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命途多舛

    “二叔,别杀我,我是您亲侄子啊…二叔…”

    少年气喘吁吁的拼命的向前跑,凌乱的头发,

    衣服上还有点点泥迹

    “风儿,不是二叔忍心,是你展露头脚太早了,

    族里派二叔来,二叔也不想啊”

    “还给这黄毛小子说什么?赶快杀了,回去族长

    还有事交代呢”一位面目狰狞的大汉说到。

    谭风的二叔谭震天呵斥大汉道:“谭浪,你的,

    不是你亲侄子,你当然下的去手啊”

    谭风拼命的跑着,不经意间竟然跑到了无幽崖,

    他回头看了看追过来的二叔和谭浪,心想本是

    世族子弟,只因自己是庶生,稍微表现了一下才能

    ,竟然惹来家族里的追杀!倘若家族以家族的势力,

    要追杀自己,自己能逃的了吗?越想越心灰意冷,

    然后冲着二叔,这个最疼自己的,最亲的人,

    喊了一句“二叔,我不怪你。”

    然后纵跃下无幽崖,谭震天看着飞落下无幽崖的

    谭风,

    拼命的喊道:“我应该可以保住你的,我应该可以保住

    你的……”

    看着喃喃自语的谭震天,谭浪安慰到:“小少爷确实天赋

    太好了,就是去了黄泉也不会丢谭家的脸的”

    谭震天看了看云雾弥漫的无幽崖底,擦了擦眼说道:“走

    回去给族长交待”

    *******************************************

    “那个小家伙去了吧?”一个略微便胖的人道。

    “嗯”

    “不是我不想留他,是他天赋太好了,并且非我娣系子孙。”

    “明白。”

    “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做法”白袍人拍了拍谭震天的肩膀,

    走出门去。此人正是谭家族长谭威龙。而独留下谭震天

    一脸迷茫,也看不出他此时的表。。。

    *********************************************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嘴里念叨着,我是不是到阎王了?

    缓缓睁开疲劳的眼睛,苦笑一下,轻轻道:“我竟然还没

    死。。。”这少年正是谭风

    检查一下体发现左腿摔段了,在周边找了一些树枝,

    捆绑了一下左腿,拄着一个树枝去看看有什么周围的况。

    忽然听到山崩石头下落的声音,谭风还以为是地震,

    拄着树枝向前快步挪动几下,趴在地上。

    趴了一会儿竟然没动静,就拄着树枝上前看看

    出了什么事。

    当看到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正和一个长约三丈的蟒蛇斗,

    谭风的口型立刻变成了O字型。当看到老头被蟒蛇盘缠

    于中央时,谭风顾不得腿伤,搬起石头就像蟒蛇砸去,

    蟒蛇好像后背张了眼睛,避开石头掉头向谭风冲去。

    说时迟那时快,蟒蛇眨眼间就到头顶,而就在蟒蛇要下

    口去咬谭风之时,老头拔出匕首向蟒蛇头部的一道旧伤处

    砍去,只听蟒蛇震天一吼,瘫软倒下恰好压在谭风上,

    谭风只感觉脑袋晕晕,随口说了句:“的竟然是条毒蛇”

    便昏睡过去。

    ********************************************

    当谭风醒来时就发现那个年过半百的老头正给自己用功疗伤

    ,看到谭风醒来,老头笑着说“你终于行了,老头子我从没

    做过什么错事,要是你醒不了,老头子我可是一辈子过不去啊。”

    “老先生,没事的,我做的只是感觉我应该做的,不用

    放在心上的。”看到老头疲惫的面孔,谭风缓缓说到。似乎

    想到什么,谭风不问道:“老先生,你怎么在这和一天

    蟒蛇斗啊?多危险啊!”

    “你不说我还忘了,那条蟒蛇叫紫龙五花蟒,我追它追了

    七年,刚想到怎么将这条蟒蛇逮住,就被你捣乱了。还让

    我赔上了蟒蛇胆。”老头笑骂道。

    “呃?蟒蛇胆?有什么用?”谭风摸了摸脑袋,不知所以然。

    “呃?你竟然不知道蟒蛇胆?就是吃了可以百毒不侵的东西,

    还可以提升功力,就是好东西中的好东西,的,你知道

    我追这个东西,追了多长时间吗?七年啊!最后到你肚子里了。

    ”老头指着地上的蟒蛇说。越说越憋屈,的这小子竟然不

    知道什么是蟒蛇胆,得了便宜还卖乖!!

    又和老头聊了聊,原来老头是丐帮帮主龙卷云,江湖中的风云

    人物忽然站在自己面前,谭风一时不知所措起来。看着谭风

    的样子,龙卷云笑着说道:“像你这样既善良,又有

    的小伙子,江湖已经不长见了,在我大限即将来临之际,

    还可以结识像你这样的小伙子,我对江湖又充满了希望啊”

    “大限?什么大限?前辈,你不是武功高强吗?怎么会提到

    大限呢?”谭风不经意的回头看了看,发现龙卷云的脸色苍白

    ,呼吸微弱,像是受了很重的内伤。

    “前辈,你没事吧?”

