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男人

    丁洁云在看到来人的一瞬间呆若木鸡,久久不能回神。紧接着,双眼紧张的看着来人,口中急急的说着:

    



    “你怎么来了?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走,快走,一会小贝就要回来了,如果被她看到你,就说不清楚了。”

    



    男人听到她说的话,痛苦的低下了头,脸色有些苍白。

    



    “洁云,到现在,你还不肯原谅我吗?”

    



    “你走,快走!如果不想让我恨你一辈子,你马上给我走!不然,我会一辈子恨你,恨你到死的!”

    



    丁洁云绪明显剧烈的激动着,由于刚刚手术,使得她加的感觉到头中如同爆炸似的疼痛难忍。

    



    不过,为了自己的女儿,她只好说着狠话,短短一句话,竟然让她喘息不停。

    



    “好好好,我走,我这就走,你不要生气,不要激动,这样对你的体不好。我只是偶然看到你倒在马路上,所以,这才得知你生病的消息,你一定要先养好自己的体,其它的事,等你好了之后我们再说。”

    



    男子看到如此激动的她,也不由得惊慌起来,慌忙来到头,顺手倒了一杯水,递到她的面前。

    



    “走,快走!”

    



    谁知,丁洁云一掌拍过来,一杯水全部洒在男人的上,脸上的愤怒依然没有退去。

    



    由于疼痛,使得她的脸扭曲着,不得不闭上眼睛,默默的忍受着这痛苦。

    



    男子看到这样的丁洁云,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将杯子放好,最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她还是美丽依旧,如同当年他第一次见到她时那样人。只是,恐怕自己再也无法走进她的内心。

    



    转过,脚步沉重的离去,在他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丁洁云的眼里流出了晶莹的眼泪。。

    



    米小贝买来了一些水果和鲜,刚刚走到房间拐角处,便看到一位中年男子向拐角处走来,四目相对,男人眼中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柔,让她有一种错觉。

    



    不过想到妈妈还在房间等着自己回去,便也没有太在意,便径直向着房间走去。

    



    却总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在一直盯着自己,开房门的那一刻再次向着走廊望去,却见到刚刚擦肩而过的中年男人慌乱的背过去,急速的拐到另一条走廊上。

    



    小贝有些奇怪,也没在意的摇了摇头,推开了房门。

    



    “妈,你怎么了?”

    



    一进门,便看到丁洁云紧闭着双眼,脸上痛苦的躺着,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急忙向着前跑去,将手中的东西一股脑的倒在头的小柜子上。

    



    扑在前,担心的看着丁洁云。

    



    听到她的呼喊声,丁洁云这才缓的睁开眼睛,定了定绪:

    



    “小贝,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妈,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为什么哭 了?”

    



    丁洁云这才发现,自己绪失控了,不自然的扯出一个笑容:

    



    “为什么哭,当然是疼的啊,你想想,如果有人在你的脑袋上开了一刀,你会不会疼啊?老妈可是最怕疼的。被你看到了,如果你敢笑话老妈我,看我好了怎么收拾你。”

    



    丁洁云尽量将自己的语气放的很轻松,很无所谓,但是,还是有那么一丝勉强,只是现在的小贝没有注意到。

    



    “原来是这样啊,没想到老妈天不怕地不怕,竟然会怕疼。好啦,老妈很快就会好的,来,我先帮你削一个水果。”

    



    知道没事的小贝这才拿起刚买的苹果缓缓的削起来,上的丁洁云看到她的背影,止不住又一次泪盈眶。。。

    

重要声明:小说《合约下的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