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伤

    由于吃过了止痛药,再加上已经过了三天,米小贝的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在这三天内,叶晨很守信用,并没有打扰她的休息。

    



    茫然间,青的时光也差不多殆尽了,毕业了,彷徨了,整天呆在家里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着。每天总是重复着做着毫无意义的事,除了玩游戏和看书,剩下的还有什么?

    



    纤纤指头离开键盘,拖着疲惫不堪的子缓缓地走到阳台边,倚在一盆青翠滴的兰花旁,或许这就是生命的象征。仰着头,迷离的双眸凝视着窗外那一处久违的风景……

    



    曾几何时,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人,同样的动作,不同的,只是年轻的心已变得憔悴。

    



    没有云,天空蓝得那么地彻底,那么地纯净。她似乎可以望见旧时自己的影,还有他那抹再也熟悉不过的恬淡笑容。

    



    一缕淡淡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好温馨的感觉,好怀念……

    



    风起,掠过一丝泥土的芳香,打破心灵深处的静谧。是你么?于远方捎来信息,抚慰我等待的心。

    



    失去活力的瞳孔,呆滞地忘着远方,回忆着20年来的故事,也让她回想起脑海里最深处的那一抹记忆。

    



    一切都变得如此安静,没有昔嘈杂的人声,似乎早早得远离滚滚红尘的喧嚣,静静地躺在沙罗双树之下,纷飞的花瓣,一片祥和,永远是那么凉爽舒适,令人心旷神怡。

    



    如果有一天世界变得如此般的宁静,那么是否是自己向往的那一份心境呢?

    



    没有,没有恨,只有旖旎美景,只有你所向往的心灵归宿。或许当世界已悄然无声的时候,年轻的心终究没有一个可以依靠或者向往的角落,茫然的感觉总是不自觉占满心间。

    



    其实,自己知道这样的一种感觉很可怕,可是自己又无法说服自己,无法摆脱自己,复一,只能让自己在这样的一种生活心中沉浸,无法自拔……

    



    记得与江帆第一次见面时,那天下了整整一天的雨依旧毫无倦意地往下落,打在伞上,吧嗒吧嗒作响。

    



    他低着头,碎碎的刘海盖下来,遮住了眉目。男孩那层次分明的茶褐色头发已经粘稠在一起贴在他俊俏的脸上。

    



    凛冽桀骜的眼神,细细长长的单凤眼,高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骄傲的薄唇。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左眉骨上那一排小小的闪着彩色光芒的彩虹黑曜石眉钉,和他的眼神一样闪着犀利的光芒。可是此时的他,仿佛有重重的心事。

    



    “你,没有带伞吗?”米小贝看着被雨打湿的他,

    



    “没,忘记了。”男孩淡淡的回应,但心却不知飘向了哪里。

    



    于是,一把粉红色的伞下多了一个人,两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都心照不宣的静静的看着那不断滴落的雨滴,想着各自的心事。

    



    从此后,两颗寂寞的心一点一点拉近,一点一点走到了一起。

    



    “小米,小贝,米小贝!”江帆总是这样叫她,仿佛少一个,就会少些什么东西一样。

    



    每次这样叫她的时候,她总是会高兴的大笑。现在耳边似乎还回响着他熟悉的声音,只是越来越远,她永远也无法抓住。

    



    有缘无份,说的也许就是她和他吧。。

    

重要声明:小说《合约下的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