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上,本来整洁豪华的房间内此时却一片凌乱。

    



    下的衣服横七竖八的扔着,有男人的,有女人的。

    



    偌大的软上一张洁白的被子下两个人儿正睡的香甜,不知梦到了什么,两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浅浅的笑意。

    



    “不要对说抱歉,别说再见,你知道我的已成深渊。。”

    



    电话不合适宜的响起,执着的叫着它的主人,终于,惊醒了沉重中的小贝。

    



    “谁啊,这大清早的,还要不要人睡了。”

    



    揉着朦胧的睡眼,一只手就习惯的向着头摸去。

    



    等等,这是什么?忽然,她接触到了一双同样朦胧的睡眼,四目相对,除了疑惑,还有震惊。

    



    “不是吧,就连作梦都梦到这个人妖?还这样的真实?”

    



    小贝边喃喃的伸出右手去摸眼前的人儿,边接着碎碎念:“真是有钱人家的儿子,这脸蛋保养的,真想在上面划两下。”

    



    “你摸够了没!”

    



    正在寻思间,一道沉的男低音猛的传来,小贝的手就这样停在他的脸上,脑子忽然一片空白。

    



    “啊!”

    



    一道惨叫环绕在房间上空,让人想到被踩到尾巴的猫。。。

    



    十分钟后。。。。

    



    两个人背对着,脸上不自然的低着头,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叫作尴尬的东西。

    



    “那个。。。那个你昨晚没有作什么不应该作的吧。。”

    



    米小贝咬咬嘴唇,终于打破了沉静,

    



    “不过,就算是你作了也没关系,那个,我们就当作昨天晚上什么也没有发生,你没有送我回家,我们更没有喝酒。”

    



    紧接着,马上又恢复了平时的大大咧咧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

    



    叶晨听到她的解释后,一股陌名的怒气从心底传来,这个死女人,这样害怕与自己扯上什么关系吗?

    



    其它的女人恨不得将自己贴在他的上不离开,而她却当自己是瘟疫!

    



    “作了就是作了,为什么要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再说了,我还要你为我的清白负责呢。”

    



    典型的一副无赖的样子,这个女人,她越是想与自己分得明白,自己就越想让她扯不清。

    



    当然,他心里知道,自己昨晚根本就没有动她,只是没有穿衣服睡觉的习惯,所以在酒醉中将衣服脱下而已。

    



    然而,现在他却有一种想让他们之间有点什么的想法,不对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该死的,发现自己有些陌名其妙,为何最近几天自己的心一直被边的这个女人左右着。

    



    “你是不是一个男人啊!我还没有让你负责我的清白呢,倒恶人先告状!见过无聊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

    



    米小贝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作了什么,让她遇到一个这样‘极品’的男人,真受不了。

    



    “我是不是男人?要不要现在就证明给你看?!”

    

重要声明:小说《合约下的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