    看到关切自己的少年,龙卷云心里涌上一股莫名其妙的

    心动,我这一辈子都干了什么?为江湖除害?维护江

    湖正义?……

    许久,龙卷云一边从自己脖子上摘下自己的玉佩,一边

    对谭风说道:“这个送于你,以后若能碰到丐帮的人,

    拿此玉便可给他们看,他们便知道做什么了,剩下的路

    就靠你自己走了,最后再送你一句话吧。”

    泪珠在眼里打转的谭风,忙点头道:“前辈,呜呜呜呜,

    前辈请讲。”

    “孩子,别哭,没事的,谁都会有这一天,听好了,

    四个字:问心无愧。”

    “前辈,前辈,前辈…”

    ****************************************

    谭风跪在龙卷云的坟墓旁,眼角湿润未减,磕了几个头

    ,说:“前辈,我一定会记住你说的话,一定不会辜负你

    对我的期望。”手不自觉的滑落到龙卷云的玉佩上,发现

    玉佩晶莹剔透,入手生温,并且清如燕。

    在谷底拄着自己的临时拐杖去寻找是否还有出口,

    边走边想,想着自己一天之内经历两次生死,一时间

    自我苦涩起来,真是命途多舛啊。。。

    找了又找发现还是找不到出路,只有等自己的腿好了

    在做打算。

    。。。。。。。。。。。。

    **************************************************

    转眼间一个月也过去了,自己的腿也好的差不多了,

    整天过着野人般的生活,假如不是上那凌乱不堪的衣服

    ,谭风还以为自己是一只野兽呢。

    在谷底随意耍起武来,当向上纵跃时发现,自己竟可以

    跃达百丈,不经意间发现自己就快到无幽崖顶了,当回

    过神时,才知道是那枚玉佩的事。

    玉佩的功效竟然这麽强大,不经意间有点占占自喜。

    回头看了眼与己相伴一月的无幽崖底,谭风用足自己的全部

    功力向上拼命一跃。

    重新呼吸到新鲜的空气,谭风感到很高兴,可是想了一下自己

    还可以去哪呢?回家?难道再让家族的追杀吗?可除了家自己

    可以去哪呢??看了看背后的树林,就去那吧,因为那是

    背离家的方向盘背离家族。。。

    进入树林好久好久,还没走到尽头,太阳快西下,可是还

    没有尽头的感觉。

    “小子,给我站住!”忽然听到有人冲自己喊。回头才发现竟

    然是一个凶神恶煞的独眼大汉,手里还拿着一把泛光的长刀。

    “有事,大叔?”

    “呃?你看不出我要干嘛吗?”

    “嗯?那你要干嘛啊?”

    “的,老子是打劫的,把你有什么值钱的赶快交出来,

    不然你就休想走出这片树林。”大汉气冲冲的吼道。

    “打劫?光天化的竟敢打劫?”从未经历过打劫的谭风一

    脸正义的说,心想正烦呢,就就开个找死的。。

    “好小子,不交是吧?那就别坏我了。嘿嘿”

    听到大汉险的笑声,谭风也暗笑,哥可是个练家子啊

    ,尽管还没大成。。。

    看到大汉的刀砍来,谭风面不改色,可是手脚已经动了起来。

    “啪”的一声,只听一声冷呵。

    “光天化之下哪里来的贼子竟敢抢劫?”

    谭风抬头看去,只看到一青衣女子,手持一把青峰剑,

    一披风显得清新脱俗,而那婉圆的脸蛋更是倾国倾城。

    只看青衣女子随手挥动手中青峰,几招只能就将人制服。

    看着失神的谭风,青衣女子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似的,

    幽怨道:“哎,我救了你哎?”

    “嗯。”

    看到谭风的回话,青衣女子气的直跺脚。

    “月儿,怎么去了这麽长时间?”

    听到声音的瞬间,就看到一中年男子出现在眼前,

    看到此人的影竟如此奇妙,谭风瞬间不敢小暨此人。

    “爹爹,我见义勇为救了他”指着谭风撒道。

    “多谢小姐,”对着青衣女子抱了抱拳,又对中年男

    子行了个礼,道“见过老爷。”

    “呵呵,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不知朋友怎会在此?”

    看到衣衫凌乱的谭风。

    “小子我叫谭风,来这里投靠亲人,不料没找到

    ,进了树林又迷了路。………”听到他们的问话,谭风杜撰了一番。

    “爹爹,咱们镖局不是也缺人手吗?要不让他留在镖局吧?

    ”听到谭风的素白,忙替谭风说到。

    听了谭风的话,中年人也没多问,只是沉吟了一会儿,说“那就先到镖局帮忙吧”

    “谢谢爹爹,”说着还忙向谭风做鬼脸。

    原来父亲是泰远镖局的上官敬,刚压完镖正会镖局的途中。

    感觉自己对这也没什么留恋,谭风就决定跟着泰远镖局

    回到了泰远,与其在这里等死还不如去闯一下,

    功成名就之时再回来。

    本来心压抑的谭风就感到烦闷,这时又多了个上官月儿

    大小姐时不时的来扰谭风。

    一天因为镖局有事,上官敬不得不先带一部分人回镖局。

    “月儿,齐威镖局最近给咱镖局制造了点麻烦,爹爹我

    待先行回去处理一些事。”

    “那我和爹爹一块回去,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上官月儿一脸担忧的说到,

    “没事的,这事你老爹我还是可以处理好的”上官敬一

    脸慈的抚摸着女儿的头轻轻道,“谭风那小子人不坏,

    让他和你在一起,你也不会闷的。”

    “什么在一起不会闷?”上官月儿一脸羞道

    “呵呵,女儿长大了,都有想法了。那就这样定吧”上官敬

    不自觉的仰天长笑起来。

    “不和你聊了,坏死了。”说着跑了出去。

    为了保障安全,上官敬就让自己的佣人阿旺留下和小姐上官

    月儿以及谭风在一起走。

重要声明:小说《风傲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