没错,可不是住柴房,吃不饱、也穿不暖。还不准读书哦。娘你可别说这是爹的意思,而不是你的私心哦。”林飞燕轻蔑地说。

    “你这个死丫头,你到底是不是和娘一边,你难道同那个小人,真把她当妹妹。”刘艳霞听了林飞燕的话有点恼羞成怒,尖声地说着。“我就是故意整那个小人。谁让要她有一个人的娘。活着霸者你爹,人都死了还要你爹念念不忘。”

    “娘,你太不了解我爹了。怪不得爹不待见你,我说了爹不是一个种,他对月如歌念念不忘一定另有原因。我可不是同林疏影,你拿她出气我不管,我现在只是想怎么使她心甘愿的代替我嫁给焰王。不要出什么差错。到时候倒霉的可是我们。”林飞燕没有理会刘艳霞的恼羞成怒。

    听了林飞燕的话,刘艳霞自信满满地说:“女儿,这个你不用担心,林疏影从小就痴痴呆呆,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傻女,不会对我们的安排有什么异议的。罗漫,一个丫鬟,也好对付,不然这么多年都被你娘我吃的死死的。你就放心吧!”

    “那样最好,不过还是要小心点,千万别出什么差错,小心使得万年船,娘你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去法轮寺。要去求几道平安符,等林疏影来了后,我们可要离她远点。我可不想被她克到。娘你也是,这个事还是谨慎点没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说着起出了房门。

    看着林飞燕的背影,刘艳霞脸色青红交错,极不自然。口里木然地念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丞相府书房里,林劲松用过晚膳,屏退了所有的下人,包括阿木。走到书柜前,取出一本书,按了一下藏在里面的按钮。书柜朝两边移动,露出一个暗门,林劲松按了一下开关,门打开了,他低头走了进去。

    进到密室,林劲松从角落的一个柜子里,取出一个卷轴,走到密室的桌子后的太师椅上坐下,把卷轴铺在桌上,仔细的看着。

    嘴里喃喃地念叨着:“歌儿,别怪我狠心,只是我们的女儿命带凶煞,我也没办法。飞燕是我们林家的希望,所以只能委屈疏影了。疏影天生痴傻。嫁给焰王可是为正妃,也不是很差。焰王虽然凶残应该不会太为难一个痴傻的人。再说罗漫会照顾疏影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木棉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