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1)

    至从那次抢棒棒糖后,蓝宇熙天天在口袋里放着五根哈密瓜口味的棒棒糖,期待与伊依琳的再次相遇。

    



    —————————分界—————————————

    



    “伊依琳,起啦,要上学!”一大早,叶芝月就来到伊依琳的房间当公鸡了。(问:为什么是公鸡?不是母鸡?答:公鸡叫起!)

    



    “哦。我起来了。”我说完,就走到洗手间刷牙洗脸了。

    



    换好我的男生校服,就向学校出发了。其实,我穿男生衣服还帅的。(这是实话!嘻嘻!)

    



    “走吧。”月拉着我。

    



    “哇,王子,好帅!”花痴叫到。嘻嘻,是指我啦。

    



    “王子旁边是谁啊,真是,那么丑,还站在王子旁边。”一些花痴说。我旁边那个,啊,是月诶。

    



    “算了,月,别理她们。”我说完,便很亲密的搂着月去校长室。

    



    “啊啊,王子啊,我不活了,你怎么可以和她在一起啊!”一个胖胖的花痴叫道。

    



    “我也不活了,来了个王子却名草有主,老天啊,不公平!”花痴在我走后呼天抢地的说要还她们一个王子。

    



    “哇,王子,好帅!”花痴叫到。这次不是我,唉,花痴好花心啊。

    



    “王子旁边是谁啊,别说有是一个有主的王子啊。”额,话都差不多。

    



    “希,走吧。”萧亚隽对旁边的女生说。

    



    “哦,好。”那个女生拉着萧亚隽的手,走在他的后面。

    



    “啊啊,王子啊,我不活了,你怎么可以和她在一起啊!老天啊,不公平!”花痴说。额,好无语,差不多的话。

    



    ——————————校长室——————————————

    



    “爸!我来报道了。”叶芝月对校长说。

    



    “叔叔好。”我说。

    



    “你是琳琳吧,又装男孩。淘气!”校长对我笑眯眯地说。

    



    “爸爸,你们无视我啦!”叶芝月嘟起嘴巴说。

    



    “没有啦。你们在一班。”校长说。

    



    “哦,那我们走了。”叶芝月说。

    



    “要不要我带你们去啊。”校长那个好心的说。

    



    “不用了。叔叔拜拜。”我说完,拉着叶芝月就走了。

    



    “对了,月,我要改名,我这个名一听就知道是女的了。”我说。

    



    “哦,改什么?”叶芝月问我。

    



    “和以前的假名一样,叫伊霖。”我说。

    



    “好啊,那我就叫你‘霖’!”叶芝月叫我。

    



    “嗯,好好听,再叫几个。”我说。

    



    “霖霖霖。”叶芝月真听话。嘻嘻。

    



    “两个同学,请不要在这里**,要调去厕所**。”额,谁在说?啊,老师!

    



    我转过头向着老师,说。“额,老师,不好意思。我”我还没说完。老师的眼冒红心。

    



    无语,我真的长得太帅了,真是老少咸宜,额不不不,说错说错。呵。

    

重要声明:小说《棒棒糖之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