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像你这样喂,就是猪也受不了啊!

    “来,再吃点,”月儿一边拿个汤勺一边对着谭风说。

    看到月儿的汤勺又送到自己嘴边,谭风向后猛一退,举起手说:“我说姑,你饶了我吧?像你这样喂,就是猪也受不了啊!”

    “什么就是猪也受不了?”月儿嘟着嘴说道,“人家也是为了你好啊,你受了这麽重的伤,不好好补补,伤怎么好啊?”

    “我说姑啊,你说咱天天像这样的喂,还没消化呢,就又要喂,不过嘛也不是没好处。。。”谭风拖着下巴,一副沉思的表

    一直以为老说自己的风哥哥会落自己呢,听到自己还有好处,顿时一喜,上前拽着谭风的胳膊,“风哥哥,到底有且好处啊?说说嘛”

    “这个嘛,,,”

    “就说说嘛,好风哥哥的。”

    “唉,那我就说说吧,好长就是让我明白了,嘿嘿,真想听?”

    “嗯嗯嗯嗯嗯”

    “就是什么叫饱,举个例子吧,假如你吃馒头,一张嘴,就看到喉咙里的馒头,这就叫做饱。”

    感觉风哥哥在戏弄自己,月儿张牙舞爪的冲上来用自己的小拳头修理谭风,嘴里是不是的还说,“风哥哥,你好坏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快,快,快告诉少族长,族长出事了。”一个浑是伤的士兵一头栽倒在耶鲁完奇的帐篷外。

    几人赶快把送信的士兵托进帐篷里进行抢救,一个士兵进去向耶鲁完奇报告。

    “什么?父王出事了?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才报过来?”桌上的杯子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耶鲁完奇扔出去了。

    “少族长,请息怒啊,送信的士兵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呢,我等已派出众名得力干将潜入乌托城去打探消息,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了。”一个资历较老的长老说。

    “尽快把事弄明白,我看看谁敢在这里犯事,我一定不会让他好死的。”看着耶鲁完奇狰狞的表,手下的几个人也心里发颤。

    过了不久,一个长老进来向耶鲁完奇禀报说“少族长,探子有消息传回来。”

    看到长老面目凝重,耶鲁完奇掷地有声的说道“说。”

    “据探子回报,忽耳科和几个长老发动叛变,挟持了老族长,控了女真的部队,还花重金请了一批中原的武林高手,”长老停了停,又说“还扬言,如若不交出另一部分的部队,投降于他,附首称臣的话,他就把族长杀了。”

    “你出去吧。”耶鲁完奇淡淡道。

    那位长老连头也没敢抬,说了句“属下告退”,就急忙的退出帐篷。

    “父王,你想我怎么办啊?是战是投?”耶鲁完奇喃喃自语道。“战,叛臣贼子怎么是我的对手?可父王的命就不顾了吗?投,父王怎么会安心?父王就是救回来了,还会认自己这个儿子吗?”压抑压抑,死一般的压抑。

    “来人,把我族最好的马酒拿来。”耶鲁完奇冲着外边喊道。

重要声明:小说《风傲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