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你还是高估了你自己啊!

    只见自留水一招“鹰击长空”,空气都在颤抖,谭风只感觉自己耳边的气流在此刻突然加快,压迫这自己的血管,直到自己沸腾的鲜血有涌出的感觉。感觉到体的症状,谭风立刻将风灵剑法的心法通过周缓缓运转。

    看到静心调理的谭风,自留水冷笑道:“小子,这次我让你看看我自留家的独门绝技。”说完手上的动作就不停的变换起来。

    而在一旁的风流看到自留水的举动,立刻打声对谭风说:“小兄弟,小心啊,这是自留家的独门绝技——又见吹烟,此功夫是一门毒功,小兄弟,你可要小心应付啊。”

    听了风流的描述,谭风摒吸一口气,对着风流笑了笑说:“前辈放心,小子我自有分寸。”不知什么时候手中已经多了把软剑。

    “鹰击长空”的招式加上独一无二的毒功令自留水的战斗力瞬间大增数倍,每次都是与谭风的体轻轻擦过,伤发丝而未伤到要害。

    自留水轻轻地吹动手中的发丝,狂笑道:“这次可以伤你发丝,下次定可取你命。”

    “是是是,自留老前辈脸皮功夫真是炉火纯青,小子我佩服的五体投地啊。”说着还向自留水抱了抱拳头。

    “小子找打。”只见自留水轻功一展,体已经到谭风的正前方,面对自留水的攻击,谭风使用软剑应付起来。

    软剑,硬可敌千斤之力,软可如水浸滋万物。软剑在自留水的体周围不停的游转,自留水的攻势虽猛,但却不可不躲过软剑的伸缩百变。

    反观另外两人,风流虽受重伤,但却将自留山玩弄于鼓掌,而游刃有余。在倜傥大侠的边,像自留景这样的货色已经不可以催动他内心的暴力之色。两人平分秋色,各有千秋。

    “风流倜傥二文君,果然名不虚传,今天我们三兄弟算是领教了。为了不让我们所要关注的人少受苦,我们两个待速战速决啊。”看着因为谭风而改变的局势,自留景一边打一边对倜傥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就是不分出胜负,结局也已经定了。不是吗?”一眼看破自留景心思的倜傥反问道。

    “我看未必,”

    “那就让我们看看谁才是最后的赢家吧。”倜傥说完就开始启用自己全部的内力,因为他知道只有奋力一搏,才可百分之百的获胜。对于大哥,虽可以勉强支撑自留山的攻击,但大哥毕竟有伤在,不易长期处于搏斗当中,而对于那位青年,虽然凭借软剑之厉可不落下风,但毕竟是需要软剑在手,倘若出现什么意外世故了,怎么办?难道要让兄弟二人命丧与此?尽管自己的武功比自留景高,但是还需要速战速决,因为时间不等人。

    错乱的手印,复杂的招式,在倜傥的面前不断变换,忽然,一朵雪花出现在倜傥的额头,转瞬便消失不见。看到突然气息暴涨的倜傥,自留景心里一阵心惊。旋即不敢怠慢,使出自留家的祖传绝学——又见吹烟。

    两个世俗少见的绝世武功在田野里对轰。

    自留景虽然不知道雪花武功是什么,但根据它的威力如此强大,也可推断出这项绝学定然不俗。

    “呼呼呼呼,倜傥老前辈,咱们就此罢手吧?你我双方都没有伤亡,彼此也没有失去什么?”感受如此强大的武功,自留景出声问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现在知道还怕了?晚了!不是说你家的又见吹烟不是很牛吗?再来两招,我看看。咳咳咳”倜傥喘了口气,又道“倘若不是今天受了伤,你感觉我会用这麽长时间对付你?笑话!”

    “是是是,那您的意思是?”就在这时,自留景的双手动了,双手齐发全的劲力,将又见吹烟毒功所散发的毒气全部注入到倜傥的体中。

    “噗”

    倜傥一口鲜血喷而出,体直直的向后面划去。

    “二弟……”

    “倜傥老前辈……”

    谭风和风流看到倒飞的倜傥同时大喊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武功是高,假如你不受伤的话,我和你过不了十招,可是你还要死在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自留景对着倒在地上的倜傥说。

    看着面目狰狞的自留景,倜傥缓缓坐起来,说道:“你还是高估了你自己啊!”

    只见倜傥站了起来,对着倜傥微微一笑,说:“来吧,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功夫。”

    说完就摆出了造型,准备攻击自留景,自留景一看,大惊,立刻对着自留山自留水说:“二弟三弟,走,快走。”说完就向边上的草丛跑去。

    而听到自留景喊话的自留山自留水则不愿的向一边跑去,自留水走时说道“无耻小儿,等过些时候,你爷爷自当取你狗命。”

    谭风摸了摸鼻子,不由苦笑起来。心想这次是真的惹火这糟老头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风傲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