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过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热奶茶 书名:取 悦
    桑小榆还真的不确定卫辛夷知道这个消息会有什么反应,但是想到前两次说到孩子时,流露出来的柔,有了期待。

    大家希望由桑小榆自己告诉卫辛夷这个好消息,所以一致的没有说。晚上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都是按照营养师列的单子做的,从现在开始桑小榆每天吃的要根据月份的不同而变化。

    今天卫辛夷回来得也特别早,几个佣人相视一笑,“夫人,先生回来了。”

    这几个人是平姐一手调教出来的,早就得了暗示要撮合夫人和先生,而且现在夫人怀了孕,更是要多给他们制造机会培养感,这样对宝宝也好。

    桑小榆的唇角弯出一抹羞的笑容,第一次有妻子等待丈夫回家的心,放下筷子迎了出去,“你回来了!”

    顺手接过他手中的外转交给旁的佣人,卫辛夷怔怔地看着桑小榆脸上的笑容,连着眼底都染了笑意。以为是因为他接纪月华回来所以也没多想,但是他脸上的神也柔和了起来。

    看到卫辛夷走进来,纪月华也站了起来,虽然她是长辈,但是这些年桑家的生活让她养成了小心谨慎的格,更何况这个男人掌握着桑小榆的未来和幸福。

    “坐吧。”卫辛夷的声音慵懒随和,他今天特意这么早回来也算是给纪月华接风。

    看着这一桌丰盛的晚餐,卫辛夷沉默了几秒,就算要欢迎纪月华也不需要这样这样大张旗鼓,平姐做事一向很有分寸,不至于铺张浪费,这要普通人家还不吃穷了。

    平姐使劲地看着桑小榆,就希望她能快点告诉卫辛夷这个好消息,可是看到她脸都憋红了,还在促狭犹豫,平姐都快急疯了,再也忍不住,“先生,夫人怀孕了。”

    平姐哪知道桑小榆的想法,她是想等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再告诉卫辛夷,这里那么多人,要她说她怎么好意思。这下子听到平姐代替她说了,反而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局促不安,她想知道他的反应是什么。

    卫辛夷悠悠的抬起头,深幽的目光露出一份喜悦,桑小榆看得有些眩晕,自责地想她在担心什么呢?这个是他的孩子啊,他当然会开心。

    卫辛夷平了一个大虾剥好放到桑小榆的碗里,看她瘦弱的板有些责备,语气却是难得的温柔,“怀孕了还不多吃一点,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

    桑小榆低着头吃饭,心底溢满了愉快的感觉。纪月华坐在旁边捕捉到这些微波的细节,确定桑小榆是喜欢卫辛夷没错的,这个男人那么出色恐怕没有几个人能抗拒他的温柔。只是桑小榆没有什么恋经验,心思简单,大概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份喜欢到底有多深。

    纪月华吃着这顿团圆饭心复杂,她已经不知道到底怎样对桑小榆是好的,关键在于卫辛夷,如果他只是玩玩,把桑小榆当作生育的工具,那怎样也不能让小榆在陷进去。

    吃完饭,纪月华支开桑小榆,独自到书房找卫辛夷。

    “有事吗?”卫辛夷掀了掀眉,声音低沉带着少有的尊敬。

    纪月华尴尬地一笑,为自己一瞬间的失态,这个男人的修养极好,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和桑小榆的关系,她会认定了这个女婿。

    “卫先生可以放过我们家小榆吗?我知道我们欠您的永远也还不了,但是我知道您是好人,所以请不要再让小榆走我的老路。”纪月华的声音不轻不重,在她的上有一种沉淀的气质,她是母,只有维护女儿的时候才会出现。就像桑小榆对她的维护一样。

    卫辛夷专注的眼眸直直地看着她,纪月华的话让他有些讶然,语气无端地暗哑,压抑着某种绪,“好人?我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评价。我从来不是什么好人。”

    纪月华黯然失落,虽然知道这个要求有些无理,并不抱太大的希望。可是卫辛夷一句话让她的心彻底地沉到谷底。她怎能不知道,要拥有这样的成就本就不许他单纯地做一个好人。

    “我不会让她走你的老路。她也不会是第二个你。”卫辛夷的俊脸冷酷,让人揣摸不透,下了逐客令,“你先出去吧。我还有事。”

    纪月华心事重重地走了出去,有了卫辛夷这句话她至少宽慰不少,他浑然天成的尊贵气场,桑暮懁和他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自然有种信服力。

    卫辛夷静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雪夹,想到桑小榆可能会到书房来,又灭了。这一连串的反应连他自己都笑了。才刚知道她怀孕,就已经那么紧张。

    高档的书房装设,空旷寥阔的氛围,太安静了。从小冉离开之后这个家就很少有家的感觉。小冉说等她五年,五年就回来,可是现在十年都过去了,她还是没有回来。

    拥有的越多**就越强烈,就算钱赚得再多,公司开得再大,他的人生总是欠缺了什么。因为爷爷的干扰导致小冉的离开,他一度叛逆过。他们越是想让他娶的人他越是不去娶,就算娶了也不会用心去珍惜。

    第一段婚姻,是爷爷战友的孙女,只维持了两个月,把老爷子血压升高住院。

    第二段婚姻,是在酒场上的一次意外,因为孩子而开始,也因为孩子而结束,他不她,只维持半年的时间。

    这一次他又凭什么保证这个女人会是一个例外。卫辛夷嘲弄地想着,小冉已经过去了不要再去想着。

    站在书房,可以遥望到星星点点的城市夜景,而后空旷的房间,孤独感袭来。他说不清楚对桑小榆到底是什么感觉。怜惜?占有?生活在金字塔的顶端见惯了权势名利,他能得到他想要的一切,对于这种尊贵的生活他早已经麻木。在商场上,虚伪的面具带太久以至于感觉不到美好。

    但她是不同的,她想要什么会直接告诉你,不会虚与蛇委。

    纪月华的担忧并没有什么不对,如今桑小榆又怀孕了,即使他至今还残存着一丝对爷爷的怨恨,但他毕竟是卫家的儿子。他有责任让爷爷早点抱孙子。如果必须有一个人为他生孩子,桑小榆无万乎是最好的选择。

    他是好人吗?子柚一直讥讽他是压榨奴隶的奴隶主。卫辛夷哑然失笑,为自己暗的一面也为对桑小榆势在必得的决心。所以多年以后当他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急。

    ....................................................

    ,

重要声明:小说《取 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